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香樟树(六)

时间:2011-05-14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顾伟丽 点击:

香樟树(六)(1)


  大家匆匆忙忙赶到医院急救室得知芳芳是自杀的时候,陶妮知道她和芳芳精心埋下的那个秘密再也无法隐藏,那件事就这么猝不及防地被完完全全不加遮掩地抖落在光天化日之下,像是一颗重磅炸弹,把他们每个人的心都炸得七零八落,最无法接受这个现实的是高端,他被彻彻底底打垮了。
  抢救室的灯暗了,随即抢救室的门被打开了。芳芳被医护人员推了出来,陶妮他们涌了 上去。
  推车上的芳芳双目紧闭仍处于昏迷之中,苍白的面孔上没有一丝血色,这样美丽而没有生气的面庞就像是尘封在远古墓穴里的活死人。所有人都跟着推车走了起来,高端也跟着,他的眼里满是泪水和迷茫,但走了几步便停了下来,他呆呆地站在那里,看着推车远去。
  病房里,医护人员正在给芳芳输血,输血包里的血红得触目惊心。陶妮和小杉、韩波围在芳芳的床边关切地看着她,询问医生情况。
  “病人的情况已经基本稳定,因为她有身孕在身,所以需要特别监护,她现在需要安静,这儿不能呆这么多人的,你们都出去吧。”医生面无表情地把大家请了出去,小杉走出病房,脚下似乎被什么东西绊了一下,陶妮顺手扶住了她。小杉猛地将陶妮的手重重地甩掉,陶妮吃了一惊,小柯和韩波也吃了一惊。
  “小杉,你怎么啦?”陶妮看着小杉。
  小杉生气地几乎大喊:“发生这么大的事情,你们俩就这样瞒着我,你们到底当不当我是你们的朋友?”陶妮讷讷地说:“对不起,小杉,芳芳她不让我说出来是怕受到伤害,也是怕你夹在当中难做人。”“怕我难做人?我现在才真的叫难做人呢。都到这个分上了,你们让我怎么办?如果当初你们早一点跟我说的话,事情也许就不会发展到这么糟糕的地步!”韩波走过来,轻轻扶住她的肩:“小杉,你别生气,陶妮她不告诉你也有她的理由,她们有她们的难处,这并不难理解啊。”“愚蠢,简直是愚蠢透顶!”小杉说着就噔噔噔地往前走去,小柯赶紧跟了上去,他走了几步,像是想起什么似的,又折回到陶妮身边:“小杉脾气急,你别跟她计较,回头我会说她的。”小柯说完追着小杉去了。剩下韩波和陶妮面对面站着。
  看着陶妮十分难过的神情,韩波拍拍陶妮的肩:“别难过陶妮,小杉就这脾气,很快就会没事的。”
  “我不要紧的,你也赶紧过去,别让小杉等着了。”
  “小杉没问题的,我就在这儿和你一起陪芳芳吧。”
  两人在走廊上的长凳上坐了下来,韩波侧脸看了看陶妮:“陶妮,你脸色不好,是不是冷了?”
  陶妮摇摇头说:“我不冷。”
  “对了,我知道这家医院对面有一家饮食店的点心做得很不错,你下去到那家店里吃一点热的东西吧,呆会儿上来换我。”韩波体贴地说。
  陶妮点点头,起身向外走去。在医院门口,她差点撞上迎面走来的两个正在东张西望的人,陶妮刚想说抱歉,却发现面前站着的竟是司马小松和上次在歌厅办公室见过的那个女歌手露露。
  小松的头上破了一个大口子,鲜血还在往外流,露露的脸上有血印和伤痕,衣服也破了,神情十分低沉沮丧,眼睛里还含着泪。小松和露露看到陶妮都吃了一惊。
  小松尴尬地打招呼:“你好,这么巧?你也在看病吗?”
  陶妮厌恶地看着他,往地上啐了一口口水。
  小松故作轻松地接着说:“我们出了点车祸,来上点药。”
  陶妮咬牙切齿地诅咒道:“这车真不长眼,它怎么不一下子撞死你!”说着快步走出了医院,露露一步一回头地看着陶妮远去的背影。
  回到家已经是深夜,小柯坐在沙发上,小杉则焦躁得像个困兽似的在客厅里走来走去。小杉边走边骂:“你说,我怎么会有这么一个王八蛋的哥哥!真是气死了!”
  门外有汽车停车的声音,小柯跑去开了门,司马父和夏心洁走了进来。
  小柯站起来迎上去:“爸,妈回来了?”
  小杉也走了过来,低声打招呼:“爸,妈。”
  夏心洁一看到小杉眼睛一亮,但马上就掩饰住了。司马父高兴地看着女儿:“小杉回来了?你看,小柯说话还是挺算数的,他真的把小杉带回来了。”
  夏心洁敏感地看了看小杉,又看了看小柯,发现他们脸上的异样,问道:“你们俩怎么啦?都绷着个脸像天塌下来了一样。”司马父这时才发现小杉小柯的脸色不对劲:“你们俩脸色都这么差,碰到什么不开心的事情了吗?”
  小杉面无表情地回答:“我们有些重要的事情要跟你和妈妈谈一谈。”
  “刚一回家就要谈事,又是什么严重的事情啊?我们这个家啊已经变成你每次用来说事的地方了。”夏心洁很不满。
  “我也不想这样的,可是我没办法。”
  夏心洁往沙发上一倒:“说吧。”
  小柯上前一步说:“妈,这件事情确实很严重,小松他闯祸了。”
  夏心洁的神情一紧,从沙发上直起身来:“你说什么?小松他闯祸了?闯什么祸了?”
  小杉说出了事情的始末,夏心洁感到天旋地转,不敢相信,激动地一口咬定是芳芳冤枉小松,孩子也不是小松的。眼看母女二人又要开始争吵,小柯拉住小杉,暗示她冷静。

香樟树(六)(2)
  “我是不想吵的,可是妈妈她永远都是站在她自己的立场考虑问题,从来不愿意为别人多想一丝一毫。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她居然还在认为是她儿子吃亏了,她怎么不想想人家芳芳要拖着这么个孩子,背着这么大的包袱,人家这一辈子都给毁了呀……芳芳她从小失去父母,你们知道她走到今天这一步有多不容易吗?总算毕业了,工作了,有了自己喜欢的男朋友,原本以为可以开始过好日子了,可是这一切全让我这个混蛋哥哥给毁了。”小杉用手敲打着桌子,显得那么痛心疾首,那么自责。司马父、夏心洁这时也显出难受的神情来。
  司马父柔声安慰着:“小杉,你冷静一些,你别这样。”

顶一下
(2)
16.7%
踩一下
(10)
83.3%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