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香樟树(六)(4)

时间:2011-05-14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顾伟丽 点击:

  陶妮、小杉和芳芳一起走在那棵大香樟树下面的小路上,三个人都抬着头深深地呼吸着。
  “香樟树的香味真是特别。一闻到这熟悉的香气,我就会想起在学校时我们三个在香樟树下神聊的日子了。”小杉贪婪地深吸一口气。
  芳芳酸楚地笑了笑:“过去的日子就这样过去了,我们再也回不到过去了。”
  陶妮拍拍芳芳:“过去是回不去了,可让人高兴的是我们三个还在一起,我们还是这么要好。所以完全没必要为回不了过去而伤感,我们现在就很好啊。你们说是不是?”
  “是啊,陶妮说得没错。说实在的,我很为我们三个现在这样的关系感到骄傲的。你们知道我为什么这么喜欢香樟树吗?因为香樟树的香气不仅好闻,而且还具有一种强烈的杀菌防腐的作用,所以这是一种最干净的香味,我觉得真正的友谊也应该是这样的,它没有杂质,只有这淡淡的干净的清香。陶妮,芳芳,我一直想跟你们说一句话,在处理我二哥的这件事情上你们千万不要因为我的关系而顾忌些什么,这样反而会让我更尴尬,更难受,你们明白我的意思吗?”
  陶妮点点头:“我明白,我早就明白。”
  小杉盯视着芳芳,芳芳也点了点头,轻声地说:“我也明白。”
  三个人默默地往前走去,此时她们的内心都变得有些沉重。芳芳走着走着突然停下了脚步,陶妮和小杉都看着芳芳,只见芳芳的眼睛直愣愣地看着前面,脸上的表情有些异样。
  “怎么啦?芳芳。”
  “你们看。”陶妮和小杉顺着芳芳的视线往前看去,她们看到了从小道上往这边拐过来的夏心洁和司马小松,小松还捧着那一大束鲜花。陶妮她们都感到有些吃惊,这时小松和夏心洁也看见了陶妮她们,他们也不由得停下了脚步,他们站着相互对视着,一时间场面非常尴尬难堪。
  夏心洁对小松耳语了一句什么,小松便站定在那儿,夏心洁从他手里拿过那束鲜花朝着芳芳走了过来。
  小杉不无尴尬地说:“妈,你怎么来了?”
  夏心洁把鲜花递给芳芳:“我和小松一起来看看芳芳,芳芳,你身体好一点没有?”
  芳芳点点头:“好多了,谢谢!”
  夏心洁指指不远处:“要不,我们到那边的亭子里去坐一会儿吧,我想和芳芳聊几句。可以吗?”
  夏心洁和陶妮的眼光对在一起,两人的眼神里都有些戒备,甚至有些敌意。陶妮转过头去说:“那你们去谈吧,我就不过去了,芳芳,我去食堂为你再买些饭票,好像有些不够了。我先走了。”说着便走开了,她走到司马小松身边的时候朝他瞪了一眼,小松正好在点烟,他垂下眼皮往边上让了让,陶妮从他身边走了过去。小松深深地吸了一口烟,然后慢慢地吐出来。
  走到花园小亭子,夏心洁、芳芳和小杉坐在长凳上,夏心洁专注地看着芳芳,芳芳受不了这种眼光,她低下头,看着自己的脚。
  “芳芳,其实我早就想过来看你了,但我一直没有想出一个很好的解决事情的办法,所以我不敢来,也没脸来。发生了这样的事情,你不知道我的心里有多难受,多内疚。那个混账小松打也被我打过了,骂也被我骂过了,我看他自己也特别特别的后悔,今天他就是特意来跟你忏悔道歉的,我让他过来好不好?”夏心洁一改自己一贯居高临下的语气。

香樟树(六)(5)
  芳芳紧张地拒绝道:“不,你别让他过来,我不想和他说话。”
  “你看他都已经在那儿了,而且我看他这次也是特别的真心实意的,要不你们俩还是谈一下,沟通一下吧?”芳芳顺着夏心洁所指的方向往小松那边望过去,正好小松也在往这边看,芳芳赶紧把眼光移开了。
  小杉生气地阻止住:“妈,你这是干吗呀,人家芳芳已经说了不愿见他了,你干吗还要强迫人家啊。”
  “好好好,我们不理他,让他在那儿站着吧。我们说我们的。芳芳,你对将来的生活是怎么考虑的?有什么打算吗?”夏心洁迁就地说。
  “妈,今天就不要谈这个好不好?”
  “可这是无法回避的问题啊,我今天来主要就是想和芳芳来商量这个事情的,小松他犯了错,该由我们承担的责任,我们得承担起来才对得起人家啊。芳芳,你知道吗?小松他其实在心里是非常非常喜欢你的,我相信你自己也一定能感觉到这一点。小松告诉我说他现在很想弥补你,他想和你结婚,他也想要这个孩子,我听了以后感到特别高兴,这样的话我们不就把坏事变成好事了吗?芳芳你考虑一下怎么样?”
  芳芳一下子愣在那里,小杉也愣了一下。她们显然都从来没往这上面想过。
  小杉对夏心洁嚷道:“妈,亏你想得出这样的好办法,让芳芳嫁给小松,这怎么可能呢?人家都被他欺负成这样了,还要让人家嫁给他,这是哪一门道理?你口口声声强调小松如何喜欢芳芳,你怎么不问问芳芳内心的感受。”
  “我这不正在和芳芳讨论这个事情吗?我知道芳芳现在从感情上肯定一时接受不了小松,但是我觉得慢慢地他们还是有可能培养出感情来的。否则你让她怎么办?你让她一个人带着一个孩子生活一辈子吗?”
  这时一直没有说话的芳芳突然说话了,她轻声地说:“医生说可以通过引产手术弄掉这个孩子的。”
  芳芳的这句话让夏心洁受惊不小:“不,不可以的,你千万不可以这么做的,你知道这种手术有多痛苦多危险吗?”
  芳芳无神地看着前方:“我知道,而且医生告诉我,因为我的身体情况比较复杂,所以,如果做了手术我可能就永远不会再有孩子了。”
  “那你就更不可以动这个脑筋了,真的不可以这么做的,芳芳,这等于是在活活杀死你肚子里的孩子啊,他是我们司马家的孙子啊,你不可以那样做的。”
  芳芳下意识地捂住自己的肚子,她的脸上露出惶恐的神色来。
  夏心洁激动地站起身来向着不远处的小松厉声喊道:“小松,你还不快过来!”
  小松走了过来,他看着芳芳,芳芳也看着他,两人的眼神都十分复杂。
  “小松,你还不赶快给芳芳跪下。”夏心洁狠狠地说。

顶一下
(2)
16.7%
踩一下
(10)
83.3%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