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落花时节第48章

时间:2021-06-07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阿耐 点击:
 落花时节(全文在线阅读)>    落花时节 第 48 章

    宁恕两眼盯着镜子中的自己时不时幻化成爸爸,两耳却得努力听清楚赵雅娟说的每一个字,他将全身每一个神经细胞调用到了极限。因此宁恕很快厘清赵雅娟所说那些话的思路,力持平和地道:“即便赵总已经下定决心赶我走,我还是得坚持为自己的为人辩解。毫无疑问,赵总对我印象的转折始于阿才哥背后污蔑我花钱唆使小偷偷你钻戒,此后我无论做什么,在你眼里都是有所图。但戒指这件事很容易查证清楚,你可以报案让警察查究竟我有没有唆使,你也可以稍微想一下,如果小偷发现偷的是这么大的戒指,他还不拿着戒指跑路,何必到我这儿领取些许小费?阿才哥这谎话编得多不合理。再有,你可以详细盘问程可欣,她是我捡到香囊后遇见的第一个人,她可以证明我是不是作假。”

    赵雅娟原本认真听取仔细分析,以决定是否采纳宁恕的意见,但一听到程可欣可以作证,她不禁一哂,程可欣彻底否认了宁恕的为人。她只是扭头对儿子道:“最后说的精神补偿那十万先慢点操作。”

    宁恕大声道:“对。当我的好意被栽赃为驴肝肺,当我的好心被怀疑为别有用心,我还怎么可能拿这十万元。我的真心诚意,是为勒索这十万元?”

    赵唯中插嘴:“你当然不是图那十万元。你的目的始终是勒索我妈去岳局面前说一句话,诬陷一个政府官员。”

    宁恕飞快地道:“这话也必须澄清,不是诬陷,而是拨乱反正,我呕心沥血让审判回归事实。我原以为我用真心可以换取赵总的理解,想不到,你从一开始就不信任我。一边花言巧语让我拼命干活,一边戴有色眼镜看我。我何其冤枉。大方地给我十万?为什么我看到的只有屈辱?”

    赵唯中正要针锋相对,赵雅娟一声“唯中”喝止了儿子。赵雅娟道:“好,大家把话都说明了,我们已经明白各自的立场,那么到此为止,多说无益。小宁,十万元你是不会拿了?”

    “我被栽赃陷害,到今天才清楚是怎么回事。事情没搞个水落石出,怎么是把话都说明了呢?不如报警,查查那只戒指到底怎么到我手里,那位小偷到底是谁,我给了那小偷多少钱……”

    赵雅娟打断宁恕,“行,就这样。那我也言出必践,我去找岳局。”

    赵雅娟说完放下举了很久的镜子,站起身。而卸去镜阵压力的宁恕忽然有空意识到有点儿不对劲,自己是否过于咄咄逼人。他脱口而出:“请问赵总跟岳局怎么说?”

    赵雅娟道:“岳局那儿我这就去,你挟持得很成功。”赵雅娟竖起大拇指退走。

    宁恕想站起来送一下,如往常对待赵雅娟一般。但他最终是冲着赵雅娟扬起手中的文件袋。“我等好消息。”

    赵雅娟不禁后退一步,又站回屋内,将门带上。停顿了好一会儿,才道:“小宁,刚才我跟你把一笔笔账算清楚,你觉得算清楚了吗?”

    宁恕道:“你若是以为已经算清楚,那很遗憾。”

    赵雅娟点头,“等我从岳局那儿回来,你把这包东西交给唯中。我不特意来见你了。”

    宁恕道:“等我官司打赢,再交给你们。”

    赵唯中不禁怒道:“你还想挟持我们多久?你是不是官司之后,不打算在本地混了?”

    宁恕不跟赵唯中一般见识,只是再度举起文件袋嘿嘿冷笑。

    这一回,连赵雅娟的脸色也让文件袋晃得墨黑了,“小宁,宁恕,你别只看到别人冤枉你对你造成的伤害,你也要看到你一再算计利用别人对别人的伤害。你好好想想,你还有十分钟时间决定该如何做人。”

    宁恕强硬地道:“赵总,我敬重你,但我既然被迫走到这一步,就没想过再回头了。”

    赵雅娟如若寻常地开门离去,但宁恕斜睨看出赵雅娟心中的愤怒。他心里有些害怕,但,他将怀里的文件袋抱紧了一点,仿佛获得了力量。大不了事后不在本地混了,只要将官司打赢,那么一切问题都解决,他此前蒙受的所有委屈都将有个解答,他即使最终必须离开家乡,那也是昂首阔步地离开,不带遗憾地离开。

    十分钟,赵雅娟留给他思考的十分钟。虽然宁恕满心忐忑,甚至恐惧,但他绝不回头。不,他不需要那十分钟。

    唐处顶着一头烈日从大门进来,一眼看见赵雅娟从雪亮的车子里钻出,满脸严肃地走进局大楼边门。他一愣,在烈日下站立了会儿,径直去办公室,打个电话给哥们,“刚才见翱翔集团赵总来,进岳局办公室了吗?”

    “哈,才进去,你消息可真灵。”

    唐处一张脸全黑了。他沉默了一会儿,拿手机给简宏成打电话,“宁恕的上司,翱翔集团的赵总,进我们局长办公室了。”

    正喝水的简宏成一听,手中杯子“呯”一声落到地上。即使宁宥已经同意他动手,可他依然君子了一下,说多给宁恕一天时间考虑,就给一天,可他失算了,他被宁恕抢先了一步。这一下,他这边阵法全乱。

    唐处电话里听到杯子落地上,皱眉道:“难道二十几年前的事又得重演一遍?这回谁倒霉?”

    简宏成回过神来,道:“千万别拿二十几年前的事来衡量今天,今天我们脚下的路比过去多得多,今天的我们也比过去的父辈们活泛得多,除了宁恕,今天的我们也更看得开。没什么大不了,一起解决它。”

    唐处沉默了会儿,道:“你说得对,没什么大不了。宁家的女儿也参与宁恕的行动吗?”

    “没,她一直反对。只是反对无效。姐弟俩已经翻脸。”

    唐处道:“我妈让我转达她,父母辈的那些破事别都背在身上。趁她妈去世,赶紧解脱出来轻松做人,这一辈子还有好几十年光阴。”

    简宏成道:“谢谢,我会转达。”

    唐处破天荒地叹一声,挂机。简宏成转着手机想了会儿,拿出昨晚做好的三份复印件,匆匆走出简明集团。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