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落花时节第40章

时间:2021-05-18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阿耐 点击:
 落花时节(全文在线阅读)>    落花时节 第 40 章

    夏天的早晨,太阳早已热得轰轰烈烈。宁宥与郝聿怀似乎已经起了好久的样子,两人衣衫齐整,已经做好出门的所有准备。但是宁宥精益求精,又进卧室整理妆容。又要美美的,又要适应飞机上干燥的环境,还得防晒,她一向考虑周到。因此敲门声响起时,是郝聿怀前去开门。

    郝聿怀打开门看见是简宏成,而非司机时,大惊。当然,他的大惊还有其他原因,在他得知这位叔叔的爸爸与妈妈的爸爸之间的往事之后,他看见这位叔叔的心情非常震撼。简宏成不知,以为小孩子对他的险恶用心洞若观火,连忙阿谀奉承地一笑。

    宁宥也以为是司机来了,一边收拾起身出来,一边客气地道:“阿勇师傅啊,你打个电话上来就好了啊,怎么能麻烦你……”宁宥一眼看见门口站立的是简宏成,脸上的笑容立刻凝滞了。“嗳,怎么是你?”

    简宏成笑道:“你打电话给你司机,让他不用来了。我送你,顺便请你帮我解决两个问题。一个是昨晚田景野跟他前妻的事,一个是我这边的事,都非常要紧。”他笑眯眯地看着宁宥,薄软的铁灰色T恤和灰白半截裤,看上去很清爽舒适,即使宁宥的装扮一点儿都不掩饰年龄,可在他眼里依然非常娇嫩。

    郝聿怀疑惑地问:“班长叔叔,你这边的事……会不会跟你们爸爸有关。”

    宁宥听儿子发问,担心得心脏都提到嗓子眼了,听他说完才松口气,对简宏成道:“我跟灰灰说了我们两家过去的事。你里面坐。”

    简宏成开心地进了宁宥家的门,仿佛迈入一重新的境界,“我们高一开始同学,你瞒了我这么多年,直到今年我调查出来,你才肯跟我细说。可见让宁恕一顿折腾下来,你看开不少。”

    宁宥拿出手机示意,“我给司机打个电话,我们立刻出发。”

    简宏成道:“不用这么急,时间还……”

    宁宥对郝聿怀道:“班长叔叔是路痴。”

    郝聿怀立刻道:“那还是早点儿走。”

    宁宥冲简宏成一笑,进去书房关门给司机打电话。

    郝聿怀一直背着手冲简宏成打量,等妈妈一消失,他立刻问:“班长叔叔,你调查出来后,有没有想……”他挤出一脸狰狞,作出摩拳擦掌准备揍人的样子。

    简宏成道:“为什么要仇恨?我们为什么不和解?童年时候我们无能为力,但当我们能掌控自己生活的时候,一年才三百六十五天,你仇恨一天,就少快乐一天,何必啊。想明白点儿,不如放弃仇恨,过好自己的日子。再说,你妈妈和我都是那件事的受害者,那件事之后,我们都有了一个与众不同的坎坷童年,已经过了一大段苦日子,不要再自己为难自己继续仇恨继续过苦日子,你说是不是?”

    宁宥很快打完电话开门,听到简宏成说话,她一时站住,看着简宏成思虑万千。

    简宏成看着宁宥,眉毛一挑道:“我昨晚遇见一件更离奇的事,当时就想,要不和解就从你我两个明白人做起,怎么样?所以一大早来找你,省得还要等两个月后你从美国回来。”

    宁宥倒吸一口冷气,“这么大的事,你让我现在表态?”

    简宏成道:“和解首先是态度,你只需要认可这个态度。其次是和解的行动,我来执行,我会做好。”

    郝聿怀听得两眼闪闪发光,哇,多牛的一句话。他立刻嘴巴里念念有词,反反复复将简宏成这句话背下来。

    宁宥眼前闪过许多苦难的画面,她家第一次被简敏敏砸烂,她们一次次地趁夜色掩护辛苦搬家,她被简敏敏殴打差点儿没命,她落水差点儿没命……可是说出和解两个字的简宏成呢,那件事之后,完全无辜的他的童年也颠覆了,他小小年纪被提前培训生意技能,他被姐姐姐夫狠狠算计,可他首先提出和解。看着简宏成温和的目光,宁宥忍不住点头了。

    “行了,我们出发。”简宏成一拍手,开心地指挥。他老大做惯了,不想想这是别人的家,想都不想很自然地开始发号施令。好在,大家给面子。

    田景野不负重托,一大早就踩着树叶间漏下的碎金般的阳光,找到宁蕙儿家门前。他为人精细,先站楼梯口看电表确认屋里有人在用电之后,才上去敲响宁蕙儿的门。可是田景野好奇地观察到,那门镜黑沉沉的,一点儿不透光,难道是有什么东西遮盖着?

    宁蕙儿依然是非常小心地先遮住门镜,再挪开盖在门镜上的油瓶盖。因此外面的田景野丝毫没感觉到变化,她却清清楚楚看见外面是个满脸好奇上下左右打量的陌生男人。她观察了会儿,再闷声不响地将瓶盖遮上,准备走开。

    但是外面田景野又敲门,道:“宁阿姨,我是田景野,宁宥的高中同学。宁宥有事让我转达你。”

    宁蕙儿一听站住了,心里掂量了一下,道:“辛苦你,麻烦你门外说给我听一下。天热,不方便开门。”

    田景野一愣,这又不是小女生宿舍,但他还是如实道:“宁宥让我务必面对面跟你说。”

    宁蕙儿起疑,又掀起油瓶盖朝外面看田景野,观察半天,冷漠地道:“我不认识你,对不起,我不开门,你忙你的去吧。我会打电话给宁宥。”

    田景野一时郁闷了,但他立刻想到阿才哥那些人这几天对宁恕的骚扰,心里了然,宁宥妈满心警惕呢。他耐心道:“宁阿姨不急,我找个你认识的来证明我身份。可能你认识女同学,苏明玉你认识吗?林惟平呢?对了,陈昕儿?”

    宁蕙儿疑惑地道:“我见过陈昕儿。”

    田景野开心地道:“阿姨等着,我去搬救兵。”他立刻电话陈昕儿,“陈昕儿,你上班去?能帮我一个大忙吗……别管上班,我替你请假。你来玉兰小区……不认识就打车……噢,好吧,我去小区大门口等你,你反正打车过来,我会付费。”说完,他扭头又冲门镜笑笑,道:“宁阿姨,陈昕儿可能得半个多小时才到,我去小区门口等她。你放心,我不是坏人,你看我瘦瘦的,不是打架好把式。哈哈。”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