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落花时节第40章(3)

时间:2021-05-18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阿耐 点击:

    陈昕儿疑惑地道:“好像……宁宥家在这儿。”

    田景野当然得推着自行车走,一边道:“对。我找宁宥妈妈有些事,她不认识我不肯开门,但她认识你,我赶紧请你来帮忙。我已经给你们老总打电话了,等会儿我送你去上班。”

    陈昕儿一听就站住了,若有所思地看着田景野问:“宁宥的事?”

    田景野立刻心里警惕起来,字斟句酌地道:“宁宥拜托我做的事。你只要露个面,让宁阿姨认可我是宁宥同学就行。”

    陈昕儿信了,但她依然没挪窝,只是扭开脸去,不自然地道:“对不起,田景野,我有个要求:只要简宏成答应我三天内让我见到小地瓜,我就跟你去。”

    田景野大惊,“陈昕儿,都是同学,这么要挟不大好吧?”

    陈昕儿依然扭着脸不看田景野,强自镇定地道:“你该不会因为帮助我很多,就希望我随叫随到吧?”

    田景野道:“你不要挤兑我,明显是你愿意帮我,但一听说是宁宥的事,立刻提出条件。我只问你,拿一个帮你过你很多忙的老同学家的要紧事来要挟换取自己的利益,这样好吗?”

    陈昕儿咬牙沉默了会儿,道:“我也知道这样做没良心,可我有什么办法。小地瓜是我儿子,我只有小地瓜一个儿子,我有什么办法。要简宏成低头,只有宁宥,换你也不行。我只有委屈宁宥。”

    田景野道:“所以你委屈宁宥这么多年,还理直气壮地说出来?你凭什么。算了,你忙。”田景野将自行车停好,自己走了。

    陈昕儿大声道:“田景野,你也有儿子,你老婆不让你看他,你怎么想?你难过吗?你挖空心思想过办法吗?”

    陈昕儿的话正正地戳中田景野的心,她哪知道昨晚田景野前妻挟持他儿子试图换取什么,她心急了就找最近的稻草捞。

    田景野停下来,但没转身,只扭头道:“陈昕儿,你苦,你就可以百无禁忌了吗?你走吧。”

    田景野说完又走了,一点儿没停下与陈昕儿商量扯皮的意思。可陈昕儿挂念小地瓜到了极点,怎么肯放弃眼前唯一的机会,追上去道:“你一个人回去,不怕宁宥妈不认你?”

    田景野理都没理,继续往前。他想不到陈昕儿能变得良心都不要了。

    陈昕儿急了,顿足大叫:“你们怎么都偏心她?为什么?”

    田景野站住了回过神,严肃地看陈昕儿一会儿,走几步来到陈昕儿面前,道:“在我最困难的时候,你去看过我吗?没有。但宁宥几乎每个月去看我一次,替我排解心理积郁。等我出来后,我遇到很多人翻脸不认人,也有人虚情假意地关心得让我反感自卑,我消沉过一段时间,甚至涮自己寻开心,别人都看见我嘻嘻哈哈的,以为我没事。又是宁宥坚决不许我糟蹋自己,她拿我当弟弟当小孩一样地强行改变我形象,让我不得不从心里振作起来跟上表面形象的改变。你那时呢,你只会一只只电话追着我要我办你的事,你可曾想过我当时的糟糕心情?宁宥关心我,我当然关心宁宥,我有良心。我的良心还表现在,你即使不关心我,我也关心你,不顾我好朋友简宏成的反对。可现在呢,我只是请求你帮一个小小的忙,车马费我出,你请假时间不扣钱,你只要到场一下,你怎么对我。”田景野摇头,说完话又走了。

    陈昕儿跟了上去,“田景野,我不是故意的,可我为了我孩子啊,我孩子没了。”

    田景野头也不回地道:“你是人,你儿子是人,别人都不是人。”

    陈昕儿道:“求你帮帮我。”

    田景野道:“帮你够多了,以我们的关系,我已经做得很多了。”

    “最后一次!”

    田景野哼了一声,根本没把这话当话。

    陈昕儿见田景野不反驳了,以为有机会了,连忙又跟进一句:“好人有好报。”

    “你?哈。”田景野依然不理陈昕儿。不过这回他已经熟门熟路,说话间已经走到宁蕙儿家楼梯口。

    宁蕙儿又听到敲门声。她看看时间差不多是过去半个小时,以为又是刚才那个自称是宁宥同学的人,便欣然起身准备辨认是不是有陈昕儿。可她才走两步,门外却大喊一声,“快递”。这一下,宁蕙儿的警惕心一下子吊到了嗓子眼儿。这么巧?今早怎么门庭若市了。她走过去先看一眼门镜旁边贴的接快递需知,然后打开油瓶盖一看,果然穿着很像快递员。她才紧张地问:“哪里寄来的?谁寄的?收件人电话多少?”

    外面的快递员无奈地照着宁蕙儿的问题读了一遍。“上海,宁……有?电话是83635577。”

    又是女儿的?刚才那个男人也号称是宁宥的同学,现在快递也来自宁宥,为什么这么巧。尤其是,这两件事,宁宥都没电话过来提起。宁蕙儿很想不接快递,可又担心快递里万一有什么要紧的东西。

    外面的快递员等急了,道:“喂,快签字,我一车快递都还在楼下呢,万一被人偷了我可赔不起。”

    宁蕙儿终于下定决心,掏出钥匙,抓起旁边早备下的一把剪刀一把几乎一尺长的雪亮厨师刀,毅然开门出去。

    外面,快递员一看见正对着他的雪亮刀尖,吓得往后退了三步,背顶住对面人家的门才停住。

    快递员害怕,宁蕙儿倒是安心了一点儿,她将家门关上,防止别人冲进去,壮着胆子道:“我看看里面的是什么,你再走。”

    快递员小心地道:“你看,快点。”

    宁蕙儿挥动锋利的刀子将箱子拆看,见里面只是一串两把钥匙和一封信。宁蕙儿疑惑,立刻拆信来看。

    “妈妈:您看见信的时候,我和灰灰已经到美国了。我们将在美国度过一个暑假,我学习,灰灰跟我熟悉大学校园。怕您担心,我早已提前几天拜托宁恕跟妈妈说明此事,希望宁恕已经传达到……”

    快递员急了,“老太太你快点儿啊,签字后再看信也来得及啊……喂,你怎么了?喂……你怎么了,你别吓我。”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