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落花时节第40章(6)

时间:2021-05-18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阿耐 点击:

    郝聿怀道:“我吃完这些,好吗?不能浪费。”

    简宏成趁机招呼宁宥耳语:“刚才也注意到你在田景野的事上跟你儿子避重就轻,有必要粉饰太平吗?挺好的孩子,别养出一个娘娘腔。”

    宁宥一愣,“娘娘腔?”她与简宏成拉开半米距离,看了他一会儿,却还是点头道:“有数了。”

    郝聿怀看着,心里有些儿狐疑升了上来。

    田景野眼看着宁恕脸色铁青,将手中的这封信狠狠捏成一团。他没说话,依然抱臂朝天花板与墙壁的接缝处看着。但他心里知道宁恕想什么了,估计肯定是埋怨宁宥寄信害死老娘。但等宁恕拿出手机拨号时,田景野开口了:“打你姐姐电话?她已经飞美国了。”

    宁恕抬头看向田景野,冷冷地道:“即使已经在美国,也应该让她知道她干的好事。”

    田景野道:“你一边颧骨青肿,看样子我应该给你另一边颧骨一拳头,你说的是人话吗?你为什么不早通知你妈?你妈为什么看到这种信都能晕倒?到底是谁干的好事?”

    宁恕道:“跟你无关。”

    田景野道:“跟宁宥有关,就是跟我有关!你任意妄为,把你妈绑架在火山上,你明知火山喷发,却不转移你妈。因为你知道绑架你妈就是绑架宁宥,绑架宁宥就是绑架其他人,你卑鄙无耻之极。你再敢推卸责任,我揍你个浑身青肿。你给我记住。”

    “你……”宁恕气得浑身发抖,可他懂形势,他说什么都不敢在此时发作,他只能也学田景野两眼朝天看天花板,胸口呼哧呼哧乱喘。

    陆副院长从急诊门里走出来,拉田景野到一边说话。宁恕见了赶紧跟过去,都不怕田景野拿眼睛白他。

    但护士同时推插着呼吸器的宁蕙儿出来,大叫“家属呢,家属呢”。田景野看见,立刻命令宁恕:“你推去啊,愣着干嘛。”

    宁恕无奈,只好与护士一起推妈妈去做CT。

    田景野连忙扭头对陆副院长道:“就是这亲儿子闯祸害的他妈。”

    陆副院长看着田景野道:“你是病人朋友,可能不方便拿主意。而这位儿子看样子不上道,病人还有没有其他可靠的近亲?必需立刻通知。我估计今天要做手术,等CT结果出来,我们再商量手术方案。”

    田景野听了一愣,问:“很严重?有没有生命危险。”

    “初步看很严重,不排除生命危险。”

    田景野千恩万谢送走陆副院长,不等陆副院长走远,他已经摸出电话找宁宥的号码了。此刻,他不能不通知宁宥了。可是拨号过去,那边关机。这下田景野只能看天发呆想主意了。

    简宏成终于被宁宥劝离,依依不舍一步三回头地告辞离开。下到停车场,还没等他看见车子,被他叫来接他的司机已经看见他,站起来冲他挥手。简宏成连忙走过去,还没走到车里,田景野的电话进来了。田景野招呼都没有,急匆匆道:“你土豪朋友多,你赶紧**发短信给你的土豪朋友问有没有现在在浦东机场的,宁宥妈脑溢血,问题很严重,她必须立刻回家决定手术。”

    简宏成一听就往回跑,“我就在,我刚与她分别。你等着。”

    幸亏最近简宏成在跑步机上减肥,此刻跑得风一样,钻进电梯后还忍不住两脚乱蹬,恨不得能飞出电梯。

    宁宥刚刚排队等到做行李,她专注地检视着手中的票证,而郝聿怀东张西望,一眼看见飞跑而来的简宏成。郝聿怀忙让妈妈看。宁宥一看就急了,这混蛋可别跟她闹深情款款十八相送,以她现在的身份不能接受。她看看儿子,只能赶紧主动迎上去,满心腹诽:也太冲动了。

    但简宏成见面就大声道:“快,别登机了,你妈严重脑溢血,田景野来电通知,要做手术。你拿我手机给田景野打电话。”

    宁宥大惊,一只手伸出去要电话,一只手不断招呼儿子。郝聿怀连忙推行李过来。简宏成将电话拨通交给宁宥,自己过去接上郝聿怀,跟郝聿怀解释怎么回事。

    田景野道:“其实你妈昏迷是7:40,急救车送到医院是八点多点儿,现在送去做CT。我本来自作主张想如果只是卧床休养几天就不通知你了,但刚刚医生说开刀可能性很大。你弟弟完全靠不住,昨晚可能还派出所过夜,脸上一大块乌青,我看你必须回来。其他情况路上跟你讲,你先找车出发,快。”

    宁宥将手机交还简宏成,道:“征用你的车子。你自己打车回去。”

    简宏成拉起行李往电梯走,“司机也给你。”

    “不用,你忙你的。”

    “是真司机,不是我。我本来一个人懒得认路开车回去,叫司机来机场等我,送走你们后让司机送我回公司。现在索性连司机带车都交给你,我打车回去。我这边还有几件要紧事处理,回头也得回去一趟处理我姐母子那些事,我们那边见。”

    “怎么谢你才好?”

    “赶紧打开你的手机,方便随时联络。”简宏成一语双关。

    郝聿怀拿出自己的手机道:“我手机一直开着,你们以后找不到我妈可以找我。我等下上车存一下你和田叔叔的号码,回头发短信给你,你得加我哦。”

    宁宥急得手脚发软,她早就担心这一天,妈妈第一次晕倒时候医生已经提醒过她,所以她处处小心以免刺激妈妈,不知今天什么原因刺激到妈妈了。而手术?那不是严重到……她赶紧拿刚刚打开的手机搜脑溢血,她早已看过好几篇有关脑溢血的科普文章,可此时书到用时方恨少,再说有简宏成在旁边主导,她可以放心不管儿子不管脚下的路,只关心妈妈的病情。

    简宏成帮忙与司机一起将行李照老样子放好,而后亲自给宁宥开门。宁宥眼睛从手机上挪开,定睛看了简宏成一会儿,叹一声气坐进车里。简宏成趴车窗道:“如果有事需要我,随时来电。”然后招呼司机走到稍远处,轻声吩咐:“我女朋友,你一定给我照顾好。”他掏空腰包,只留下一百块,其余都交给司机路上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