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得遇龙阳

时间:2021-05-18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黄易 点击:
寻秦记(全文在线阅读)  >   第三卷 第十章 得遇龙阳

项少龙回到居所,拂退那四名美婢的侍奉纠缠,换上夜行衣服,把装备配在身上,又□上□粉,正要由窗门溜出去,有婢女扬声道:“平原夫人到。“
  脚步声传来,平原夫人已抵门外。
  项少龙来不及解下装备,忙乱间顺手抓着一件外袍披在身上时,平原夫人已推门入房。
  平原夫人把门关上,倚在门处,含笑看着他。
  项少龙暗暗叫苦,只要给她碰触自己,立时可发现身上的装备,以她的精明,当然知道自己想干什么勾当。
  不过若不搂她亲她,又与自己一向对她的作风不符,亦会引起她猜疑。
  怎办才好呢?
  眉头一皱,计上心头。
  项少龙坐回榻上,拍了拍身旁床沿处,不怀好意道:“美人儿!来吧!今次不会有人撞破我们的了。“
  平原夫人粉脸一红,微嗔道:“你忘了我是要嫁人的吗?“
  项少龙心庆得计,道:“我还以为是你忘记了,所以才入房找项某人,而且夫人不是要我送你一个孩子吗?不上我的床,我怎能使你受孕成胎呢?“
  平原夫人幽幽道:“放点耐性好吗?我的婚礼在明年春天举行,嫁人前一个月才和你尽情欢好,才不会使那人怀疑我肚里的不是他的儿子。“
  项少龙早知她会这般说,因为这根本是她拒绝自己的好办法,又可稳着他的心,使他不会怀疑她在计算自己。
  两个月后,若不谋妥对策,他项少龙□骨早寒了。
  这女人真毒!
  他从未试过这么憎恨一个女人,尤其她是如此地充满成熟诱人的风情,身分亦是这么尊贵。
  他站了起来,往她走去,直至快要碰上她的酥胸,才两手向下,抓紧她的柔荑,吻上她的朱□。
  平原夫人热烈反应着,娇躯不堪刺激地扭动着,但却无法碰上项少龙的身体,悉破他的秘密。
  良久后,两□分了开来。
  两人四目交投,四手相握,一起喘息着。
  平原夫人有点不堪挑逗地喘气道:“少龙!抱我!“
  项少龙微笑摇头道:“除非你肯和我共赴巫山,否则我绝不会碰你小嘴外其他任何部位。“
  平原夫人愕然道:“什么是‘共赴巫山‘?“
  项少龙这才想起此时尚未有这句美妙的词语,胡诌道:“巫山是我乡下附近一座大山,相传男人到那里去,都会给山中的仙女缠着欢好,所以共赴巫山,即是上床合体交欢,夫人意动了吗?“
  平原夫人的明亮凤目射出矛盾斗争的神色,项少龙吓了一跳,怕她改变主意,忙道:“夫人来找我其实是为什么?“
  平原夫人回复过来,娇嗔地道:“人家过来找你,定要有原因吗?“
  项少龙心中一动,行个险着道:“夫人最好提醒信陵君,雅夫人对盗取鲁公秘录,似乎蛮有把握的样子,我猜她已知秘录藏放的地方了。“
  平原夫人玉脸一寒道:“这骚货死到临头仍懵然不知,任她有通天手段,亦休想沾着秘录的边儿。“
  项少龙奇道:“你们准备杀死她吗?“
  平原夫人知说漏了嘴,面不改容道:u那只是气话罢了。少龙啊!你不是真的爱上了这人尽可夫的女人吧!“
  项少龙道:“我不知道自己是否真爱上了她,可是她却真的迷恋着我,所以我不想她会遭到任何不幸。“
  平原夫人一怒挣脱他掌握道:“放开我!“
  项少龙笑道:“夫人妒忌了!“仍紧握着她柔荑和再吻上她的香□。
  在他挑逗性的热吻下,平原夫人软化下来。
  □分。平原夫人无奈地叹了一口气。
  项少龙知她心情矛盾,既要害自己,又忍不住想找他亲热,以慰长久来的寂寞。他当然不会揭破,岔开话题道:“夫人的未来夫君是何人?“
  平原夫人神色一黯道:“他是大将白圭,听过他没有?“
  项少龙暗忖这不外又是另一宗政治交易,那有兴趣知道,俯头吻上她的粉颈。
  平原夫人久旷之身,那堪刺激,强自挣扎道:“不要!“
  项少龙离开了她,含笑看着。
  平原夫人毅然挣脱他掌握,推门而去,道:“我走了!“
  项少龙直送出门,道:“你不陪我,我惟有去找赵雅了。“
  平原夫人见候在门外的四名府卫都似留意听着,狠狠瞪他一眼后,婀娜去了。
  项少龙诈作朝彩云阁走去,到了转角无人处,脱掉外衣藏好,以索钩攀上屋顶,远远跟着平原夫人,逢屋过屋,或在长廊顶疾走,或借大树掩护,紧蹑其后。
  以平原夫人的谨慎,听到他刚才那番话,怎也要对信陵君警告一声吧!
  府内房舍无数,占地甚广,愈接近内府的地方,守卫愈是森严,又有高出房舍的哨楼,若非项少龙曾受严格训练,又看过府内房舍的分布图,兼具适当装备,根本全无偷蹑之法。
  哨楼上均设有钟鼓,可以想像在紧急状态下,发号施令,如臂使指。
  这时平原夫人在四名府卫前后护持下,鱼贯走入一道院门之内。
  两边的围墙又高又长,间隔出一座宽阔的广场,幸好场边有几排高树,否则项少龙休想能神不知鬼不觉地溜进去。
  对着院门是座高广的大屋,门前石上立了两排十六名府卫,屋外还有犬巡逻的人。
  项少龙更是小心翼翼,由最近大屋的高树借勾索凌空横度往大屋屋顶。
  平原夫人独自一人登入屋,穿过一个宽阔的天井,到里面的正厅去见信陵君。
  魏无忌凭卧在地席上,左右手各拥着一名美女,正在饮酒取乐,见到乃姊,仍是调笑无禁。
  厅内布置典雅,色调相配,灯光柔和,予人宁谧恬适的感觉。
  平原夫人在信陵君对面坐下。
  信陵君忽地伸手抓着其中一女的秀发,,向后扯去。
  该女随手后仰,灯光照射下,美女动人的粉脸完全暴露在倒挂在窗外的项少龙目光中,看着她雪白的脖子,不由亦吞了一口涎沫,同时心生怜惜。
  信陵君接着俯在她粉项处粗暴地又吻又咬,弄得那美女娇躯颤抖扭动,不住呻吟,但显然只是痛苦而非享受。
  信陵君的嘴离开她时,只见嫩滑白□的颈肤布满了齿印,还隐见血痕。
  另一旁的女子似早见怪不怪,仍微笑着俏脸不露半点异样神色。
  信陵君哈哈狂笑,仍揪着那女子的秀发,向平原夫人道:“你看此女是否比得上赵雅那骚货。“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