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龙尾堡》第七十二章

时间:2021-04-18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严步青 点击:
龙尾堡(全文在线阅读)  >  第七十二章


    熬过饥荒,老天爷总算开了眼,从民国二十年起连续三年,关中东部风调雨顺,庄稼自然收成不错,庄稼人家里有了粮,口袋有了钱,于是就置业买牲口,盖房娶媳妇,民国十八年年馑在人们脑海中渐成云烟,临晋城又恢复了昔日的繁华与喧闹。水云那年随马山虎离开龙尾堡,就一同渡过渭河来到华阴县城。一段时间没见,莲花仍是那么干净利落,靓丽中不失端庄,柔媚而又落落大方,只是她的那个哑巴儿子,已长成一个黑铁塔似的彪形大汉,看见水云,高兴地呜哩哇啦上前相迎,跑前跑后地帮他们搬东西。莲花上前拉着水云的手,打量了半天说:“两年不见,妹妹越发漂亮了,猛然一看,还以为是天上的仙子下凡了。妹妹这一来,山虎兄弟的婚事总算有个着落,我这当姐姐的也该放心了。”听了莲花的话,水云羞涩地低下了头。马山虎是政府通缉的匪首要犯,自然不可能和水云举办隆重的婚礼,在莲花母子及猴子、小老汉等几个弟兄的见证下,两个人拜了天地,然后进入莲花为他们精心布置的洞房。几支胳膊粗的红色蜡烛,使屋内弥漫着一种热烈欢快而又充满温馨的气息,栆红色的家具,粉红色的幔帐和大床上那艳丽得如同火焰燃烧般的大红色被褥,更加营造出一种让人兴奋甚至亢奋的洞房花烛的气氛。

    水云端坐在幔帐之中,薄如蝉翼的粉色短衫,掩饰不住高耸双乳。马山虎拨开幔帐,掀起水云头上的红盖头,迎接他的是一双热切而羞涩的目光,那目光含笑含俏,传递着万般柔情和无限渴望,媚意无限。马山虎抑制住内心的激情,上前轻轻捧起水云那张如花般精致的面孔,只见水云额前光亮如玉,眉若柳叶,诱人的嘴角微微翘起,红唇微张,面色潮红,媚意荡漾,由于兴奋,小巧的鼻孔一张一翕,传递着一种渴望与期盼。这是一种令男人无法抗拒的风情,两人彼此紧紧地拥着对方,迫不及待地寻找对方发烫的嘴唇……

    在马山虎狂风暴雨般的热吻中,水云羞涩地闭上眼睛,随着水云那粉色的短衫从肩上滑落,马山虎眼前犹如划过一道白光,只见水云那修长的玉颈下,一片酥胸如凝脂白玉,那对白而丰满的**自然下垂,仿佛一对悬在空中腾飞的圣洁的白鸽,丰乳蜂腰,凹凸有致,肌肤光洁如玉,娇美胜雪,无不释放着生命的跃动,在马山虎的爱抚下,水云那久已尘封的情爱之火被渐渐撩起,双眼渐渐变得迷离、晕眩,一副全身酥了的沉醉模样,以热烈的动作回应着马山虎。

    面对水云精致而圣洁的玉体及热烈的回应,此时的马山虎也早已是心旌摇荡,那种原始的本能和欲望把两人同时带入到一种妙不可言的境地,欲望之火在两个人的身体中奔涌燃烧,他们从来未体验过如此炽烈而又让人疯狂的冲动,这是两个经历了生死相恋的灵魂在经过了痛苦的煎熬和压抑后的突然爆发,如山泉喷涌,又如火山爆发,热烈而又舒畅,那种美妙与兴奋让水云这个以往柔弱害羞的女子忘情欢快地呻吟起来,随着身体内欲望之火达到高潮,随之而来的那种无法抑制的宣泄战栗,把两人同时带到一种美妙的境地,水云的呻吟声也更加欢快,在静静的夜晚中回荡……

    那一夜,月亮空前娇美,夜风分外轻柔,水云那欢快而又舒畅的凤鸣鹤唳般的叫声一阵接一阵,此起彼伏。

    此后的半个多月,善解人意的莲花嫂子想着法儿变着花样给马山虎和水云做着好吃的饭食,马山虎和水云整天如影随形,如漆似胶,有时大白天也紧闭门窗,特别是马山虎,仿佛是一个渴望土地的农夫,在突然得到了一份属于自己的土地后,带着亢奋的喘息声像牛一样在炕上日夜不停地耕耘,与之相伴的是水云酣畅淋漓的呻吟声……

    恩爱的新婚生活虽然甜蜜,可马山虎毕竟是一个被政府通缉的匪首,久居闹市,危险每时每刻都在向他逼近,更何况黄河滩中还有众多的兄弟等着他,水云提出随马山虎一起进入黄河滩。马山虎说:“妹妹不知,当土匪的生活十分艰苦,进山则山高林密,进入黄河滩则居无定所,况且那些弟兄们都是一些大老爷们,带个女人也不方便,妹妹你就安心在城中呆着,一切有莲花姐照料。”

    水云长得美,走到哪里都会招来男人们贪婪的眼光,在人们眼中,水云的美不仅只是容貌,而是一种与生俱来的天生丽质,她是一个从骨子里散发着妖媚的女人,她的容貌、身段和眼神,无时无刻不在吸引着男人,牵动着男人的神经,让男人为之着迷。尽管水云很少出门,可是少有的出门还是引起了男人的围观,况且水云每月十五都要去西岳庙上香,祈求神灵保佑马山虎平安,这个规律很快被那些男人所掌握。他们不明白东南城角这个偏僻的四合院为何来了一位如此美貌绝伦的天仙般的女人,肯定是哪个有钱男人在外边包养的小妾,或者是男人在外边做生意独守空房的女人,于是每逢十五的日子,一些无赖和闲人就在水云居住的四合院外溜达转悠,希望能目睹水云那美艳绝伦的风韵,甚至几个地痞无赖还试图戏弄挑逗,可是当他们看到水云身旁那高大魁梧,手握一柄发着寒光的大刀的哑巴,以及哑巴那令人不寒而栗的目光,就胆怯了。

    由于害怕哑巴,没人敢骚扰水云,水云也在这个四合院中度过了一段难得的平静而又清净的生活。马山虎偶尔会悄悄回来住上几天,期间水云为马山虎生了一个儿子,取名小豹子。孩子满月时,严裕龙和小凤带着女儿兰兰和邱鹤寿来看水云,看见水云生活得好,严裕龙心中十分高兴。

    小豹子的出生也为水云的生活平添了许多乐趣,但是平静的生活并没有使水云那颗曾经沸腾的心平静下来,每当夜深人静小豹子入睡后,看着满天的繁星,水云就会想起昔日的日子。

    一天下午,听到敲门声的水云像往常一样打开院门,只见门外站着一个身穿一身蓝色长袍,戴着墨镜,头戴礼帽的商人装扮的中年男人,后面跟着一位白白净净的小伙子。中年男人的帽檐压得很低,几乎盖住了眼睛,让水云觉得熟悉而又陌生。看见水云愕然的表情,汉子一边摘下墨镜,一边笑着说:“水云,莫非连我也不认识了?”“李瑞轩大哥。”就在汉子摘下墨镜的那一刻,一个名字突然闪现在水云的心中,一股热流顷刻间涌遍水云全身,她就像一个久离亲人的孩子突然看见亲人一样,情不自禁地拉着李瑞轩的手哭了起来。看着哭泣的水云,李瑞轩轻轻地拍了拍水云的肩膀,用一种大哥般的口吻说:“水云妹子,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你总不至于不欢迎我们,就这样挡在门外说话吧?”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