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天山之恋(第十一章)

时间:2021-04-16来源: 作者:黑豹和安娜 点击:
第十一章 我是中国人民解放军
早饭过后,李继先就和她们一起乘坐这辆长途汽车继续前行。中午时分,这辆长途汽车到达了巴音布鲁克,停在了路边的一个小餐馆门前,打开车门让乘客们在这里下车吃饭。
巴音布鲁克位于巴音郭楞蒙古自治州和静县西部的一个山间盆地。这里是中国最大的高山草原巴音布鲁克草原的所在地。此时正逢冬季,只见巴音布鲁克草原覆盖着一层厚厚的白雪,在阳光的照射下闪耀着无数道刺眼的光芒。
停车之后,阿瓦罕和帕丽扎提没有下车吃饭,而是拿出自己带来的饭菜吃了起来。她们昨天的中饭和晚饭都是这么吃过来的。李继先以为她们喜欢吃自己带来的饭菜,所以每次吃饭时间都是他独自去吃饭。就在李继先准备下车吃饭之际,帕丽扎提突然抬头对他说:
“这个小餐馆的烤包子特别好吃。你今天就吃烤包子,不要吃别的东西。吃完了告诉我喜欢不喜欢吃?如果喜欢吃,以后有机会我亲手做给你吃!”
听到这话,他才知道她们不是喜欢吃自己带来的饭菜,而是吃不起买来的饭菜。
于是,李继先就夺下了她们手中的饭菜,生拉硬拽地把她们拉进了这家小餐馆,买来许多烤包子和她们一起吃起来。
“好吃!确实好吃!”
李继先一边狼吞虎咽,一边赞不绝口。
看到他的这个吃相,阿瓦罕和帕丽扎提都忍不住捂着嘴笑了起来。
“我和她都喜欢吃这里的烤包子。过去我每次带她路过这个地方,都要在这里吃一回烤包子。”
阿瓦罕对李继先说。
“是的!我已经好几年没吃到这里的烤包子了!谢谢你再一次让我吃到了这里的烤包子!”
帕丽扎提也对李继先说。
听到这话,李继先感觉有些奇怪,不由得抬头问她们:
“既然你们过去吃得起这里的烤包子,为什么现在吃不起这里的烤包子了呢?”
帕丽扎提刚想开口回答这个问题,就被阿瓦罕用一个严厉的眼神制止住了。
见此情景,李继先就不再追问下去了。不过,他隐隐约约地感觉到,她们身上可能发生了一些难以启齿的事情。
午饭过后,李继先又和她们一起乘坐这辆长途汽车继续前行。很快,这辆长途汽车就驶入了巩乃斯峡谷。巩乃斯峡谷位于巴音布鲁克草原西部的一个长达几十公里的大峡谷中。这个大峡谷中生长着茂密的天山云杉。从峡谷顶部流下的无数条涓涓细流,在峡谷底部汇集成一条奔腾咆哮的河流,这条河流就叫巩乃斯河。巩乃斯河是伊犁河的一条支流。它一路西行,从巩乃斯峡谷中奔流而出,浇灌着一片牧歌荡漾的大草原。这片大草原就叫那拉提草原。沿着巩乃斯河的流向,天山山脉逐渐分成了两条渐行渐远的支脉。这两条支脉用两条粗壮的臂膀,在天山北部勾勒出一个富饶美丽的三角形河谷。这个三角形河谷就叫伊犁河谷。伊犁河谷就是西域维吾尔自治区伊犁哈萨克自治州的所在地。
下午四点,这辆长途汽车终于到达了巩乃斯林场的场部。巩乃斯林场是一个拥有五百多名职工的国有企业。它于一九五八年开始建设,于一九六零年建成投产,年生产能力为一百五十万立方米木材。它的职工队伍有两个主要来源。一个主要来源是来自西域喀什地区的维吾尔族农民,另一个主要来源是来自湖北省武汉市的支边青年。由于两个民族的职工长期工作和生活在一起,所以每个职工都会说汉语和维吾尔语两种语言。两个民族的职工在各自接触的时候使用各自的语言,在相互接触的时候则以汉语为正式语言以维吾尔语为非正式语言。它的林区位于巴音郭楞蒙古自治州和静县和伊犁哈萨克自治州新源县交界地区,占地面积多达七百八十平方公里。它的主要生产任务为伐木和护林。冬季和春季为伐木季节,以伐木作为主要生产任务。夏季和秋季为护林季节,以护林作为主要生产任务。它的场部位于巩乃斯峡谷中的一个开阔地上。这个开阔地大约有五平方公里左右,形似一支两头尖中间粗的梭子,背靠着一片生长在巩乃斯河滩上的白桦林,面对着一条穿越巩乃斯峡谷的天山公路。包括全场职工和职工家属,场部的常住人口大约有一千两百人左右。
到达巩乃斯林场的场部之后,李继先帮助她们把行李拿下车,刚想挥手与她们告别,就发现下车地点距离场部大门比较远,两者之间还有大约一公里路程。他便对司机说:
“我把她们送到场部大门再回来,你能等一下我吗?”
“等不了!”
司机毫不客气地对他说。
“我们出车是有时间限制的。”
听到这话,李继先就毫不犹豫地对司机说:
“那你就先把车开走吧!剩下的路我自己走!”
说罢,他就帮助她们拿起行李,和她们一起向场部大门走去。
“这样也好!我就不急着走了!可以帮助你们把行李拿到家里再走了!”
他边走边说。
巩乃斯林场的场部分为办公区、作业区、生活区、服务区等四个区域。办公区位于场部中央,作业区位于办公区左侧,生活区位于办公区右侧,服务区位于办公区、作业区和生活区后面。这四个区域共同构成了一个山字形。办公区中央矗立着一栋办公楼。这栋办公楼是一栋三角形屋顶的三层楼房。办公楼前面是一个篮球场。这个篮球场是一个水泥地面的灯光球场。办公楼左侧是一座职工子弟学校,校舍由围成一个长方形的四栋平房构成。办公区右侧是一个设有主席台的露天会场,主要用于召开职工大会、举办文艺演出和播放电影。作业区矗立着两栋厂房和三栋库房。两栋厂房分别为木材加工厂和工具设备修理厂。三栋库房分别为材料库、车库和油库。厂房和库房前面是一个木材储运场。生活区分布着五十栋造型一致的平房,每栋平房都有十套职工住房,每套职工住房都有两室一厅一厨一卫。服务区包括招待所、医务所、储蓄所、邮局、日用品小卖部、粮油副食店、理发店、照相馆、公共浴室、公共食堂、锅炉房、发电机房、抽水机房、垃圾站、马厩等各种服务设施。这座场部的四周没有围墙,只有一个可以分别通向不同区域的大门。这个大门是用钢筋水泥修建的一座拱门。
三人走进场部大门之后,就沿着办公区右侧的道路向生活区走去,在路过露天会场的时候,发现这里正在召开职工大会。会场主席台上面悬挂着一个横幅,横幅上面写着“吐尔逊历史问题检举大会”十一个大字。看到这十一个大字,阿瓦罕和帕丽扎提立刻丢下手中的行李,抱在一起失声痛哭。
于是,李继先便放下手中的行李,摘下肩上的背包,快步跑到开会的人群之中,想看看这里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他抬头向主席台上望去,只见一个三十多岁的维吾尔族男人指着一个四十多岁的维吾尔族男人,无比愤怒地对他说:
“你是一个有严重历史问题的人!你根本就不配当巩乃斯林场的场长!你在美国办理留学手续的时候,曾经偷偷摸摸地填写了许多文件。你在这些文件上面都填写了什么东西?为什么不拿出来让大家看一看?你拿不出就说明你心里有鬼!由于你隐瞒了自己的历史问题,所以你才能混入干部队伍,你才能当上巩乃斯林场的场长,你才能利用手中权力干坏事。你知道你曾经对我干过什么坏事吗?你在没有任何真凭实据的情况下,就说我利用工作之便盗卖木材,撤销了我的工作职务,给我了一个停职反省的处分,扣发了我整整一年的工资,……”
这个三十多岁的维吾尔族男人越说越气愤,说着说着就冲到那个四十多岁的维吾尔族男人面前对他拳打脚踢,把他打得满脸是血跌到在地。
见此情景,李继先立刻大吼一声:
“住手!”
吼声传出,那个三十多岁的维吾尔族男人大惊失色,呆呆地站在主席台上不知如何是好。
这时,只见此人身后的领导座席上站起了一个四十多岁的汉族男人,背着双手迈着方步慢条斯理地走到主席台中央,先用严厉的目光扫视了一遍台下的人群,然后便向台下大声喝问:
“你是什么人?胆敢前来破环我们的检举大会!”
见此情景,李继先又立刻大吼一声:
“我是中国人民解放军!”
紧接着,他就穿过开会的人群,纵身跳上主席台,把那个四十多岁的维吾尔族男人从地上扶起来,义正词严地对那个四十多岁的汉族男人说:
“不是我在破坏你们的检举大会,而是你们自己在破坏自己的检举大会!在检举大会上能够随便动手打人吗?这种行为与检举大会的内容有关系吗?”
那个四十多岁的汉族男人先是愣了一下,然后就满面堆笑地对李继先说:
“说得对!解放军同志,你说得非常对!”
说罢,他就立刻转过身去,怒气冲冲地对那个三十多岁的维吾尔族男人说:
“谁让你随便动手打人的?你不是在破坏检举大会吗?你犯了一个非常严重的错误!你必须立即做出深刻检讨!”
说罢,他又立刻转过身来,心情沉重地对台下的人群说:
“同志们,刚才发生的这些情况大家都看到了吧?这些情况的发生说明了一个什么问题?说明我们的思想觉悟不如这位解放军同志高!我们要以这位解放军同志作为学习榜样,迅速纠正自己的所有错误行为。这个会议暂时到此为止,以后有时间再继续开!”
宣布散会之后,他再次满面堆笑地对李继先说:
“你是从九九零一部队到我们这里来办事的吧?我这就派人把你送到招待所,一会儿我在那里请你吃晚饭。有什么事情咱们边吃边谈。饭后你就不要回部队了,在我们这里住一夜吧!”
“你现在应该关心的人是他不是我!”
李继先指着那个四十多岁的维吾尔族男人对他说。
“我想你们这里一定会有医务室。你先派人把他送到医务室包扎一下吧!”
说罢,他就纵身跳下主席台,向着阿瓦罕和帕丽扎提跑了过去。
(二零二一年二月二十八日初稿)
 
 

作品集黑豹和安娜 责任编辑:秋雨枫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