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龙尾堡》第五十八章

时间:2021-03-10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严步青 点击:
龙尾堡(全文在线阅读)  >  第五十八章

    临晋大牢中关满了从龙尾堡抓来的人。龙威、龙武兄弟对王寅文说:“大哥,抓来的这些龙尾堡刁民,大多都是一些狗屁不懂的穷鬼,是在跟着李瑞轩瞎球胡闹,要我们说,该杀的杀,不该杀的打上一顿放掉算了,关在牢中,养着他们还要浪费粮食。”王寅文说:“糊涂,清理共产党及农会是一场大戏,岂能草草收场!龙尾堡只是这场大戏的开始,以后一个村子一个村子地过,把那些凡参加过农会的人统统抓来,越多越好。”王寅文看龙威、龙武仍不明白,于是让他们坐下,继续说:“为当这个临晋县长,我们撒出去了多少银子,可这两年却没捞回多少,**不**对我王寅文来说并不重要,我只关心银子,大牢里那些龙尾堡刁民,只要宣布退出共产党或者农会,就可以花钱赎人。”龙威、龙武兄弟同时说:“好,我们就按大哥说的办。”王寅文说:“花钱赎人,只是说对于那些抓来的人死罪可免,但皮肉之苦难饶,让他们受受皮肉之苦,一是让他们长长记性,知道和我王寅文作对的下场,同时也是为了让他们出钱痛快点,否则,那些穷鬼们是不会轻易出钱赎人的。这件事可以给龙尾堡的郭明瑞通通风,他不是想当乡长吗,知道该怎么做。”龙威、龙武兄弟得到王寅文的指示,整个临晋大牢立刻变成一个人间地狱,吊打、皮鞭抽、夹手指、不给吃饭,让那些抓来的农会会员求生不得,求死不能,许多人纷纷认罪,并且在悔过书上签了字,面对前来看望的亲人,苦苦哀求赶快回去凑钱救他们出去。与此同时,郭明瑞也在龙尾堡劝那些被抓人的家人说:“世上最蠢的人就是舍命不舍财,保命要紧,赶快想办法借钱,只要能让家人免去死罪,免去牢狱,哪怕卖房子卖地、卖娃,花多少钱都值。”前去大牢中看望亲人的龙尾堡人,看到亲人在大牢中所受的折磨,面对亲人的哀求,再加上郭明瑞的劝告,为保住亲人的性命,于是开始东借西凑,不惜变卖家产花钱赎人。

    在龙威、龙武兄弟给其他被抓的人过堂时,在另一间牢房,王寅文也没闲着,看到拖着沉重手铐脚镣被带上来的李瑞理,王寅文摇了摇头,用一种看似同情的目光看着李瑞理说:“何苦哪,瑞理贤弟,放着好好的日子不过,干吗非要跟着你的哥哥李瑞轩搞什么农会?你哥哥逃了,留下你来做替罪羊。实话告诉你,一切都是假的,关中的共产党领导大部分都已落网,别看那些人昔日张口主张,闭嘴主义,可是一动大刑,全都在悔过书上签了字。本来你已经被判了死刑,我王寅文念你年轻,想再给你一次活命的机会,只要你在这个悔过书上签个字,同时在报纸上登一个声明,宣布脱离共产党,这样你就可以自由了。这生死可就在一念之间,你可要深思啊!”李瑞理抬起头说:“那你就杀了我吧。”王寅文听了,用一种惋惜的语气说:“你这样年轻,还没有娶妻生子,来到这个世界上还没有留下点什么,就这样匆匆离去,你李瑞理就不觉得惋惜吗?”李瑞理大声说:“为了信仰。”王寅文说:“好,我王寅文成全你,把李瑞理打入死牢,等候处决。”

    第二个被带进来的是郭丁山,同样戴着手镣脚镣,只是和刚才过堂的李瑞理相比,眼神中却显出一副胆怯恐惧的神情,这一切自然逃不过王寅文的目光,他用冷冷的目光盯着郭丁山说:“郭丁山,我们对共产党的政策是宁可错杀一千,也不放过一个,临死前有什么后事还要交代尽可告诉我,我一定会替你转达。”听了王寅文的话,郭丁山吓得浑身发软,双腿在飘,“咚”的一声跪在了地上说:“县长饶命,我现在就退出共产党。”看到郭丁山恐惧的神情,王寅文说:“只要你肯老实交代李瑞轩和共产党的事情,我当然可以饶你不死,有人说共产党共产共妻,李瑞轩让水云用色相勾引无知村民加入农会和赤卫队,和许多农会会员及赤卫队员睡过觉,龙尾堡人在村西头的窑洞和田野中找到的留有男人脏东西的女人裤衩子,就是你和水云及其他农会会员乱搞时留下的。”

    郭丁山跪在地上说:“共产党并没有共产共妻,水云也没有和其他男人乱搞。”“住嘴。”王寅文打断郭丁山的话说,“本想给你一次活命的机会,谁知你却一心找死,既然这样,我只好成全你。来人,把这个不识抬举的郭丁山拉下去砍了,头挂在南城门上示众。”王寅文话语一落,早有两个彪形大汉冲了过来,抓小鸡似的架了郭丁山向门外拖去,吓得郭丁山大声哀求:“县长大人饶命,县长大人让我怎么说,我就怎么说。”看到郭丁山屈服了,王寅文笑着说:“算你识相。”然后对手下说:“既然郭丁山认罪,从现在起,不要再对他用刑了,同时给他点饭吃。”

    第三个带上来的是水云,同样戴着手镣脚镣,那沉重的脚镣和手镣压得她那瘦小的身躯几乎没法活动,是被两个壮汉拖进来的。王寅文走上前来,用一种淫荡的目光看着水云说:“早就听说严裕龙的义妹是貌若桃花,闭月羞花,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实为世间不多见的奇女子,我想,月宫上的嫦娥,传说中的妖精也不过如此。”水云把头一扭说:“你这个无赖,事到如今,要杀要剐随便。”王寅文说:“看来你是不会在悔过书上签字的,但我王寅文也不会杀你,那样岂不浪费了老天爷给你的这副迷人的姿色,实话告诉你,现在有人指控你被共产共妻和许多男人睡过觉,犯**罪,此事可否属实?”

    听了王寅文的话,水云双目怒视,把一口痰吐到王寅文的脸上说:“你这个丧尽天良的魔鬼。”可是王寅文并没生气,他擦去脸上的痰,淫笑着说:“我今天没有时间和你在这浪费口舌,再过两天你就会知道敢和我王寅文作对是何下场。”随后叫来龙威、龙武兄弟,趴在兄弟二人耳朵边小声嘀咕了半天,只见龙威、龙武兄弟脸上同时显出一阵淫笑,齐声说:“妙,大哥这招实在是太妙了,我们兄弟二人这就去龙尾堡找郭明瑞安排。”

    郭明瑞召集严裕龙和龙尾堡的几个长者到他家议事,严裕龙来到郭明瑞家,只见马云起和村中几位长者也都在座,郭明瑞给严裕龙看茶让座,然后郑重地说:“今天把村上几位德高望重的长者叫来,是要和大家商量一件有关水云妹子生死的大事。县长王寅文派人来说,目前龙尾堡闹农会被抓的人只要在悔过书上签字,再交上一些罚金都可以释放回家。在三个**分子中,只有郭丁山在悔过书上签了字并宣布脱离共产党,只要再交十五块大洋就可释放,大家都知道,丁山手里没有钱,这钱由我郭明瑞给垫上,谁让我们都姓郭呢。”说到这,郭明瑞叹了一口气说,“可是那李瑞理、水云死不认罪,应被砍头,李瑞理被砍头已是板上钉钉的事,但王县长念水云妹子是女人,又是裕龙兄的义妹,本想从轻发落,可对水云妹子这样的**若不发落,省上自然要进行追究,因此提出水云在农会中被共产共妻,和多个男人**,可由龙尾堡按对**女人的处罚,让她骑木驴游街。”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