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落花时节第7章(7)

时间:2021-01-11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阿耐 点击:

    宁宥呆若木鸡,翕合着嘴却说不出话来。而电话那头也是无话,似乎刚才真的已经将一辈子的份额透支光了。

    很久,宁宥以颤抖的手指按断了电话。她的脑袋一片空白。

    郝聿怀终于做完作业,窜出书房。见妈妈雕塑似的坐在床沿,就跑进去大喊一声:“妈!”

    宁宥被惊醒,想笑一下,却什么心情都没有。手机提示有短信也懒得去看一下。郝聿怀惊问:“妈妈,怎么了?吓坏了还没恢复?”

    “你帮妈妈看一下短信。”

    郝聿怀拿起手机熟练操作,然后读出来,“报告一个好消息,简宏成和我近期结婚。谢谢你上回救了我的命,让我终于能等到这一天。陈昕儿。”

    宁宥不禁长喘出一口气,这就是答案了。“帮妈妈回一条:恭喜。你应得的。”

    “这种话不是要加个百年好合什么什么吗?”

    “你加吧。”

    “恭祝百年好合,喜结良缘。你应得的。”郝聿怀一边打字,一边嘀嘀咕咕地念出来。

    “对,对。”宁宥一直想微笑,一直想跟其他同学一样吐一口气说你们终于尘埃落定,可怎么都说不出来。心里非常乱,知道不应该,却有针扎一样的感觉在渐渐地弥漫。

    “妈?要我喊爷爷奶奶过来吗?”

    “不用。我们各自睡觉。晚了,很晚了。妈妈不开心,需要安静会儿,对不起。”宁宥强笑着站起身,勉强走稳了,闯进主卫。

    郝聿怀看着主卫的门,犹豫了会儿,轻轻关上主卧门出去。他收拾好自己的卫生,轻手轻脚抱着被子睡在堵住大门的沙发上。他觉得他现在有责任保卫妈妈——

    而在主卫的宁宥则是看着镜子中自己的脸,心里越来越惊恐。她忍不住掩紧自己的开衫,仿佛如此便可遮住自己的内心,不让暴露。她才发现她还有一颗与表面不太一样的内心,这很可怕。

    好在什么都没发生。宁宥转身背对镜子,反正明天便是结束,不会有任何伤害,对任何人。她站直身,放心走出主卫,回到她的生活。只是心里有些空落落的。

    屋子已经微调到睡眠状态,周遭都是黑暗。宁宥小心地打开儿子的房间,却有声音从背后传来,“妈妈,我在这儿。”

    宁宥一惊回头,“你怎么……噢。”她明白过来儿子的意图,不禁笑了,心也暖和了。她走到长沙发边蹲下身,看见儿子露在被子外面的脸似乎特别的孩子气,可他却正做着很男子汉的事呢。她忍不住想伸手摸摸儿子的小脸,可郝聿怀义正词严地道:“士可杀不可摸脸。”

    宁宥只得缩回手,笑道:“谢谢灰灰保护妈妈。”

    “嗯,应该的。妈妈,别想爸爸了,想也没用,他回不来。”

    “唔?”

    “你别担心,往后我会分担家务的,今天我学会装保险丝了,不难。以后这种事我会来。”

    “好,拜托你。”

    “是真的,别不当回事。”

    “当然是真的,妈妈很当回事。谢谢你,灰灰。”

    “不用谢。妈妈,以前外公去世后,你怎么帮外婆的?”

    “唔……好像家务活大多是妈妈做的,还得管着你舅舅。”

    郝聿怀听了就将头钻进被窝里不肯出来,“哎哟,真不好意思,我才做了多少哦。可我比你当时大四岁,而且我还是男人哦。”

    宁宥由衷笑着替儿子拉好被子,拍拍儿子的屁股道:“你还可以努力。妈妈睡去了,有你看着门,我能睡得很安稳。”

    听着儿子被子里拱出来的咿咿唔唔声,宁宥回去主卧。可走进门,眼泪唰地下来了。百感交集。

    陈昕儿那边此时正是阳光灿烂。她受到简宏成助理的电话之后,有的放矢地发了两条短信出去,除了宁宥回复是恭喜她,她家里的回复却是问她什么时候回去办酒席。陈昕儿不知道,简宏成没提起,助理也没提起那回事。显然,简宏成不可能办什么酒席。陈昕儿不知怎么回复才好,索性又是闷声不响做只缩头乌龟。反正越洋电话贵,已经对她失望透顶,放弃她好几年的她爸妈不会电话追着不放。果然,她爸妈这就没了下文。

    陈昕儿满心不是滋味,想找个谁说说,可能找谁呢,认识的她一直躲避着,躲得别人已经不想理她,宁宥当面说不要再见她。而不认识的,她该怎么跟人介绍故事的来龙去脉呢,她羞于说出口,所以她来加拿大后并不热衷打入华人社交圈,只默默过自己的小日子。她的交际圈已经缩无可缩,只剩下一只手数得过来的几个人。她找不到人说话。

    陈昕儿面部表情地在厨房做等会儿招待律师的茶点,忽然接到田景野打来的电话。“陈昕儿,我这个电话打得很冒昧,对不起。可你爸妈电话半夜找到我,他们着急。”

    “谢谢你,田景野,我爸妈可真会乱来。”可陈昕儿说不出其他。

    田景野只得直接问:“你要结婚了?跟班长?”

    “是的。他跟我商量了一下,我通知一下我爸妈。”

    田景野觉得陈昕儿说话的语调怪怪的,绝无喜悦。“恭喜你,早该这样,我们同学早等着你们这一天。你也该出来见见我们了。”

    陈昕儿不禁眼圈儿一热,“真的吗?”

    “你们俩的事大家都清楚,班长从不隐瞒。但孩子都生了,你们又男未婚女未嫁的,我们还是希望你们在一起。即使班长对你没什么感情,这样结婚了也好,以后你也不必再说什么妾身未分明,别再把自己的头埋在沙堆里装鸵鸟,出来做个正常人,对谁都好,尤其是对孩子。”

    陈昕儿脸上红一阵白一阵,又是尴尬,又是点头,“是的,是的。可是……简宏成也是这意图吗?”

    田景野差点儿晕倒,“你们没商量好?好吧,等班长通知我的时候,我也问问他。你呢,向周围太太们学学,别人是怎么对待老公的。边打边学。”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