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落花时节第7章(4)

时间:2021-01-11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阿耐 点击:

    两条狗与她久别重逢,亲热得缠住她不放。简敏敏也是将包一扔,坐在地上与狗又亲又抱,检查它们全身有无受伤。

    保姆等了会儿,见人和狗都稍微平静了点儿,才小心地道:“张总让我等您一回家就通知他,如果您允许,他要来拜访。”

    简敏敏两条眉毛顿时竖了起来。对比前儿家中遭埋伏,今天张立新连直接上门都不敢,还要她允许一下才来拜访,前倨后恭,无非因了简宏成。事实已经摆在她面前,即使她再不信任简宏成,此刻也只能吧嗒一下倒向简宏成的那一边。起码,简宏成能保护她不受伤害。

    简敏敏让保姆打电话恩准张立新上门,她自己接通简宏成的。“老二啊,张立新要来找我,你说他想对我怎么样啊,会不会绑架我逼你交出对他不利的证据啊。你快派个人过来保护我。”

    简宏成却道:“你的事,我问妈了。对不起,我以前对你不了解。”

    “这不废话吗,这种不要脸的事我还能骗你?你说吧,张立新来了怎么办。”

    “公平地说,你和张立新一起拿走的厂子是你们应得的。我以后放弃追讨,让老三也不再烦你们。等张立新来,你自己跟他谈交易吧,他现在手头紧,这个月银行贷款的利息没钱还,正到处找钱。你可是块肥肉,你自己当心。”

    “等等,你什么意思,我听不懂。”

    “呵呵,就是说,我放过他,也放过你。但你们共同拥有一块能卖钱的老厂地皮,张立新正缺钱,你要当心你们两个为那块地皮自相残杀。你要是杀不过他,尽管找我帮忙。不过我还是建议你去老妈家里给爸爸上柱香,也原谅他了吧。上一辈人观念与我们不一样,可真要说卖女儿倒还不至于,再说你也可以在心里放下,以后可以轻松一点儿做人,对你更好。”

    “我搞不懂你。”简敏敏将手机扔了,不要再理神神叨叨的老二。如此好心绝非简家人的风格,因此神神叨叨背后必然掩盖着什么阴谋。但简敏敏现在没空去深想,她得休整一下严阵以待张立新的上门。两个都不是好鸟——

    简敏敏坐的单人沙发背着大门,可只要稍微侧一下脸,便可看见窗外人来车往。简敏敏看着窗外繁花似锦的□却心烦意乱,张立新要来了,可她心中没把握。即使两条狗贴在她身边拱卫,她依然心中没底。

    终于等到张立新从远处步行过来,衬着娇嫩的春花与鲜亮的新叶,简敏敏看着不由自主地惊道:“老张这么老了?你看他肥肚皮像半只砀山梨,以前肩膀很挺,现在也跨下来了,走路那叫有走相吗,啧啧,要不是披着张老贵的皮撑起点儿精神气,晚上可以去广场找退休老太跳交谊舞了。”

    保姆吊起脖子也往外看,“张总一直这样啊。”

    “没,前几天还没,怎么看着忽然老那么多。”

    保姆摇头撇嘴,“才不,前几天张总还感冒着,眼皮虚肿得像只核桃,今天看上去恢复了,还比前两天精神呢。”

    “怎么会?”简敏敏疑惑地看着走近的张立新,怎么看,怎么觉得张立新身上的精气神仿佛已经走了下坡路,整个人已经暮气沉沉。似乎……很容易打击。“也是,五十多岁了。”

    “已经保养得算好了。”保姆不屈不挠地坚持发表自己的反对,同时忍不住看一眼女主人显得比同龄人苍老的脸,但这个她可不敢说出来。

    简敏敏这回没答,紧紧地盯着张立新消失在窗边,而门铃声响起。她这才坐端正了,拿起一本杂志悠闲地翻看。

    张力军此来,虽然身体比前几天时的强,可全没了前几天的气势。他进来直接坐到一侧的长沙发上,有些焦躁地道:“想怎么样?”

    “谁想怎么样谁?”简敏敏连眼皮子都不抬一下。

    “你们姐弟想怎么对付我?”

    即使简敏敏双手拉住,两只狗还是看着张力军很是躁动。简敏敏没搭理张力军,而是扬声对保姆道:“你把狗狗牵走吧,今天用不着它们镇场子了。”

    张力军脸色难看,却忍住不说。

    简敏敏一直拿余光瞄着张力军,见此心中窃喜,更是气壮山河起来。“老三是局外人,别把他扯进来。我和老二嘛……嘿嘿。”

    张立新抱头闷声不响了会儿,也没抬头,道:“不管你们怎么对付我,我跟你通报一下公司的情况。这个月的银行贷款利息我拿不出钱还,明天是最后期限,如果明天仍旧还不出,以后问哪家银行贷款都没戏了。没贷款的话,公司只有眼看着倒闭。情况就这样了。等公司一倒,你我一起完蛋。”

    “嘿,这不是老二刚电话里告诉我的吗。你公司该抓抓内奸了,老二怎么什么都知道啊。你还真别跟我哭穷,贷款利息还不出?你把手头房子卖掉,够你还几个月。”

    “我的房子都抵押贷款了。只有你名下的房子还没动。但公司如果破产,你也是股东,你逃不了。”

    “你想逼我拿出钱来支援你呢,还是逼我答应你卖掉老厂那块地皮?老二说你肯定得来打我财产的主意,果然又被他料中。但我不这么想。你要是管不下去了,你退出,我们的股份换一换,你拿四十,我拿六十,公司以后我来管。公司名字也得换一下,什么新力旧力的,以后就叫敏敏集团。而且这事也由不得你,你不退出就坐牢,通过报关公司行贿海关和偷逃增值税什么的,还有其他老二没跟你说的,都够你坐牢,你坐牢公司反正只能我来管了,明摆着的,你没选择。你只能选择退得主动点儿,还是退得难看点儿。选吧,我没别的意见了。”

    说完这些,简敏敏有前所未有的扬眉吐气感:喝,不怕你走,不怕你不管,你就是把全部亲信都拉走,一个都不给我留,这么大一个厂我也接得住。有我简家老二!

    张立新又是闷了会儿,抬起头严厉地道:“你别逼我,把我逼得走投无路,大家都没好处,我先把老厂那块地卖了,让你们谁都沾不到手。”

    简敏敏觉得张立新那叫外强中干,她毫不示弱地拍着沙发护手道:“你卖啊,你有胆卖啊。你只要有个风吹草动,我麻利背材料去公检法司报到。我说到做到。”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