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落花时节第7章(6)

时间:2021-01-11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阿耐 点击:

    “我又不是盯你。你做你的,我做我的。”

    “你肯定在背后盯着我,我有芒刺在背的感觉。我没法专心啦。”

    “前阵子我一直坐这儿,你不是好好的?”

    “不一样,前阵子爸爸被抓,我得照顾你,才让你呆在书房。”

    宁宥不禁觉得好笑,想揭发前阵子儿子不敢一人睡觉,到她屋里打地铺的事实,可作为妈妈,她忍住了。她笑着起身道:“还以为你怕一个人呆着又不好意思说,我急你所急才主动涎着脸要求蹭书房呢。行,让给你吧。”

    郝聿怀老气横秋地道:“看来我们母子需要加强沟通。”

    宁宥噗嗤笑了出来,“我巴不得你跟我沟通呢。可每天吃饭时间都是我撬着你牙齿让你开口说话的呢。”

    “这要怪妈妈菜做得太好。当然这是马屁。”

    宁宥笑得连电脑插座都拔不下来,正想回话呢,忽然停电了。“怎么回事?对了,电热水器正开着,烧掉保险丝了?麻烦,我看看去。”

    郝聿怀压着嗓门道:“会不会像报纸上说的,有抢劫犯故意拉掉我们的电,等我们开门出去找原因,他们就趁机冲进来。他们知道我们家现在爸爸不在。妈妈别出去看。”

    宁宥顿时遍体生寒,站在那儿不会动弹了。以往简单不过的换保险丝这种事儿,虽然大多数时候是郝青林在做,但郝青林不在的时候宁宥也是拿手。可等郝青林一不在,事情立刻变味。她看着黑暗中儿子善良的眼珠子,真想靠到儿子身边去壮胆,可又做不出来,只好摸到移动电源先点亮LED手电,呼叫物业。

    直到确认来者是物业职员,宁宥才敢战战兢兢地开门。她的紧张,自然是落在身边的郝聿怀眼里,因此郝聿怀紧张地跟出门去,试图保护妈妈,他将跆拳道的招术在心中默背如流。

    物业扳下闸刀,打开保险丝一看,保险丝好好的,另一只也是完整无缺。物业觉得可能问题在屋里的空气开关上。等物业将闸刀扳回,郝聿怀却发现他家的灯亮了。“咦,好了?”

    郝聿怀很开心问题快速解决,宁宥却惊得更是暗流冷汗。“会是谁进楼层配电室做了手脚?”

    物业也奇道:“什么都没坏啊。要不明天白天等电工来再瞧瞧,我不是专职电工。”

    宁宥心里嘀咕,可也只能送走物业。等回到屋里,她将所有临时照明工具都找出来,又与郝聿怀一起奋力将长沙发推到门边,紧紧抵住大门。郝聿怀一径惊问怎么回事,宁宥等做完了,才坐下喘着气道:“有可能是谁稍微将保险丝盖子拔出一些,造成接触不良而停电。那保险丝盖子不是我拔的,要不然现在也有答案了。唉。”她不禁想到寡妇门前是非多,原来还真有人无耻到欺负只有妇孺的家庭。宁宥忐忑得胡思乱想,可又不敢让儿子知道。

    可郝聿怀怎么会不知,他紧张地道:“妈妈,我今晚就睡这张沙发上,我守门。”

    宁宥想了会儿,“不用,你去做作业,作业做完,干脆我们去住宾馆。到时我会请保安护送我们下楼。”

    “好。”郝聿怀郑重地进书房去,过会儿又蹦出来,“妈妈,我建议你拉条电线通到门上,门是铁门,谁要是在门上使力就会触电。”

    “外面很容易就能让你断电。比如刚才。”

    郝聿怀泄气,又回书房。

    宁宥手软脚软地坐门口沙发上发呆,思索这蹊跷事究竟什么原因,谁是黑手,接下来还会出什么幺蛾子。她的手机却响了。她设的铃声是一段《葬花吟》,可在此时此刻寂静的房间里,这手机声响得突兀,响得诡异。宁宥全身的肌肉都绷紧了,紧张得几乎站不起来,似乎面临摊牌。她跌跌撞撞地奔去卧室抓到手机,手机叫声却停了。她也不知该喘口大气,还是该继续提心吊胆,还没等她想通,电话又响,惊得她差点儿跳起来。等看清屏幕显示“班长”两个字,她不禁又气又急,愤愤接起,“干什么,干什么?”都忘了平时绝不接简宏成电话的誓言。

    “你怎么了?谁在欺负你?告诉我。”

    “没事。”

    “怎么会没事,你说话声音完全是颤抖的。那混蛋的案子影响到你了?”

    “不是,我挂了。”

    “别挂,你要是挂断电话,我立刻让律师上门连夜替你解决问题,要不然我不放心。还是你不方便讲,旁边有人在威胁你?我让人上门。你别怕。”

    “没有,都没有。”虽然简宏成并未出现在面前,也没派人上门,可宁宥心里稍微平静了点儿,“请教一个问题。这个……刚才家里忽然断电,可请物业来修,却发现闸刀和保险丝都好的,再将闸刀扳回,电却通了。你说,是有人偷偷怎么了我家一下,还是电路出了什么问题?”

    “以前有没有出现过类似情况?”

    “以前都是郝青林在解决。”

    “我问一下电工。你别慌,手机设定到110,有响动立刻报警。”

    “不用你问了,我公司里有更专业的高工。”

    “我想到一个情况,如果电路接触不良,空气潮湿的情况下,很可能短路一下,可又不会引发跳闸,只要闸刀开关一下就好。你那儿今天潮湿吗?”

    “嗳,还真很潮湿。希望是这个情况。改天得拿个万用表回来查查了。”

    “那就不用担心了,实验课动手能力差的人很要命。查电路的事也让别人来吧。”

    宁宥脸上不禁似笑非笑。高中大学,她都是著名的高分低能,老同学都知道她。“谢谢。有事?”

    “想不到能一口气跟你说这么多话。几乎是一辈子的份额了。我明天一早飞上海,打算跟你谈一件事。希望你别拒绝。不是不得已,我基本上是信守为人基本道德,不会上门骚扰你的。”

    “什么事?”

    简宏成一时说不上来,闷了好一会儿,才缓缓地道:“跟你告别。”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