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落花时节第7章(3)

时间:2021-01-11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阿耐 点击:

    宁宥微笑着走进大楼,是这几天难得的好心情。熟悉的人不禁奇怪地看着她,唯有另一位副总工程师何总上来问:“这么高兴?”

    “有吗?最近我焦头烂额得很。”她看看附近没人,站了下来,“何总,正要找你说件事。七月份全系统会安排工控专家去美国的进修,听说还可以携带家属,我们集团的名额给我好不好?我顺便想带儿子看看学校。”

    何总忙笑道:“宁总找错人了,这事该宋总决定。”

    “我可没找错,宋总肯定需要倾听一下总工的意见。何总,届时不是你还能是谁呢。我竭力拥护,而且得提前拍好何总的马屁。”

    “哎哟,不敢当,不敢当,听说宁总才是第一人选。这年头不是说升官靠‘无知少女’吗,你一下占仨……”

    “全占了我也不是那料,我完全没心思加入对总工这个职位的竞争。何总,怎么样,七月的进修,就一句话嘛。我反正押宝押你这儿了。我最近是真煎熬死了,你看我家里出那事,我担心儿子应付不来,影响心理健康,一心想给他换个环境。这事全拜托你了。”

    “呵呵,宁总又客气了。宁总,宋总那儿,拜托你多多美言。”

    “必须的!我把今年头等大事都拜托到的何总身上了,还能不尽力。”

    两人这才会心一笑,一起坐电梯上楼。宁宥晓得,背后打她黑棍的敌人少了一个。她既然不争,就得清清楚楚告诉对方。可这世道要命的是人跟人的信任度极低,你越是说不争,人家越是反着听,唯有将利益绑在一条船上,对方才能放心。

    但宁宥不会吊死在一棵树上。她此后寻找各种时机,下班路上,回家之后再约出来喝茶,几乎同样的对话,她将另外两个竞争对手也化敌为友了。事情一桩接着一桩,她忙碌得跟打怪白热化似的,没个休息的时候。

    晚上回到家,不禁站在院子里抬头寻找自家的窗口。小区里已是万家灯火,而她家的却是全黑,意味着没有一口热汤没有一张笑脸等着她,反而需要她去撑起全家的光亮。宁宥抱着单薄的自己发了好一会儿呆,叹口气想上楼去,才想起儿子还在他奶奶家呢,还得赶紧去接回来。宁宥只得拖起疲倦的身子往外走。她想到早年妈妈一天几乎十六小时开出租车,家务事都落在她小小的肩上。从小到大,她似乎一直在超负荷地承担,承担,承担,没个终止。这是不是她的命呢?

    宁恕上班时接到阿才哥的电话,约晚上一起吃饭。因此他一下班就赶紧赶去仓库区,取这两天的监控录像。来的次数多了,他越来越熟门熟路。

    宁恕买通的那个师傅一看见宁恕来,就主动递来香烟,并送上换下的存储卡。两人握手寒暄了好一会儿,才一起离开。

    可等宁恕走后,一个年轻男子从一条弄堂转出来,站在宁恕刚刚站的地方左看右看抬头看,没看出什么,便拍了几张照,走了。

    宁恕不知,他赶着去阿才哥的饭局。

    阿才哥看见宁恕很客气,紧紧握着手道:“你可总算来了。”

    宁恕忙看一眼手表,“我还早到呢。”

    “我心急。来,先喝茶。宁总,新力集团张立新张总这两天可能正式问我借第一笔钱。我还是第一次做这么大笔的,最怕触犯到什么法律条规的,结果钱收不回来。你得给我把关。”

    宁恕笑道:“阿才哥客气,我当然是知无不言的。不过现在只想到一条,利息如果超银行的四倍,万一新力想赖账,可以打官司否定合同,你会很被动。”

    阿才哥一拍手道:“我最担心的就是这个。来,请坐,请坐,我们边吃边谈。我是大老粗,可我现在不想拿刀子棍子上门讨债,我不做流氓。我要怎么做才不留把柄?我这儿已经有三个方案,你替我看看。”

    宁恕转身时候背着阿才哥的马仔们使了个眼色。阿才哥虽然浑身上下都是粗线条,一只脑袋却灵光得搽满润滑油的万向节一样,立刻唔地一声,示意其他人都退下,屋里只留他和宁恕。

    宁恕等门关上,才笑道:“阿才哥,你的方案先搁一搁,让我先说,省得我胆小,看了你的方案就不敢再张嘴。可我实在是喜欢我这几天想出来的主意,一定得向阿才哥献宝才行啊。”

    “这么客气,再谦虚我要找地洞钻了,你才是大秀才啊。请坐请坐。”

    宁恕却不急着坐,即使屋里才两个人,他还是附耳轻轻说出他设计的方案。阿才哥听得又惊又喜,都忘了需要装一下斯文,一拍大腿,左一句粗话,又一句粗话,表示大大的赞同。

    宁恕说完,直起身看着阿才哥笑。阿才哥却还在直着眼睛回味,回味了好一会儿,才握拳道:“我操,还真一点不犯法,而且……”见宁恕将手指竖在嘴唇上,阿才哥连忙刹住车,轻轻笑道:“好手笔,大手笔,一环扣着一环啊。果然是有文化的,厉害,厉害。”

    宁恕微笑道:“这种方案能想出来的很多,但如何走钢丝一样地把握时机处理好每一步的落点,并扎实地落到实处,让对方逃不脱,估计这世上没几个人能做到。阿才哥是我见识过的唯一一个。”

    “宁总,我怎么谢你?我不傻,你这套方案是由着我的性格想的,你没少费心血。你必须对我提个要求,否则我夜里都睡不好,不能欠着兄弟的情过夜啊。”阿才哥抓着宁恕的手不放。

    “让我想想,可不能便宜了阿才哥。”

    两人一齐大笑。阿才哥这才放包厢外的人进来吃饭。

    那天,张立新几乎是才放下简宏成的电话,便立刻布置将保姆领两条狗一齐送回简敏敏的别墅。简敏敏第一时间获得消息时还在去宾馆的车上,她不禁看一眼手表,估计距离简宏成打那个电话威胁张立新才不到半小时。如此之快,可见张立新心中之惧怕。简敏敏不得不在心中重新评估与家中老二的关系。肯为了她两条狗拿出对张立新几乎是一刀致命的对策,是不是她的血泪经历起了作用?

    为了试探,简敏敏暂时不走了,留下来好好计算了一晚上,第二天问简宏成要去香港的专车,再让简宏成替她定香港的房间三天。居然,简宏成一五一十地照做,尤其香港的房间定在文华东方,而且简宏成全额替她支付了房费。简敏敏又想相信,又担心这是简宏成设下的圈套,心里更加纠结,连出去逛街购物都没兴趣,在屋里猫足三天就回家了。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