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那年夏天

时间:2021-04-21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罗四 点击:
那年夏天


 
1
  忘不了,忘不了,忘不了你的错,忘不了你的好……我又在听这首歌了,听到这旋律,我就想起你家巷子里那棵梧桐树,站在树下透过花墙正好看见那排落地窗,窗玻璃永远一尘不染,你就站在窗前,抱着一本书,白裙子,黑头发,脸颊浮起的酒窝……这一切真像昨天的事。
 
  绍琪站在思清路21号门牌下,打量着铁栅门后这个没有任何标志的小院,紫藤花架下的滑梯、跷跷板、秋千,墙面上漆的图案是小鹿斑比和它的朋友兔子与臭鼬。
 
  这明明是个幼稚园,哪里是什么青旅。
 
  路上走来一个女人,牵着一个五六岁的小男孩。绍琪向她询问:“你好,我在找一家眺海旅舍……”话音未落,她发现自己被抱住了。
 
  “小夏老师!你回来啦!”抱她的是那个小男孩,仰着头望她,笑容灿烂。
 
  “认错人了!对不起!”女人一面拉开小孩,一面尴尬地道歉。
 
  绍琪笑着摸摸男孩的头,说:“他把我当成他的老师了吗?”
 
  女人支支吾吾:“你要问眺海旅舍?没错,就是这里!”
 
  不等绍琪道谢,那女人就牵着孩子飞快地走了,好像想躲这个地方越远越好。
 
  绍琪走进小院,心头泛起一种异样的感觉。
 
  外头明明天气晴好万象明丽,这里给人的感觉却像是一帧抽去颜色的老照片,花、树、那些童趣盎然的设施,处处堆积着湿润泛黄的薄暮气息。
 
  跨过门栏,一楼黑木柜台前,坐着一个短发女人。
 
  “有预订?”她抬头看了眼绍琪,相当冷漠地问。
 
  “姓董,订了十天单人间。”
 
  办好手续,短发女人把钥匙给了她:“206。”
 
  二楼的四道走廊正好连通成一个四方形,206号房在东南角。
 
  她把背包放在门边的床铺上,这间房设施简单干净,铁架床、写字台、小小的窗。十五元一天还是划算的。
 
  她打算出去走走。
 
  沿走廊绕了一圈,在拐角暗仄处又看到一道窄窄的、暗道似的楼梯,绍琪冒险似的踏了上去,楼梯尽头有一道门,窄、暗,不仔细看,很难发现。她推开门,眼前一亮。
 
  天空湛蓝,天台辽阔。她几步奔上去,碧蓝的大海和码头呈现眼底,海上的轮船汽笛声声,咸咸的海风扑面而来。
 
  天台没有人,只有一座孤零零的玻璃顶小木屋。
 
  真是奇怪的构造。
 
  她走近几步,透过白色的窗帘,隐约看见窗台上的花,栗色的书架,蓝色的床单,床边的摇椅,非常舒适的屋子。旅馆网页上为什么没有这间房的照片呢?
 
  绍琪下楼的时候,大厅里多了几个人,沙发上坐着一个花白胡子的胖老头,一个穿黄色T恤的年轻人,还有一个正翻着旅游小册子的俏丽少女。住青旅的人都是自来熟,立即相互招呼了起来。年轻人小朱是个背包客,年长的丁叔是个批发水管零件的业务员,少女叫吴欣桐,是第一次出门旅行的大四学生。店里目前就住了他们几个。
 
  晚上欣桐约她出去吃晚饭,绍琪欣然答应。
 
  两人找了近一小时,才找到欣桐想吃的“许记”,那是一家坐落在巷子里的小饭店,正赶上饭点,店堂里坐满了人,人声嘈杂。绍琪拉着欣桐在一张桌子旁坐下,对面已经坐了一个黑衣男人:“先生你好,请问我们可以和你拼桌吗?”
 
  饭店里有一瞬间安静下来,她觉得所有人的目光都聚焦在自己和欣桐身上,之后仿佛幻觉一般,嘈杂声又起,再次恢复之前的景象。
 
  男人肤色苍白,脸型瘦长,眉宇间有一层淡淡忧色,极易予人印象。他点点头,表示随意。
 
  她俩点了一桌菜,对面那个男人笑了:“你们两个小姑娘能吃这么多?”他面前只有一碗花生汤,相形之下很寒酸。
 
  “你也吃一点我们的。”欣桐把蚵仔煎和鱼丸向他那里推。
 
  男人微微一笑,摇摇手:“老许家最出名的是花生汤,比名店做得好。”两人依言点了花生汤,果然香滑浓郁,喝下去胃里说不出的舒服。
 
  “你是本地人吗?”欣桐问。
 
  “是,不过,我离开很久了。”
 
  两人吃完饭,招来老板买单,老板却一直摇手,表示不用付账了。他憋出一句生硬的普通话:“你们是许先生的朋友,所以免费招待!”两个女孩诧异地望着那男人。
 
  男人微微一笑: “你们随他吧,一顿饭而已。”随即披上外衣,走出店门,消失在人潮中。
 
  她们回旅馆的路上突然下起了雷暴雨,两个女孩顶着外套在雨里跑起来,差点撞到路口左拐的双层巴士,巴士一个急刹,甩起大片水花。绍琪瞬间恍惚起来,好像是自己坐在巴士第二层的窗口,也是这样的雨幕,这是这样的急刹,红裙女孩爬起来踉跄冲向江边,蓝衣男孩追上去从后面抱住她,女孩伏在他怀里痛哭,而她,只能在窗口呆呆地看……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