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龙尾堡(二)

时间:2019-04-24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严步青 点击:
龙尾堡(全文在线阅读)  >  二


  几只乌鸦发出“呱呱”的叫声在头顶盘旋,另有几只站在旁边一棵枯死的老槐树上,发疯般对着拆庙的人发出凄厉的鸣叫,仿佛是对拆庙人发出最严厉的诅咒。恐惧和不安的气氛开始在人群中蔓延。
  严裕龙和邱鹤寿清理完坑中的土,发现挖出的石板上还刻着字,显然是一副对联,上联为“拆庙者家遭大难”,下联为“下挖者命丧黄泉”,横批为“就此住手”。这文字让本来已经心怀恐惧的人们更是不安,那些老人上前拦住严裕龙说:“裕龙贤侄,收手吧。”严裕龙微笑着对老人们说:“各位乡亲,开弓没有回头箭,还是那句话,只要能给龙尾堡打出一眼好井,我严裕龙不怕遭报应,请各位大叔后退几步,我和鹤寿要撬开石板了。”
  严裕龙和邱鹤寿费了好大的劲才把石板撬开一条缝,随着众人一阵惊叫,只见从缝隙中蹿出一黑一白两条蛇,黑蛇粗壮,白蛇纤细,两条蛇出了石板的半截身子直直地挺着,盯着严裕龙不停地吐着长长的舌头,一股阴气顷刻间在人群中弥漫,众人无不被惊得毛发倒竖并四处躲避。
  面对那一黑一白两条直挺挺地冲着自己吐舌头的蛇,严裕龙同样被惊得毛骨悚然,可是他并没有把内心的恐惧显在脸上,随手拿过一把铁锨对着那两条蛇大声呵道:“我不管你们是庙中的神灵,还是墓中的鬼魂,法宇大师说我是富贵之命鬼神避之,庙是我拆的,而且还要继续挖掘,有什么你们就冲着我来吧。”
  一阵阴风忽然穿过巷道,几个旋风卷起的尘土迷住了人们的眼睛,被那两条蛇吓得退到远处的众人认为这是神灵对人们发出的警示,回过头用恐惧的目光看着严裕龙和邱鹤寿。却见那两条蛇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悄无声息地消失了。
  那块三尺见方的石板被移了开来,露出一道斜坡通往地下洞穴,显然是一座古墓。严裕龙向邱鹤寿要了一大碗酒,喝了一大口喷入洞中,然后把辫子往脖子上一甩,冲着众人大声喊道:“大家退后,让裕龙下去一看。”惊得那些老人们大声喊道:“裕龙不可。”邱鹤寿把一条狗拉了过来,建议先把狗放进去探探情况,却见那狗吓得夹了尾巴,腿软得一下子瘫在地上,嘴里发出令人恐惧的“呜呜”的叫声。
  严裕龙在众人惊恐的目光中走入墓道,随着墓道中传来“咚”一声,就听墓穴中的严裕龙大声喊道:“哎呀。”众人的心一下子提到嗓子眼,邱鹤寿更是拿了把铁锹准备进入墓穴。就在人们为严裕龙的安危揪心之时,却听到墓穴中传来严裕龙的声音:“我没事,只是滑了一跤。”众人悬着的心这才放了下来。
  过了大约一袋烟的工夫,墓道中传来脚步声。严裕龙不但平安地走了出来,而且手上还多了一个西瓜大小的坛子,一出墓穴就对众人大声说道:“果然是一座不同寻常的古墓。”人群于是一阵骚动,纷纷猜测着坛子中到底装有什么东西。面对龙尾堡人的追问,严裕龙说:“坛子封着,我也不知道里面到底装着什么。”众人喊道:“赶快打开让大家一睹为快。”看到大家焦急的神情,严裕龙笑着说:“好,我这就让大家一睹为快。”说着把坛子向地上一摔,随着“咣”的一声,白花花的船形银锭一下子散落一地。围观的人们一下子惊得目瞪口呆,继而又开始猜测墓洞中到底有多少装满银子的坛子。王媒婆更是情不自禁地大声喊道:“老天爷呀,也不知严家祖先哪辈子积了阴德,龙尾堡的好事怎么全让严家赶上了,严家这下子又发啦……”
  “凭什么说这些银子就一定属于严家,这些银子应该属于我们郭家。”人们回过头,只见郭鸿昇和郭明瑞带着一群郭姓村民走进人群。严裕龙正要上前答话,却被邱鹤寿抢先一步迎了上去:“不知郭先生此话从何说起,严家人在严家的地里挖出的东西自然应该属于严家,莫非郭先生连这块地属于谁家都忘了?”
  面对邱鹤寿的讥讽,郭家父子一点也不生气,郭鸿昇更是用手捋了捋下巴上的那撮山羊胡子,慢条斯理地对邱鹤寿说:“不错,这块地现在是属于严家,可是鹤寿贤侄别忘了,这块地十几年前属于我们郭家,是我们卖给严家的,可是我们只卖了地面上的东西,这地面下郭家的祖坟我们可没卖啊。鹤寿贤侄,你和严裕龙现在掘了我郭家的祖坟不说,难道还要抢走祖坟里的东西?”郭鸿昇进一步辩解道。
  “噢,老叔的意思是说当初你们郭家缺钱,把村西头的祖坟给卖了,只是没卖坟墓中祖宗的遗骨。”邱鹤寿看着郭鸿昇轻蔑地说道,“可是据我所知,你们郭家的坟地在东坡头,并不在这村西头,莫非你们郭家有两块祖坟,两个祖宗?”邱鹤寿的话,把周围的人都惹笑了,人们不约而同地想起了龙尾堡有关郭家姓氏来源的传说。“你……你……”郭家父子想不到邱鹤寿竟敢嘲弄他们,气得说不出话来,儿子郭明瑞更是上前拉住了邱鹤寿的领子,却听到一个冰冷的声音:“明瑞请自重。”郭明瑞抬起头,发现严裕龙正用犀利的目光逼视着他,锐利的双眸中隐隐地透出一种威慑,郭明瑞不由放开拉着邱鹤寿领子的手,气愤地说道:“邱鹤寿,你欺人太甚。”
  “如果卖地不卖这破庙下面的坟墓,那么这些财宝应该属于我们马家。”就在郭家父子和邱鹤寿为争这些财宝几乎动手之时,人群外传来另一个声音,人们转过脸,只见龙尾堡中的另一个大户,那个整天手中牵着狗,肩上驾着鹰,一天到晚斗鸡赛狗,推牌九打花牌,游手好闲的败家子马云起走入人群。此人天生不务正业,吃喝嫖赌,生性轻浮,最喜拈花惹草,只要有钱、有酒、有女人便诸事不管,坐吃山空挥霍着祖宗留下的那份丰厚的家业。
  马云起挤进人群来到郭家父子和严裕龙、邱鹤寿面前,嬉皮笑脸地说:“龙尾堡众乡亲可别忘了,村西头这块地本属于我马家,是家父早年和鸿昇叔推牌九时输了钱,把这块地赔给了郭家。按鸿昇叔刚才讲的卖地只卖地面以上,不卖地下祖坟的说法,那么这古墓的主人应该是我马家的祖宗而非郭家的先人,这墓中的财宝也自然理应属于我马家。至于裕龙兄带人挖了我马家祖坟,按理说应该和我马云起有不共戴天之仇,但我马云起觉得做人还是应该大度一点,此事我就不再和你们计较,把你原谅算了,只是这些银子应归我马家,这事裕龙和明瑞你们就别和我再争了。”马云起的话,一下子把郭家父子推到了十分难堪的境地,可郭家父子并没有生气,而是表现出一副幸灾乐祸的神情看着严裕龙。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