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杀人者是谁(2)

时间:2011-05-14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那多 点击:

  事后欧阳承私下对别人说,这一定是寇风找来的托,否则不可能完成这样的魔术。流言多了,张团长亲自动问寇风,寇风却笑而不答。

  不知不觉间,寇风在幻彩团里的地位,全面超越了欧阳承,两人之间的关系,也从一开始的微妙,渐渐转为众人皆知的对立,甚至相互拆台。由于欧阳承人长得帅,变纸牌魔术时很有气派,也颇受欢迎,所以尽管张团长更看重寇风,但对两人之间的矛盾,一直能压就压,能调合就调合,并不打算把其中一个开除出团去。

  可是事情,终于还是走到了无可挽回的一步。

  幻彩团所有的成员都住在团里统一的宿舍里,重要的成员都有独立的屋子,次要一些的就几个人合住一间。而欧阳承和寇风,都是住独立居室的。

  二零零五年初春的一个晚上,欧阳承揣着一把水果刀闯进了寇风的房间,但当时寇风不在,为他开门的,是寇风漂亮的女助手黄芸。黄芸出现在寇风的屋子里,这并不奇怪,团里每一个人都知道他们的关系。

  那天寇风邀请了张团长和另外两个团里的人,准备搓一晚上的通宵麻将,算算时间差不多了,他去楼下的超市去买了几包方便面。等他重新回到宿舍的时候,发现门大开着。

  他推开门,却看见客厅里,黄芸倒在血泊中。旁边坐在地上的欧阳承,满脸满身的血,手里还握着滴血的刀。

  寇风吓得倒退一步,正好撞上走进门的张团长。

  “杀人啦!”两个男人大声叫嚷起来,惊动了其它团员,很快就响起了女人惊恐的尖叫声。

  欧阳承一刀捅在黄芸的心脏上,女孩当场因失血过多而休克,死在了医院的急救台上。

  欧阳承坐在地上愣了住有几分钟,缓过来抬起头,众人已经把他团团围住。

  他把刀扔下,大叫着“不是我,不是我”想要夺路而逃的时候,警笛声已经快到门前了。

  欧阳承被当场抓获,整件凶杀案在认定上没有问题,尽管他死不承认,依然很快被判死缓。

  这件事让寇风受了很大的刺激,不久就不顾团长的苦苦挽留,离开了幻彩魔术杂技团,不知所踪。同时失去两个当红的台柱,虽然张团长很快又引进了一位魔术师,依然免不了票房的一落千丈,从之前的蒸蒸日上大有盈余,变成了现在的苦苦支撑。

  让我下定决心去找欧阳承的,是张团长告诉我,他事后才知道的一个小道消息。

  魔术师和漂亮女助手有绯闻是常见的事情,寇风也并不避讳和黄芸的关系,两个人时常出双入对。可是,和黄芸相熟的几个小姐妹却说,在出事之前一段时间,她和寇风之间的关系似乎出了点问题,反倒是有几次看见黄芸和欧阳承在一起,看两人的眉梢眼色,已经不仅只是暖昧,还没等找个机会私下里问问黄芸,就出事了。

  如果黄芸甩了寇风,转投欧阳承的怀抱,照理该是寇风气急败坏,怎么会是欧阳承动手杀了自己的情人呢?

  不过欧阳承是在行凶当场被抓获,凶器也是自己家里的水果刀,证据确凿。他直到被警察带走,还一直叫喊着自己是冤枉的,水果刀前一天就已经不见被人偷走,并说寇风才是真正的凶手,不过这一切都无济于事。在场十几个人都看见,刀握在他的手上,黄芸的血喷了他一身。

  听张团长讲述这些的时候,我遍体发凉,心脏却剧烈地跳动着。

  真是熟悉啊!

  “请坐。”欧阳承沉着地对我们说。

  他穿着蓝白条纹的病号服,很瘦。他长得很像电影明星金城武,胡子拉菈,眼窝深陷下去,眼睛炯炯有神。

  “坐,随便坐。”他再一次微笑着说。

  我和寇云对望了一眼,看来和他的交流会很困难。

  “我们已经坐下了,欧阳承先生。”我说。

  “你看过魔术吗?”他并不在意刚才的失语,微笑着问。

  我注意到他两只手的手指从我们进来的时候就一直不停地颤动,这句话说完,他的右手就忽然多了一幅牌。

  他的手指转了转,这幅牌背向我们形成了一幅扇面。他把左手也举了起来,那儿也有一把扇面状的牌。

  他把两把牌重新收拢,两手相向,做了几个经典的拉牌动作,然后将牌摆在桌上,顺手捋成一条长龙。

  “请挑一张,不要被我看见。”他彬彬有礼地说。

  寇云伸手去抽,被我拉住。

  “我来。”说着我随意抽了一张牌。

  方块七。

  “现在请把这张牌插回去。”

  我把牌插了回去,欧阳承把长龙收起,眼花缭乱地切了许多次,然后对我说:“你来切一次。”

  我照着他的话,在三分之一的地方切牌。

  他笑了笑,把切好的牌再次展开成长龙,然后从中间轻轻捻起一张,翻开。

  方块七。

  “是这张吧。”

  寇云刚才看我抽了这张牌,这时正要惊叹,就被我撞了一下,把话堵了回去。

  “不是。”我肯定地说。

  “不是?”欧阳承看着我,眼睛里仿佛多了点什么东西。

  他低下头去看牌,这次显得有些犹豫。

  他又抽出一张牌。

  梅花八。

  “这张也不是。”我微笑道。

  在我们进病房前,欧阳承的主治医师对我们说了一句话。

  “欧阳承现在很自闭,他完全活在自己的世界里,所以你们大概没办法从他嘴里问出想要的东西。”

  欧阳承的确很自闭,从我们进来到现在,他视而不见,或者说,在他的眼里我们只是道具。他仿佛还是幻彩魔术杂技团的当家魔术师,正在对台下的观众表演魔术。如果我照实说,我抽的牌的确是方块七,他肯定会继续他的表演,玩出下一个魔术。

  虽然有一个魔术师当面表演给我们两个看,但我们可不是为了这才来的。

  不让他顺心如意地表演下去,不老老实实做一个完全配合的道具,这就是我打破他自闭的方式。

  我想如果在正式的演出中,要是碰到我这样的刁顽观众,一个合格的魔术师肯定会有化解的办法,可现在欧阳承是一个精神病人。他自顾自的表演被打乱了,潜意识里前进的思维突然撞上一堵墙,这让他明显无措起来。

顶一下
(1)
16.7%
踩一下
(5)
83.3%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