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被揭下的通缉令

时间:2011-02-24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那多 点击:


四、被揭下的通缉令


  十点四十分。

  雨点从一开始的稀疏,变得渐渐密集起来。

  在这样闷热的夜晚,冰凉的雨滴打在额头和背脊上,本应是相当爽快的,可是站在黑夜里的我,却觉得这冷冷的雨并不是打在我身上,而是一点点敲进我的心里。

  “你有硬币吗?”我问寇云。

  她摸出枚一元硬币,默默递给我。

  我走向不远处的投币电话亭,寇云突然问我:“哥,要是他不来怎么办?”

  我没有回答,径自把硬币塞进投币孔。

  究竟是什么阻挡住了他?

  拨过去,铃声只响了两下就断了。是被摁掉的。

  我心里就像被重锤狠狠击打了一下,梁应物竟然不接电话!

  我怔怔地从电话亭里走出来,突地两道强光打过来,晃得我眯起了眼。

  我一惊,然后才看清,那是一辆急停下来的出租车。

  一个人推开车门走出来,正是那个让我心情坐了回过山车的混帐梁应物。

  “干嘛不接电话?”我劈头问他。

  “这个时间,区号是广州,只有你打的。我已经到了,何必多此一举。”他撑起一把长柄伞,慢悠悠地回答。

  居然这个时候还要摆绅士派头……

  “怎么这时候才到?”我恨恨地问。

  “飞机误点,这很正常。”梁应物很轻松地答道。

  我斗鸡一样看了他很久,终于忍不住笑出来。

  梁应物也笑了,扔了个小包给我。

  我接过拉开拉链一看,里面是一叠钱。旁边还有一个手机,没记错的话是他从前淘汰下来的。

  我什么都没和他说,但他已经料想到我此时的处境。

  看厚度,至少也有一万元。

  “这么多?”

  “好也,可以再去吃麦当劳了。哥,你这朋友真好。”寇云不知什么时候凑上来,看见这叠钱眉开眼笑。

  “要还的。”梁应物快速补充了一句。

  真是个以煞风景为乐趣的家伙。

  “你什么时候又多了个妹妹?”梁应物看看寇云,问。

  “这事一两句话还说不清楚,还是先把住的地方落实好再说。”

  我和寇云这时已经被雨淋得湿透,总不能在大街上和梁应物聊几小时。

  在便利店买了些换洗的内衣,我们找了家小招待所开了两间房住下,条件不太好,走道狭窄灯光昏暗,一开房门是股怪味,有地毯的消毒水味,有不知哪里发出的霉味,还有下水道的臭味。

  不是舍不得钱住好点的宾馆,而是稍正规些的地方都要求提供身份证,我和寇云现在都没这玩意儿。再说警方如果下了通缉令,小旅馆也没有这么快收到。

  女人对脏的承受力永远要低于男人,所以寇云一进自己屋就洗澡去了,我则在隔壁把怎么碰上她的事告诉了梁应物。

  “哦,那她就这么赖上你啦?”梁应物问。

  我还没回答,隔壁就传来她的大叫:“赖上啦就赖上啦。”

  我吓了一跳,这里的隔音真是太差了,看来得压低声音说话才行,不知另一边有没有住人。

  “这丫头人挺不错,就是有时候比较疯。”我苦笑着说。

  “你现在是泥菩萨过江自身难保,居然还有闲心扶老携幼。”梁应物不以为然地说。

  我笑得更加无奈,寇云就像块牛皮糖,粘上来就扔不掉了,我还能怎么样,赶她走,还是自己逃走?好像哪一样都挺难做到。

  “这事怎么处理你自己斟酌,你的案子究竟是怎么回事?上次电话里你说得太简单,我从侧面了解了一些,最好你再详细说一遍。”梁应物不再和我讨论寇云,把话题转到我身上背的这宗血案上。

  我低声把这件事的经过,以及所有能回忆起来的细节完完整整地给梁应物说了一遍。在我讲述的时候,梁应物一言不发,神情冷峻。

  说到一半的时候门铃响了,寇云裹着浴巾站在门外,让我小吃了一惊。

  “怎么不穿衣服?”

  “脏死了,洗了解晾在浴室里,明天就会干的。”寇云毫不在意地趴倒在一张床上当听众,两只白生生的小腿翘在天上。

  我只好不去管她,对梁应物全部说完后,直勾勾地看着他,接下来该他告诉我,从别的渠道他都了解了些什么。

  “这件事不简单,有很深的背景,恐怕我帮不了你太多。”良久,梁应物说出了这么一句话。

  我无声地点了点头,对事情的复杂性我在看守所里苦苦等待的时候,就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

  “在接到你的电话之后,我通过好几个关系,想把你先保出来,可是……这个案子被压住了,公案部成立了专案组,动不了。”

  “专案组?”我瞪大眼睛问。

  “是的,虽然你这个嫌犯被当场抓住,但很快还是成立了专案组。我打听不到其中的内情。”

  “抓到我却还成立专案组,这么重视却没有立刻来广州把我押解到北京?”我皱起眉头,这其中的确很蹊跷啊。

  “是的,如果是一般的凶杀案,我肯定可以想办法介入调查,但是这个杨宏民凶杀案的调查组是全封闭的,不透半点风声。我通过机构里航天方面的专家了解到,这个案子可能和杨宏民的专业和职务有关,有非常高的保密等级。可是我们机构的那些专家,因为研究方向的关系,和国家航天系统里的那些专家一向不对路,所以也了解不到进一步的情况。”

  “那么郭栋呢,他怎么说?”

  “我最先打电话过去的时候,他拍胸脯说一定要帮忙。可是我第二天开始就找不到他,手机始终关机。他的同事说他出任务去了。”梁应物微微摇了摇头,显然对郭栋相当失望。

  我也叹了口气,想起来和郭栋也不算相交很深,不能指望人家出死力相帮。

  “你这一越狱,这事情就没办法走正常渠道解决了。”梁应物说。

  我不由得转头看了眼支着脑袋听故事的寇云,不是她拉着我,我还不一定这么痛快就跟着跑了出来。

  “老实呆在里面你就能走正常渠道解决了?刚才听你这么说好像也不地嘛。”寇云嘟着嘴说。

  梁应物听她这么说倒不生气,反而点头说:“那倒也是,比起被关在里面动弹不得,起码你现在主动些。如果能查清楚是怎么回事,就是越了次狱也能洗干净。再说看守所和真正的监狱还有所区别呢。你现在有打算了吗?”

顶一下
(1)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