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寇家村异常事件

时间:2011-08-07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那多 点击:

暗影38万 > 十一、寇家村异常事件


  青山绿水大太阳。

  “我说,快到了吧。”我高一脚低一脚跟在寇云身后气喘吁吁。

  “哥,你不是说走山路很行的吗?”寇云一向缺乏尊老爱幼的美德,幸灾乐祸地回头笑我。

  这是湖南境内一处不知名的山坳,早上九点多我们徒步离开一个名叫王家沙的村子,现在看看表已经是下午四点十分。寇家村就在前方某处。

  小丫头思乡的情节一发作起来简直没法收拾,整天哼哼叽叽,熬不过只好遂了她的心思,陪她一起回家看看父老乡亲。

  我问她我算什么身份去。

  “你是我哥呀。”她瞪着我说。

  晕了,那岂不是还要拜见爹娘?这……有点乱。

  先前出发的时候她问我:“要走很长时间的山路呀,得有点心理准备哟。”

  我满不在乎的跟她说没问题。这可不是说大话,都市人里我的体力算是出类拔萃的,冒险可也是件体力活,记得那一次在尼泊尔的原始森林里走了几天,还是在我精神状态极度恶劣的情况下呢。

  可没想到跟着寇云走山路实在是比自己走累许多。她归心似箭,自打从王家沙出发,踏入了这一方的水土,脚底下就像安上了弹簧。我们走的是野到不能再野的野径,其实我基本上看不出有小路的痕迹。更多的时候我们沿着小溪前进,深深浅浅,一些地方是要淌着水才能走过,寇云却无视脚底障碍,我简直觉得她轻盈地像只大蝈蝈。

  如果是按着我自己的节奏速度,走这点山路不至于让我这么累,可是要跟上寇云,就得付出双倍的力气。

  还有一个原因,我背上的包要比寇云背上的重。重很多很多。

  “哎呀,你怎么忽然停下了?”我眼冒金星低着头看脚下的路,冷不防寇云忽然停了下来,差点撞上她。

  “这次回去,我想把我哥寇风的事情告诉爹娘,这就快到了,可是想到怎么开口,又忽然有些害怕。”

  寇云当日留书夜奔,虽然是因为对花花世界的向往,不过最直接的动因,是寻找逾期不归的哥哥寇风,她写给家里的信上也是这么说的。这次回去,家人嘘寒问暖的同时,少不得要问起这件事。

  寇风的音讯是知道了一些,可是伴随着这音讯的,却是更大的凶讯。这也无怪乎小丫头近乡情怯。

  可这件事情我又有什么办法,只好对她说:“那你就先别对家里说,就说没得到你哥的消息,这本来也很正常。而且嘛,毕竟这案子还没结,说不定还有变数。”

  寇云稀罕地叹了口气,说:“变数,还能有什么变数,就是变也不会往好地方变。这次不说,下次总要说,难道还能永远瞒着他们吗?”

  “可是现在毕竟没了解到全部情况,事情的来龙去脉有太多缺失的地方。你长辈问到很多关节,你都不知道,不是更让他们纠心?”

  “或许不用过多久,我就会见到哥哥。我想问问爸妈,到了那时候,我应该用什么样的态度面对他啊。”

  别看寇云平时嘻嘻哈哈,贪玩起来不知轻重,其实性格中还是有倔强决然的一面。她的亲生哥哥此时至少是杀了两人的残忍凶手,这一切带来的种种压力,她都藏在心里,掩在表面的嘻笑胡闹下面。这一次突然提出要回家看看,怕是下了决心,要告诉家里寇风的消息。像这样传承了许多年的家族里,恐怕还有森严的族规,对寇风这样的败类,就是法律拿他没办法,也有自己的处置方式。

  跟着寇云又走了不多远,她向前一指,对我说:“看见没,前面那块凸起来的大石头,像不像一只蹲着的蛤蟆?小时候我妈告诉我,这是神兽,老天降下来守着村子平安的。我就问她,为什么不派只好看点的来。”

  几分钟后,我们站在了蛤蟆神兽的脑门上。向下望去,眼前一片开阔。这是一个坡度平缓的山谷,溪水从蛤蟆的脚边流过,注入底下的一个小湖里,湖周围错落有致地搭建了几十间木屋。此时太阳已向西倾去,但湖上仍旧金光粼粼,风从背后吹来,这真是桃花源一般的地方。

  这种文人墨客式的风骚感叹其实最不实在,我第一次去丽江古城的时候也感慨说如果就此住下该有多好,其实真住的时间长了,就会觉得这个不方便那个也没有,怀念起上海的灯红酒绿来。像我这样的俗人,其实只要在这寇家村住上十天八天,清气消磨殆尽,要空调要煤气的俗气就要冒出来了。

  我正在这儿大发哲理感慨,寇云却“咦”了一声,手足并用从石头上滑下,顺着缓缓的斜坡向村里跑去。

  我见她神态不对,连忙跟上去,下石头的时候差点崴到脚,跳了几下,连跑连喊:“慢点儿,怎么啦?”

  “没有烟啊,这个时候,怎么会没有烟啊!”寇云脚步非但没有慢下来,反而跑得更快了几分。

  烟?我一边跑一边琢磨。看见前面寇云太阳下拖得长长的影子,忽然醒悟。

  是炊烟。

  这个时候已经快五点钟,寇家村这样的条件,吃晚饭总得提前两小时煮饭烧菜,现在就该看见炊烟了。

  顺着坡往下跑的时候,我再一次向寇家村望去。

  没有炊烟,没有在室外活动的村民,刚才我觉得这里很安祥,而现在的感觉,是寂静。

  有点让人心悸的寂静。

  寇家村是个小村子,与世隔绝。外面世界的前哨站王家沙村离这里,虽然不能说十分遥远,可是外面的人在寇家村没有亲戚、没有朋友、没有熟人、更没有经济往来,所以根本没人会走几十里山路来这儿。寇云和我说过,白天寇家村每家每户都是不关门的,到了晚上,为了防山里的野兽,才会把门关起来。可是现在,寇家村每间木屋的门,都是关着的。

  门是从外面关上的,挂着古式的长方型铜锁。

  寇云已经来回在小小的寇家村里跑了两圈,没有一家例外。现在这个村子里,只有我们两个人!

  寇云满脸都是汗,身上的T恤也湿透了,脸色煞白。她站在湖边,大声地喊:“爸爸,妈妈,二伯……”声音在山野间回响,惊起了远处林中的几只飞鸟,没有人回应她。

顶一下
(4)
66.7%
踩一下
(2)
33.3%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