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凑上来的神秘妹妹

时间:2011-01-13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那多 点击:

三、凑上来的神秘妹妹


  一个星期前我还是一名记者,有一种好听的说法叫无冕之王。一个星期之后我成了一名逃犯。

  以后该怎么办?

  我还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一点主意也没有的时候。

  怎么当时就跟着他们一起跑出来了?这可和跟着别人后面闯红灯不一样,从众心理害死人啊,这一跑谁还信你没杀人啊,还多一条越狱的重罪。

  可难道让自己再回去自首?这又不太甘愿,好不容易才站到自由的阳光里,以前从来没觉得风轻轻吹在脸上是这么的舒服。

  我心里犹豫挣扎,对此后何去何从拿不定主意,人也看起来有些彷徨难耐。我这时正在一所公共厕所门前,这样子的徘徊,给人的感觉是想进又不敢进,很快就有一些人把怀疑的目光投了过来。

  “叔叔,旁边那个画着烟斗的才是男厕所。”一个好心的小学生跑过来对我说。

  “啊,哦哦唔唔。”我这才意识到自己是在女厕所门前磨蹭,却没办法一本正经和这小孩子解释,只好跑的远一些。

  可爱的小朋友这么一闹,看我的人更多,让我很想就此抱头鼠窜。但是不行,还要忍下去。我憋着让自己尽量不去看女厕所的方向,心里大骂寇小丫头怎么可以把一个厕所上这么久,她在里面玩起了过家家吗?

  “哥。”我正装作低着头观察两只合作无间搬食物的蚂蚁,一个让我大松口气的声音传来。

  我抬起头,就明白了自己为什么等了这么久。

  我们两个人在看守所里关了这么些天,逃出来之后整个形象比乞丐好不了多少。我是男人,又粗枝大叶惯了,刚才在厕所里洗了把脸,又用水把头发往后一拢,拿十根手指当梳子稍微理了几下就算完事,耗时三分钟,可寇云是女孩子,还是个长得不错的女孩子。

  曾有个女性朋友告诉我,女人早上起来耗在自己脸上的时间两小时并不算多,这样想来,尽管没有用什么化妆品,寇云花这点时间打理几天没管的仪容,并不过份。

  牢房里的光线不好,刚逃出来那会儿惊魂未定,寇云更是跑到头发都被汗粘在脸上,现在这么一看,她好像长得比不错还要好一点。

  她大概把头发都洗了一遍,湿湿的散着,弯弯的眉梢和细挺的鼻尖上还有水珠,一双眼睛狡狤灵动,见我这样打量,嘴巴笑成弯月,露出尖尖的小虎牙。

  “走啦哥。”她伸手挽住我往前走。

  其实以她飞扬跳脱的步伐,应该说是拽着我往前走。

  只是没走几步寇云就松开我,皱着鼻子说:“你身上的味道好难闻。”

  “你也好不了多少。”我反唇相讥。

  “哪有!”她狠狠地瞪了我一眼,别过脸去。

  看她这般的神情,我在心里嘀咕,莫非她还真认我做哥了?

  两个人嘻笑着走了一段,看到一个免费公园,很有默契地一齐折了进去。这是个老公园,走不多远就是个有坡度的小林子,树干粗大,枝繁叶盛,隔绝了阳光。

  走在林子里的小径,我们两个都沉默了下来。

  寇云在一条青石凳上坐下,她腰里好像别着什么东西,弯腰的时候硌着了,用手略微扶弄了一下。

  我早就看出她腰上鼓出一块,既然我们两个的关系好像很亲近的样子,就出言问她:“那是什么东西?”

  寇云把手伸进衣服,将那东西拔出来递给我。

  我的手一沉,心脏剧烈地跳了一下,顿时觉得手有些发软,险些没扔在地上,第一反应把头飞快地往两边转,看有没有人在旁边。

  好在这是夏日的午后,公园里没什么人,这个小山丘的林子里,就我和寇云两个。

  这是一把枪,还带着寇云的体温。

  “哪儿来的,这不是被兔唇抢去的吗?”我压低声音问她。心情紧张之下,浑然没想到兔唇只是我给那大汉杜撰的外号,寇云可不知道这是指谁。

  “咦,你也是这么叫他的吗?”寇云瞪大了眼睛,好像我和她给兔唇起了同一个外号这件事,比手上这乌黑的枪还重要一般。

  我抓着枪摇了摇:“问你这个呢。”

  “不是兔唇的那把啊,我看这东西比刀什么的厉害多了,地上有一把,就顺手捡啦。看以后谁敢欺侮我。”寇云露出得意的笑容,仿佛做了一件很棒的事,摇着尾巴等我表扬。

  我晕的看她的眼神都涣散了,忙定了定神,说:“不行,这东西不能拿。”

  寇云的小脸立时苦了下来:“什么呀,要还回去呀?”

  “你知不知道这东西代表什么?”

  寇云无辜地大力摇头。

  我叹了口气,说:“警察丢枪是很严重的事件,本来我们越狱已经够严重的了,拿着枪的兔唇肯定是重点缉捕的对像,没想到你也拿了一把,这绝对是自找大麻烦呀。拿着枪的逃犯,必要时是可以直接击毙的懂不懂?”

  看着寇云眨眼睛,我强调说:“击毙,就是打死!”

  “哎呀,扔掉扔掉!”寇云一下子跳了起来。

  “你才知道麻烦呀。”我盯着她看,把她盯到乖乖低下头,重新坐下来。

  还真像一个顽劣的妹妹呀。我不禁在心里这么想。

  不过我刚才讲的绝对不是危言耸听,希望警局的监控系统没有拍到寇云捡枪的画面,否则就大大的糟糕。如果公安系统真的完全发动缉捕我们,恐怕躲不了多久就得被抓住。

  我又不准备拿枪做大案,也不准备在警察发现的时候公然持枪拒捕,带着枪在身上,除了麻烦还是麻烦。

  “不能随便扔,还是埋掉吧。”

  趁着四周无人,我蹲下身子,直接拿枪做工具,在青石凳边的一颗大树下挖起坑来。至于枪是不是会挖坏,谁管它。

  寇云得了我的嘱咐,在旁边站岗放哨,以防被人发现。

  “喂,你捡枪的时候动作大不大,要是真被拍下来就糟糕了。”我一边挖一边说。

  “不大,绝对不大。再说那时候这么乱,有谁会在旁边拍照呀。”

  “小姐,你不知道有种东西叫摄像头吗,警局里装很多这种东西的。”我歪过头看她。

  寇云不好意思地摇头。

  “还有种东西这几年很流行的,叫针孔摄像,你要是不知道会很危险的。”

  “针孔摄像?和打针有关系吗?被扎到会不会很痛?”寇云一脸怕怕,看到我一副败给她的模样,不好意思地说:“哥,我从村子里出来不久,很多东西都不太懂的。”

顶一下
(2)
66.7%
踩一下
(1)
33.3%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