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庆功宴上灾星至 比武场中敌胆寒(4)

时间:2022-04-10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梁羽生 点击:


  金世遗一个转身,食指一弹,将后面的那两枝判官笔弹开,叫道:“取啬忝堑谋器吧,还有七招!”

  连家兄弟刚才甩手这一招名叫“飞管惊神”,飞出之后,中者立死,那知金世遗仅只受点轻伤,而且还把连城玉约两枝判官笔反弹回来,这一惊更是非同小可。连城宝飞身急上,接了两枝正向下坠的判官笔;连城玉却双足一顿,坐马立桩,接过了金世遗弹回来约两枝笔,饶是他用了千斤坠的功夫,金世遗那一弹之力,令他在接笔之时,仍是禁不住心头一震,虎口几乎裂开口这几招快如电光石火,惊险绝伦,连司空化、西门牧野、寇方皋等人亦自着得惊心动魄,紧张得透不过气来。

  金世遗应什他们两兄弟这三招点穴,已用了四种最深奥的武功。最初两招,他有意试探对方的强弱,窥察对方的手法,因此用“天罗步”的步法闪避,用“金钟罩”的功夫护身,不料到了第三招,连家兄弟使出了“飞管惊神”的运家点穴绝技,连“天罗步”也闪避不了,“金钟罩”也被戳穿,逼得金世遗再用上了毒龙尊者秘传的闭穴法,督脉才不至于受到损伤,而且最后还迫得他施展“弹指神通”的功夫,弹开了连城玉那两枝判官笔。要不然八脉一齐被点,“金钟罩”加上“闭六法”也末必应付得来!

  金世遗用的这四种功夫,寇方皋看出了三种,司空化和西门牧野看出了两种,场中能够完全知晓他所用的四种功夫的,有厉胜男一人。心中想道:“这四笔点八脉当真是天下最奇妙的点穴功夫,金世遗竟要空手让他们十招,未免过于轻敌了。”

  连厉胜男这样深知金世遗本领的人,此时看了三招,亦已为他暗暗担心,其他的人更不必说了。呼延旭在场边叫道:“甘兄,照武林规矩,即算是长辈和晚辈过招,最多也让三招,你让了三招已尽被了,何须定要让足十招!”

  金世遗笑道:“你不知道。我这两天没有洗澡,身上痕痒,这几管破笔,戳在身上,等于替我抓痒,正是舒服得很呢!”“来,来,来!还有七招,快快动手!我等得不耐烦啦!”

  连家兄弟面色铁青,虽然他们划破了金世遗的一点皮肉,但连城玉的双簧被他弹开,若然真个按照名家较技的规矩,则他们早已应该磕头认输了。

  这两兄弟本来也已想认输,但一来他们若然就此认输,连家天下第一的点穴威名就将尽丧,二来金世遗与呼延旭一唱一和,说话刻薄之极,简直是毫不把他们放在眼内,这两兄弟素来骄傲惯了,在众目睽睽之下,这口气如何咽得下去?二来,他们也实在想看一看金世遗是否也懂得“四笔点八脉”的功夫,看看金世遗怎能“无中生有”的变出四枝笔来?这好奇的念头,甚至盖过了羞耻。

  两兄弟心意相通,这时他们各自站在金世遗的一边,忽地同声喝道:“姓甘的,你看不起这四管破笔,我们就再替你抓痒来啦!”四管笔同时出手,登时幻起了千重笔影,瞬息之间,一招之内,遍袭金世遗的奇经八脉!

  金世遗虽然口齿轻薄,故意令连家兄弟难堪,其实对他们却是不敢轻敌,幸而他在三招过后,对这“四笔点八脉”的手法已略窥藩篱,只见他在千重笔影之中,长啸一声,身形一晃,用天罗步法,走离方、奔坎位,恰恰在四管判官笔的交叉缝中穿出,在伤者除了厉胜男、寇方皋、司空化等有限几人之外,其他的人,休说看不清楚他们的招数,简直连人影地分辨不出是谁。

  连家兄弟四笔走空,第五招跟踪又到,这一招名为“天罗地网”,两兄弟踏着九宫八卦方位,一先一后,绕着金世遗如飞游走,四枝判官笔合成了一道圆圈,将金世遗四面八方的退路全都封住,这一招金世遗用天罗步法也闪避不开,但听得嗤嗤声响,四管笔尖,都点在金世这身上。

  观战的御林军军官都心惊胆战,哪知连家兄弟比他们吃惊更甚,他们的笔尖触及了金世遗的身子,竟似在油脂上划过一般,滑不留手,他们陡然间失了重心,险险跌倒,金世遗哈哈一笑,候的从连城宝身边掠过,将他们的第六招也避开了。

  原来金世遗应付第五招用的却是“沾衣十八跌”的功夫,这是一种上乘内功,功力越深,连肝越妙,以金世遗现在的功力,已胜过当年最擅长这种功夫的江南大侠甘凤池。但连家兄弟却也没有跌倒,足见他们不但点穴的手法精奇,本身的功力也已经到了第一流的境界。

  金世遗按着用“流云飞袖”的功夫拂开了连城玉的双笔,破了他们的第七招;跟着用弹指神通的功夫应付了第八招:连家兄弟忽地交叉易位,连城宝指东点西,连城玉指南点北,四枝笔到了中途,才突然逆转,一齐换了方向,使出了“四笔点八脉”中威力最大的一招“泣鬼惊神”,隐隐挟着风雪之声。但见连城宝的笔尖过处,点点血花随着它的笔尖飞溅,原来这一招连城宝运足了功力,乃贯笔尖,金世遗“沾衣十八跌”的功夫再加上金钟罩也防守不住,给他戳中了阴维脉的中陵穴。连城玉的功力稍低,双笔却滑开了,只撕破了金世遗的一片衣棠。

  金世遗“哼”了一声,叫道:“还有一招,你们就要看我的了!”连家兄弟已施展了威力最大的一招,而且分明点中了他的“中陵穴”,但仍然未能令他倒地,不由得心胆皆寒,两兄弟不约而同的使出了最后一招“笔阵纵横”,这是一招寓攻于守的招数,缩小圈子,先把本身防御得风雨不透,只要敌人欺身进逼,两兄弟就准备与他两败俱亡!

  这时观战的几百武士都伸长了频子,睁大了眼睛,要看金世遗是怎样“无中生有”,“变”出四枝判官笔来。金世遗陡的大喝一声:“让你们开开眼界!”他运用了佛门的“狮子吼”功,连家兄弟的耳边恍如响起了一个焦雷,震得他们魂飞魄散,与此同时,一股极阴冷的寒风也袭到了他们的面上,眼眶里就如有利针利入一般,不由得他们不闭了眼睛,他们那一招“笔阵纵横”的“笔阵”,登时散乱,就在这瞬息之间,金世遗双手一件,把他们的四枝判官笔都夺了过来,喝道:

  “睁眼瞧吧!”

  只见他两手各执一枝,双臂半屈,臂弯里又各挟着一枝,因为这种特制的判官笔长达三尺六寸,挟在臂弯里也仍然比普通的判官笔稍长,够得上用连家手法点到穴道的方位,金世遗一个大翻身,四笔齐挥,横拖过去,用的正是那一招威力最大的“泣鬼惊神”,只听得两兄弟同声惨叫,它们两兄弟的奇经八脉,尽傍金世遗挑了!

  原来金世遗之所以要先让他们十招,为的就是要俭学他们的点穴手法,他恨这两兄弟歹毒,而且他们是西门牧野最得力的手下,他们二人四笔相连,各大门派除了有限的几位大宗师之外,无人能敌,要除掉西门牧野就得先除掉他们,故此金世遗这一招也是毫不留情,先以“狮子吼功”震散他们护身的内家真气,一举破了他们的“笔阵”,继而就以其人之道反冶其人之身,以四笔点八脉的功夫挑了他们的奇经八脉,将他们的武功全都废了!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