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诀别魔头留秘笈 重来浪子负芳心

时间:2022-04-22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梁羽生 点击:
云海玉弓缘(全文在线阅读)   >   第四十六回 诀别魔头留秘笈 重来浪子负芳心

  金世遗刚要拉着她的衣袖,猛听得“喇”一声,谷之华抽出宝剑,一剑挥下,登时把被金世遗拉着的那半截衣袖削了。金世遗吃了一惊,想要施展弹指神通的功夫,将她的宝剑弹出手去,却又怕更得罪了她,稍一迟疑,只见谷之华已倒转剑锋,指着自己的胸口,说道:“你敢碰一碰我,我立即死在你的面前。”

  金世遗手足无措,急切间竟不知说什么话好,只听得谷之华按着说道:“从今之后你是你,我是我,彼此各不相关,只当以前没有相识一场!”语气神情,都冷到极点!金世遗调调说道:

  “你,你这是什么意思?你听我说,你听我说……”谷之华道:“你说什么话我都不能信你!”金世遗急得额露青筋,叫道:“之华,你定然是有所误会了!她,她……”他和厉胜男的关系,岂是三言两语所能解绎?连说了几个“她”字,竟然不知从何说起。谷之华听了畿个“她”字,越发恼怒,冷冷说道:“她都说了,不必你再说了!你再不走,我可要喊捉贼啦!”当真大声喊道:“妈,这里有贼,快来捉贼!”

  韩夫人和冯琳等人,听得屋内墙坍柱倒之声,早已赶来,厉胜男披头散发,恰懊从里面冲出来,韩夫人见是个陌生的少女,“咦”了一声,还未来得及问她是谁,厉胜男正在气头,拔出“裁云”宝剑,出手如电,“挡挡”雨声,登时把韩夫人那两口柳叶刀削断,冯琳大怒,绸带一挥,向她双足卷去,哪知厉胜男这柄宝剑乃是神物利器,比游龙剑还更锋利,当真是削铁如泥,吹毛立断,绸带虽然全不受力,冯琳又用了粘、卸两字诀,但给她的剑光一圈一划,便似化成十片蝴蝶,散了满地,只誊下手中的半段。

  翼仲年认得厉胜男是当年大闹孟家庄的那个少女,急忙叫道:“这是熟人!”冯琳手心扣了一把棋子,已经用“天女散花”的手法打出,冯琳的“飞花摘叶”功夫乃是武林一绝,何况是份量远比花朵树叶沉重的棋子,厉胜男虽有宝剑护身,后心的“风府穴”、左肩的“肩井穴”、右足的“驿马穴”仍然给她的棋子打中,幸而她已练成了乔北溟武功秘笈里“挪移穴道”的功夫,虽然疼痛,还可以抵受得住,冯琳听得翼仲牟的叫喊,还槟有五六粒棋子没有打出,厉胜男趁她未曾上,“搜”的声,身形疾起,有如怪鸟穿林,早已飞上一株大树,跳出花园去了!

  这时谷之华正在大呼捉贼,冯琳和韩夫人顾不得去追厉胜男,急急忙忙朝着声音的方向赶去,冯琳与金世遗打了一个照面,大吃一惊!

  要知金世遗是戴了人皮面具的,谷之华因为先听了他的声音才认得他,冯琳和韩夫人见了,却不免骤然一惊。

  谷之华跑到了她义母前,再也支持不住。倒在她的怀中,全身发软,韩夫人将她紧紧揽住,又惊又急,低声唤道:“之华,之华,你怎么啦?”谷之华嘶哑着声音说道:“妈,你赶快和我离开这儿!”就在这时,远远传来了厉胜男“嘿、嘿、嘿、哈、哈、哈……”的冷笑声。

  冯琳同等聪明,一见谷之华这个模样,立即明白,断定这个人是金世遗,不由得怒从心起,将誊下的六七粒棋子一齐撤出,厉声喝道:“亏你还有脸来见我!”

  金世遗一声长叹,飞身疾起,越过墙头,今晚之事,已是无法解绎,他也只好走了!那几枚棋子碰着他的身体,他也没有防备,只是本身的护体神功自然生出反应,将那几枚棋子全部震落,由于不是着意施为,身体也感到一阵疼痛,但这一点痛楚比起他心上的创伤,那就简直不算什么了。

  厉胜男跑到了山边的小路上,金世遗追上了她。厉胜男冷冷一笑,停下步来,说道:“你老远的赶来襄阳,怎么不与你的心上人多相聚一会儿,却来追我作甚?”

  金世遗气得大失常态,双眼一睁,喘着气问道:“你到底和她说了些什么话?”

  厉胜男淡淡说道:“没什么呀,你喜欢的人我巴结她还来不及呢,还敢去得罪她吗?”金世遗喝道:“你到底说了些什么?”

  厉胜男慢条斯理的说道:“你这样着急,为什么不亲自去问她?”颐了一顿,忽地璞嗤笑道:

  “你放心,我对她是一番好意,对她说的话,全是为她着想的。”金世遗道:“到底怎么说?”厉胜男道:“我是向她讨喜酒喝的,我说,我三年前在孤岛上和你拜堂成亲,没办法请她来喝喜酒。

  我还劝她,结婚的时候最好多请几位武林名宿来作证婚,可靠一些!”

  金世遗气得七窍生烟,大骂道:“你、你、你、你真是……”厉胜男也双眼一睁,喝问道:

  “真是什么?”金世遗本来想说的是:“你真是不识羞耻!”被她一喝,话到口边,却又忍住,说道:“你真是太过份了,和我开玩笑也不该这样!那次我和你拜堂成亲,是在你叔叔的威迫之下,我和你不是早已说清楚只是做一对假夫妻,一回中土就应该以兄妹相处的么?”厉胜男扳起了脸孔道:“金世遗,你让不讲道理!”

  金世遗面孔铁青、忍住气道:“好呀,你还有什么道理?我倒要听听!”厉胜男道:“尽管咱们在孤岛上只是假夫妻,你总是和我拜过堂成过亲的不是?我只是实话实说,可并没有向她扯谎说是真夫妻呀!谁叫她末听我说完就跑开了,这怪得我吗?”

  金世遗给她一番歪理气得死去活来,半晌说道:“好,我再问你,那日在茶店里,我为你到镇上买衣服,叫你等我回来,你为什么不等?你是故意自行失踪的是不是?”厉胜男道:“不错!”金世遗怨道:“我有哪点对不住你?你、你、你……”他心中在骂厉胜男离间他和谷之华,但不知太过气愤还是另有顾忌,说了几个“你”字,竟然接不下去。

  厉胜男冷笑道:“你对得住我?你那日为什么骗我?说是替我去买衣服,却原来是去追邙山那两个小子,探问你的谷姑娘的消息,你当我不知道么?”

  原来厉胜男绝顶聪明,那日在茶居里碰见路白二人之时,她已瞧出金世遗神色不对,后来又在他的言语里听出破绽,早已起疑。因此金世遗一走之后,她也假作失踪,探听到了确实的消息,便立即赶来襄阳,比金世遗还要早到半天,金世遗到谷家的时候她早已躲在韩夫人的那间厢房里了。

  金世遗吃她问住。微感内疚,但立即又给怒火遮过,双眼瞪着厉胜男道:“即算我这件事瞒了你,你也用不着这样呀。好,我再问你,茶店里那对老夫妻是你杀的不是?”厉胜男道:“不错,是我杀了他们灭口的!反正他们都是六七十岁的老人了,我不杀他们,他们也活不了几年!”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