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解困扶危闻恶耗 伤情一怀旧上襄阳

时间:2022-04-16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梁羽生 点击:
云海玉弓缘(全文在线阅读)   >   第四十三回 解困扶危闻恶耗 伤情一怀旧上襄阳

  暂且按下唐晓栏与曹锦儿等人不表。且说金世遗拖了厉胜男,离开斗伤,向着距离最近的东门疾跑,街头上虽有巡逻的兵丁,但只见一团白影在他们的面前飞过,休说阻拦,连他们是什么模样,也未曾看得清楚。

  跑了一会,只听得厉胜男娇喘呼呼,金世遗放慢脚步,忽觉厉胜男的身子软绵绵的倚靠着他,金世遗道:“你怎么了?”厉胜男道:“走不动啦!”金世遗定睛一瞧,只见她双颊火红,目光呆滞,金世遗道:“你中了剧毒,又和那牛鼻子臭道士恶斗了半天,也实在太累了。不过,咱们这个模样,可不能找客店歇息,甚至在北京城里也有麻烦,只好到了城外,再找个合适的地方,给你疗伤。”一面说,一面伸开一条手臂,围着厉胜男的纤腰,几乎是抱着她跑路,厉胜男充满了喜悦,双眼忽地放出光茫,精神也恢复几分,但她却更放软了身躯,低下了头,靠着金世遗有力的肩膊,气息琳琳,发香缕缕,弄得金世遣颈项十分痕痒。

  前面忽有一个军官骑马而来,喝道:“什么人。给我站住!”原来这是一个派去巡视城门、刚刚回来的御林军军官,他认得金厉二人,看个清楚,大吃一惊,问道:“怎么,你们不是随司空统领去赴宴的么?”金世遣道:“不错,司空大人差我出城有事,借你的马一用。”不待这军官再问,立即将他掀翻,信手点了他的昏哑穴。

  金世遗扶着厉胜男跨上马背,两人合乘一骑,赶到东门,天刚蒙亮,城门尚未打开。守城的军官问他们要出城的令箭,金世遗哪有工夫与他纠缠,拔了厉胜男那把裁云宝剑,一剑将锁着城门的大铁锁斩开,再一掌将那军官打倒,迳自纵马出城。

  厉胜男好像越来越虚弱的样子,在马背上摇摇欲坠,金世遗扶着她,手掌紧贴她的背心,一面策马疾驰,一面给她推血过宫。到得天色大亮,他们大约已离城二十余里,那匹坐骑虽然是匹蒙古健马,亦已口吐白沫了。

  金世遣将手掌收回,问道:“可觉得好了些么?”厉胜男道:“好是好了一点,只是口干得要命,”金世遗回头遥望,说道:“这个时候。他们大约会分出胜负来了。”忽地叹了口气。

  厉胜男笑道:“你为着我,宁愿失了眼福,我实在很是感激。”要知瑕若是唐晓澜大战孟神通的话。那实在是武林中百年亦难一见的好戏,厉胜男最熟悉金世遗的脾气,当然立即便睛到金世遗叹气的由来。

  金世遗听她软语温存,心中所感到的遗憾登时烟消云散,也笑着道:“为着你的原故,我但愿唐晓澜能杀了孟神通!”

  厉胜男道:“不,我却但愿孟神通龙活下来!”金世遣道:“能够亲自手刃仇人固然痛快,但现在孟神通已是武林公敌,谁都想早日将他除去。你也不必固执着定要自己报仇了。”厉胜男摇了摇头,说道:“孟神通若是出别人除去,那还罢了,我却最不愿意唐晓澜将他杀掉。”

  金世遗默然不语,两人的意思,彼此都已明白。金世遗希望唐晓澜杀了孟神通,是想藉此而消除厉胜男对唐晓栏的敌意,但听了她这番话,若来她还是念念不忘祖训,只因为天山派的始祖和三百年前的张丹枫大侠有一段渊源,而张丹枫却是乔北溟至死不忘的仇人,所以承继了乔北溟衣钵的厉胜男,技成之后,就非得为师门雪辱不可。

  厉胜男道:“你若是怕唐晓澜,你尽可置身事外。”金世遗道:“我不是怕什么人,只,只……”厉胜男笑道:“只什么?嗯,我知道你的意思啦,你对唐晓澜那位宝贝的甥女,只怕是到了如今尚未能够忘情,哈,只、只可惜她现在已经有了心上人啦!”

  金世遗怒道:“你胡说什么?”厉胜男伸了伸舌头笑道:“一句话就惹得你生气了?好,我说错了话,向你认错好不好?我应该说,其实你也早已有了心上人啦!”金世遗给她挑动了心事,谷之华的影子倏地从心头掠过,厉胜男忽地咳了几声,呻吟道:“口干得更要命了,好像是要冒烟啦:”金世遗笑道:“谁叫你说了一车子的话?口渴活该!”话虽如此,但见厉胜男忍受痛苦的情状,却不禁暗地生怜,抬头一望,笑道:“那边似乎有一家人家,咱们过去讨点茶水喝喝。”

  厉胜男的目力不及金世遗,远远只见一团黑影,再策马走了一里多路,这才看清楚了,却原来是路边的一间茶铺。金世遗笑道:“正好,正好,不必向人家讨了。”

  北方这种路边的茶铺,多数兼卖酒食,金世遗系好了马,拉了厉胜男进去,管茶铺的是一对老年夫妇。这时,天亮了才不久,他们的门也刚打开了一会儿,便有顾客进门,这两夫妻又是高兴,又是惊奇。

  金世遗啡道:“有酒吗,给我打一斤酒,不,先例两碗茶来喝喝。”那老婆婆陡地一惊,似乎是害怕什么似地,吓得说不出话来,那老公公颤声说道:“大人请、请坐,我、我就去倒茶。”金世遗这才注意到厉胜男衣里上染有血污,心中想道:“这两位老人家兄我们是军官打扮,身上又有血债,难怪他们着慌。”

  金世遗取出一锭银子,笑道:“我知道有些公差,总是白食人家不给钱的,我们却不是那号人。这锭银子你先拿去,酒钱菜钱,慢慢再算。嗯,你可有什么送酒的菜?”

  这老头儿开了几十年的茶铺,还从未见过一个军官像金世遗这么和气的,他望着那锭白花花的银子,哪里敢接,连连说道:“没有这个规矩:没有这个规矩!你老赏面,肯到我的小店喝茶,我哪还能收你的银子?而且东西也还未曾端来,要是你老体恤我们,吃过之后,再随便赏几个小钱吧。”金世遗笑道:“你有你的规矩,我也有我的规矩。别人是先吃东西后付钱,我却是先付钱后吃东西的。你要是不收,就是把我们与那些鱼肉乡民、白吃白喝的混账王八蛋官差同样看待了,你先收下吧,待吃过了。冉慢慢算账不迟。”

  金世遗再三相强,老头儿只好先收下他这锭银子,说道:“小店可没有什么东西,只有昨天卖剩的一盘卤牛肉,拿来给你老送酒可成?”金世遗笑道:“成,成,我喜欢吃卤牛肉。”

  经过这么一来,那老婆婆的恐惧也渐渐消除了,金世遗和他们聊天,知道他们本来有一对儿女,女儿已嫁,儿子在五年之前被拉夫,到现在都没有消息口因此只剩下他们两者管这家茶铺,茶铺后进有一间小房,用门帘隔开,做他们的卧房。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