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庆功宴上灾星至 比武场中敌胆寒(2)

时间:2022-04-10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梁羽生 点击:


  “听西门先生的话,若是我们所选派的好手,西门先生大约尚未能放心,那就请西门先生亲自选拔如何?”

  西门牧野道:“论理我不该偕越,但我既负了皇上的重托,自该谨慎从事,严格选拔,亦是理所该当。就这样吧,请司空大人先把御林军的好手挑选一批送来,让我的弟兄和他们比试,要是谁能够在三十招之内不败,这个人大约也可以去得少林寺了。先挑选了御林军的,然后再挑选宫中侍卫。”

  西门牧野此等气焰,司空化先忍受不住了,立即冷冷说道:“我不自量力,也想向西门先生领教几招,看是能不能去得少林寺?”

  西门牧野怔了一怔,忙道:“司空大人与兄弟说笑话了,大人武功超卓,兄弟素来是佩服的,焉用再试?哈哈,莫非大人是有心要我献丑,较考我的功夫么?”西门牧野这时已自知说话招忌。想说笑几句,平息司空化的怒气,哪知司空化却板起脸孔,不声不响,来个默认。

  西门牧野下不了台,寇方皋正想劝解,忽见一个军官走了过来,同司空化施了一礼,说道:

  “统领大人,何须亲自下场,有失身份?卑职不才,愿受任何较考,也省得给人讥剌:说咱们御林军中除了统领之外,就再也没有人了。”说罢,直挺挺的站在席前,眼睛却盯着西门牧野。

  司空化听他一说,正中下怀,心里想道:“听说西门牧野武功甚为诡异,我也未必有把握胜他,不如就让此人试试。”便即笑道:“这位甘兄是新来的教头,柳三春的得意高足,内外功夫都已有了几成火候,西门先生可愿意赐他几招么?”这军官不是别人,正是金世遗。

  西门牧野“哼”了一声,小道:“柳三春是什么东西?他的弟子怎配与我比试!”但司空化极力推荐,他多少有点得于司空化的面子,“哼”了一声之后,见司空化面色越发难着,只得提高了嗓子嚷道:“无非大师,请来帮忙我选拔赴少林寺的人才。”

  一个披着黄架装的藏僧应声而起,此人是西藏黄教的高手,西门牧野叫他与金世遗试招,已经觉得有点委屈了他。不过,另一方面,他也是有心想显自己这边的威风,所以了把无非大师叫来。心里想道:“你司空化将此人郑重推荐,我且先扫了你的面子。”他估计无非大师用不了十招,准可以击便这个不知天高堆厚的少年军官.金世遗道:“好,我就先领教这位大师的武功,等下再请西门先生指点。”言下之意,竟是毫不把无非大师放在眼内。西门牧野冷冷说道:“你比试之后再说吧!”

  无非大师身材魁伟,足足比金世遗高出一个头,走下场中,以居高临下之势,俯视着金世遗说道:“你用什么兵器,亮出来吧!”

  金世遗笑道:“我的武功不拘一格,你用什么兵器我就用什么兵器。”无非大师心道:

  “好个狂妄的小子,这可是你自讨苦吃!”当下看了金世遗一眼,淡淡说道:“贫僧从来不用兵器,用的只是这一双肉掌!”

  金世遗道:“很好,那么我便使用一只肉掌奉陪。”无非大师练的是大藏掌血手印的红教秘传功夫,比金刚手铁砂掌等中原同类武功厉害得多,手掌一抬,立即有一股血腥味道冲来。金世遗纹风不动,望着无非大师那血一般通红的手掌笑道:“你的大藏掌功夫也算不错了。可惜还差一点火侯。”

  无非大师怔了一怔,心道:“这小子怎的识得我的功夫?”要知大藏掌血手印乃是黄教的秘传绝学,休说外人,即算黄教的高级喇嘛,也没有几个人知道,而金世遗竟敢说他火候末够,焉能不令无非大师吃惊。

  金世遗续道:“大职掌若是拣到最高境界,外表即与常人无异,现在你的掌心鲜红如血,抬掌便发出腥风,即是未能返归真,最多只有七成火候。”

  无非大师惊疑不定,说道:“不错,我只有七成火候,但你敢不敢挡我一掌。”金世遗笑道:

  “即算你炉火纯青,我亦不惧,何况七成?”

  无非大师手掌划了一道圆弧,喝声:“接掌!”居高临下,一掌便向金世遗头顶拍来,这大藏掌血手印若是给他印上了,立即筋酥骨散,血液中毒。不出三日,必定死亡。

  金世遗有意卖弄神通,竟不出掌相抗。只听得“蓬”的一声,无非大师掌挟腥风,搂头拍下,金世遗一个躬身,这一掌正好拍中它的背心,背心上登时现出一个大红手印。

  说时运,那时快,金世遗早已转过身来,喝道:“你也接我一掌!”无非大师这一掌被对方硬接下来,早已吓得呆了。金世遗喝道:“快快出掌,以你的本领,绝不能硬接我的大藏掌!”无韭大师这才发觉金世遗的掌心已堪堪就要接到胸前,翟然一惊,急忙出掌抵御,只听得“卜”的一声,双掌相交,如裂败革,无非大师的掌心破裂,紫黑色的血液泊泊而出,血手印的功夫已给金世遗破了,若要重练到目前境界,就得再下十年苦功。

  无非大师面色灰白,惊惶的神情简直不是言语所能形容,嘶声叫道:“你,你,你……你怎么使的也是大藏掌功夫?”金世遗笑道:“我不是说过,你用什么兵器,我就用什么兵器,你使什么功夫,我就使什么功夫吗?不过,你也不必惊慌,我虽然用的是大藏掌功夫,但却是纯正和平,不会令你中毒,你回去好生调养,性命可以保全。”

  原来金世遗融会正邪各派,又精研了乔北溟武功秘笈的上半部,上半部护的都是武学精义。

  金世遗一理通,百理融,除了最上乘的几种神功之外,其他的功夫只要一.见便会。不过,他也只是能发出大藏掌的掌力,却不能令受者中毒,即还未曾把大藏掌血手印学到十足。可是,无非大师也不知道练到炉火纯青之后究竟如何,还以为是金世遗掌下留情,只用掌力破了他的功夫而保留他的性命。当下哪敢多说,急忙就走去找一间静室疗伤。

  无非大师仅仅与金世遗对了一掌,立即便受重伤,在伤边观战的几百武士都吓得目定口呆,要不是他们亲眼看见,简直就不敢相信这个貌不惊人,仅是武林中第二流人物柳三春的弟子,竟然有这等功夫。

  司空化惊疑不定,别人不知道柳三春的底细也还罢了,他是早就从南宫乙口中知道柳三春不过是擅长绵掌而已,绵掌与大藏掌这两种功夫其中毫无共通之处,而金世遗却竟然用大职掌的功夫打败了无非大师,实是难以解释。司空化这时对金世遗的来历不禁大大起疑,但他这时正要金世遗替他的御林军挣面子,自是不便立即盘问。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