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神功力斗修罗掌 妙药难消往日嫌

时间:2022-04-14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梁羽生 点击:
云海玉弓缘(全文在线阅读)   >   第四十二回 神功力斗修罗掌 妙药难消往日嫌

  这个意外的事情突然发生,众人无不吃惊,俘虏中有一个邙山派的第三代弟子卢道磷,慌忙跑过来叫道:“掌门师姐,你怎么啦?”

  金世遣将曹锦儿气得吐血昏迷,心中也好生内疚,想道:“这老太婆如此骄傲幅强,真是始料之所不及。’给她把了一把脉,便对卢道磷道:“令师姐是因为一时惊喜交集,歪了一口气,料想不至于有性命之忧。目下逃生要紧,你将她背起,随我走吧。嗯,这里有一颗解药,你待她醒转的时候,立即让她服下,要是她不肯服,你就她。”

  卢道磷不明其中原故,好生诧异,心想:‘为什么师姐不肯服他的解药呢?’他将那颗解笔闻了一闻,气味、形状,都和自己刚才所服的那颗丸药一模一样,便将它珍重收藏好了。这时众人虽然觉得金厉二人来历不明,甚为古怪,但却都相信了他们。卢道磷向金世遗谢了一声,便依他的吩咐,背起了掌门师姐,跟随他闯出地道。

  地道里还有二三十名武士,有一些人听得这边牢门打开的声音,且已赶了到来。这时,牢狱中原来被囚约二十多个各派弟子,都已恢复了功力,不必金世遗动手,便将那些武士一个个的收拾了。不过这些正派门下,不愿多伤性命,所以或者是用‘点穴法’点倒他们,或者是用分筋错骨手法,令他们受一点轻伤,暂时消失了抵抗的能力。

  不消片刻,这班人已走到地道的另一端出口之处,出口虚的石门已经锁上,怀真和尚正要打开,金世遗凝神一听,外面似乎有脚步之声,急道:“且慢!’在地上抓起了两个受伤的武士。然后倏的打开了石门,立即便将那两个人摔出。

  陡然间,只听得雨声撕人心肺、极为凄惨的叫声,随着一股寒飙卷地而来,金世遣将那两个武士一摔,便立即窜出,恰媒恿嗣仙裢üダ吹囊徽疲

  原来孟神通和他的师弟阳赤符,已把西门牧野那班党羽尽都杀掉,到后望来搜索西门牧野和金世遗的下落,发现了西门牧野已倒毙在地道进口之处。寇方皋立知不妙,只好恳求孟神通相助,孟神通正要除去他心目中的唯一劲敌,立即哈哈笑道:“我杀了西门牧野的手下,也得帮忙你们一下,免得你们受皇上怪责。西门牧野一定是给那小子杀的。好,我就把那小子杀了。

  你们可以把一切罪过都推到他的身上!”

  寇方皋喜出望外,心道:“矢了一个西门牧野,却得了一个孟神通相助,他又不会与我争功,哈,哈,这当真是转祸为福了。’于是,急忙往前带路,带了孟神通这一班人,堵截另一边地道的出口,恰巧金世遗这一班人,也正是在这时候冲出来。

  金世遗接了孟神通的一掌,虽然能够抵御,却也感到遍体生寒。原来要将修罗阴煞功练到第九重的境界,纵使懂得练功之法,而内功又已到了正邪合一的地步,最少也还得十年,所以金世遗虽然获得了乔北溟的上半部武功秘笈,深悉其中奥妙,但却未有练过修罗阴煞功。他只能凭着本身的护体神功抵御,终是稍稍吃亏。

  孟神通这时已断定了他就是金世遗,又惊又喜,喜者是自己的功力着来还能够略胜对方一筹:惊者是金世遗硬接了他的第九重修罗阴煞功的掌力,居然神色不变。心中想道:“若不在此时将他除去,他终须是我的心腹大患。”

  说时迟,那时快,孟神通一占上风,第二招又闪电般的跟着发出,这一次是双掌齐挥,左掌凝聚了第九重的修罗隐煞功,右掌却是最猛烈的金刚掌法,一掌阴柔,一掌阳刚,而且都到了最高的境界,普天之下,只怕也只有孟神通一人能够如此而已。

  幸而金世遗懂得他的功力奥妙,当下一个盘龙绕步,身躯一例,中指一弹,先化解了他左掌的第九重修罗阴煞功的掌力,右掌则使出四两拨千斤的上乘内功,碎轻一带,但听得肝的一声巨响,孟神通一掌拍空,但那刚猛无伦的金刚掌力,却把距离他们较近的一个御林军军官打死了。

  这一下个个大惊,纷纷从他们的身边散开。登时在他们周围方圆五丈之内,成了一片空地。

  金世遗用尽平生所学,使出浑身解数,好不容易了解拆了他这一招,而且还禁不住‘登、登、登’的连退三步。孟神通一声长啸,大声喝道:“好小子,你还想逃吗?’第三招又似暴风疾而般攻到,这一招他左掌仍是用修罗隐煞功掌力,右掌则化掌为拿,开出了比金刚掌法更为很毒的‘阴阳白骨抓’,五指如钧,一弹一抓,在这电光石火之间,通袭金世遗的十处大穴,以他的功力,若然给他抓着,即使是最上乘的闭穴功夫,亦是难避。金世遗全身都在他的掌影笼罩之下,用任何身法步法,都难避开,而且他的五指分成五股力道,金世遗若要再用‘四两拨千斤”的方法,也不能够应付了。

  在这危机瞬息之间,金世遗不退反进,大喝一声:‘来得好!’双掌齐挥,迎了上去,左掌用了个‘卸’字诀,化解了孟神通的修罗阴煞功,右掌却以其人之道,还冶其人之身,使出金刚掌力,拍向孟神通的脉门!

  这是两败俱伤的打法,孟神通这一抓若然抓实,金世遗的奇经八脉,固然都要给他抓裂,但孟神通的脉门,若然给金世遗一拍,因为孟神通这只手的力道已分为五股,也断断不能抵御他的金刚掌力,脉门势必给他震裂,最少也要损失十年功力。虽然对比之下,金世遗吃亏更大(奇经八脉断裂,武功即要全废。)但孟神通仇家太多,功力一损,只怕要死无葬身之地,所以明知稍占便宜,却也不敢与他硬拚。

  双方的掌势都是快到了极点,孟神通一见金世遗用这种两败俱伤的打法,心中一凛,无瑕思索,立即五指收拢,将这一抓化为十天星掌力打出,这一来虽然仍是双方以内家买力硬拚,但孟神通自忖本身的功力要比对方深厚,这样的硬拚对他便有利得多。

  哪知金世遗的功力虽然稍有不如,但他却曾经得过唐晓澜传授他的天山派正宗内功心法,而且他得的那半部武功秘笈,又是偏重于上乘的武学原理的,他在那孤岛三年,已经将正邪两派最上乘的内功心法融会贯通,所以论到内功的威力虽然尚不及孟神通,但却要比孟神通精纯得多,双掌一交,孟神通登时感到出乎意外,只觉对方的内力虽然没有猛烈的反击,但却似无穷无尽似的,任凭自己冲击,却总抵挡得住。就像狂涛猛浪冲击下的坚固堤防!他接连目了七八次的强力冲击,一次强过一次,金世遗的身子仍然没有挪动分毫!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