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庆功宴上灾星至 比武场中敌胆寒(3)

时间:2022-04-10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梁羽生 点击:


  西门牧野“哼”了一声,道:“这姓甘约有点邪门!连家兄弟,你们斗一斗他!”邻座上站起了两个一模一样的汉子,一看就知是一对变生兄弟。

  御林军军官把金世遗当作“自己人”,正自为他均得胜兴高采烈,这时见连家兄弟一齐下伤,有些人便禁不住窃窃私议:“西门牧野刚才好大的威风,要他的手下较考咱们的功夫,输了一场,如今却要以二敌一,哈,哈,两个自命是“考官”身份的武学名家,联手较考一个在他们心目中的后生晚辈,这可真是新闻。”旁边有个识得连家兄弟来历家数的军官笑道:“老兄,你这话可外行了。我也盼望咱们的人得胜,但却也不能这样非议人家。”先前说话的那人道:“怎么?

  以二敌一,恃众凌寡,这也是合乎道理的么?”那军官笑道:“别的人就不合理,连城宝、连城玉两兄弟却是素来一同上阵的,他们的点穴功夫自成一家,两兄弟四枝判官笔专点奇经八脉,配合得妙到毫馈,四管齐下,任何高手,亦难避开。所以他们的四笔相联,就等如别家的双剑合璧一般,对单身敌人是匹笔齐上,对十个百个敌人也是四笔齐上。”

  这几个军官聚在一角,离伤甚远,说话又很小声,但伤中的金世遗已似是听得清清楚楚.故意扮了一个鬼脸,冲着连家兄弟毗牙例齿的笑道:“你们四笔点八脉的功夫可有点令我老甘为难了,待我想想,怎么办呢?”连城宝一时不解其意,冷冷说道:“有什么为难,你役法对付,认输便是。”金世遗哈哈笑道:“谁说我认输,我是在想,我一人只有二手,怎生来使用四枝判官笔?”

  连家兄弟怔了一怔,只听得金世遗又似是在自问自答的说道:“有了,有了,这也难不倒我,我就一个人唱两个人的戏给你们看!”

  连城玉瞪圆了眼睛道:“什么?你也要用四笔点八脉的功夫?”金世遗道:“不错呀,不错!

  找刚才不是说过了吗?你们用什么兵器我就用什么兵器,你们用什么功夫我就用什么功夫?”

  金世遗此言一出,数百个在场边观战的武士尽都怔住了,第一,金世遗现在双手空空,根本就没有兵器;第二,即算给他取了判官笔来,他一人双手,又怎得同时用上四枝;第三,更其重要的是,连家的点穴法,传子不传女,尤其是“四笔相连点八脉”的功夫,因为连城宝连城玉是变生兄弟,心意相通,才能够配合得妙到毫颠,而这种功夫也是他们两兄弟合创的,亦即是说,天下虽大,却只有他们两兄弟才能使这套点穴功夫,金世遗的武功纵然再精深博大,却从哪里知晓?他这样说法岂非太过怪诞不堪,令人难以置信?

  连家兄弟对望一眼,心中均想:“这人莫非是有神经病的?”司空化也给金世遗弄糊涂了,当下只好吩咐一个武士道:“你给甘教头取四支判官笔来。”

  哪知金世遗却连连摇手,说道:“我说过他们用什么兵器,我就用什么兵器,这些判官笔不合用!”

  原来连家兄弟的判官笔是特制的,一般判官笔是二尺八寸,只有一个笔尖,两他们两兄弟的判官笔则有三尺六寸,笔尖开岔,一管笔等于两个笔尖,四管笔共有八个笔尖,所以才能够在一招之内,同时点敌人的奇经八脉。武林中有四句话关于判官笔点穴的是:“一寸短,一寸险,一寸长,一寸强。”判官笔越短则招数越凶险,判官笔越长,则威力越大,路数不同,各有优劣。

  但也必须使的人有了那等功力,不可强为。长的比短的更为难用。武林中加点穴名家公孙狄用的判官笔长一尺八寸,那是最短的了,而连家兄弟用的长三尺六寸,那是最长的了。何况又是特制的“开岔笔”,因此即算是在大内总管的家里,武库中也没有这种兵器。

  连城宝冷冷说道:“甘教头,我们的判官笔可没有多备一套,没法借给你用。”金世遗笑道:

  “这个不必你费神多管,我说过的话,总之做到便是。你焉知我没有你这种判官笔?”连城玉气上心头,说道:“好,那么闲话少说,你就亮出你的判官笔来吧!要是你现在立刻取出这样的四支判官笔,我两兄弟就立刻认输:”金世遗笑道:“朱经交手,你们纵然认输,我也没有面子。好,你这样说法,我反而不愿立刻将判官笔取出来了,先让你们两兄弟十招,我再出手,而且也必然用四笔点八脉的功夫,要是我用第二种功夫就算我输!”

  呼延旭上次给金世遗打败之后,对他极为佩服,两人反而交成了朋友。他是个心直口快的人,听金世遗这等说法,大大为他担忧,忙在伤边喊道:“甘兄,这不是当要的,你难道会变戏法变出这样的四枝判官笔来吗?”

  金世遗笑道:“呼延兄弟,你说对了,我正是跑江湖变戏法出身的,你等看瞧好戏吧!

  咄,你们两兄弟还不进招,更待何时?”

  连家兄弟给他一再戏弄,勃然大怒,两兄弟心念如一:“看你如何招架?”四枝笔同时出手,铁笔汤风,嘶嘶声响,俨如四条毒蛇,突然窜出,盘空匝地,择人而喃,四枝判官笔闪电般的横施过去,金世遗全身的奇经八脉,三十六道大穴,全都在他们的笔尖笼罩之下!

  笔影纵横,眼花撩乱,旁观的几百武士竟然没有一个人能看得清清楚楚,但听得金世遗大叫一声:“果然不俗!”声音一停,他的身形已在三丈开外,众人这才看得分明,只见他背心的衣里,已撕开了几片!

  连家兄弟大为惊骇,能够在他们四枝判官笔下闪开去的,金世遗还是第一个人:两兄弟对望一眼,登时施展出四笔点八脉的第二手绝招,连城宝飞身跃起,双笔凌空点下,疾点任、督、冲、带四脉的奇经大穴,连城玉却伏地一滚,双笔一个盘旋,台成了两道圆弧,袭击阴维、阳维、阴矫、阳矫四脉。金世遗大叫道:“乖乖,不得了!”就在这间不容发之际,身子平飞出去,就似一枝弩箭一般!

  但听得铮、铮、铮、铮四声疾响,连城宝约两枝笔向下,连城玉约两文笔向上,四枝笔刚好碰个正着,呼延旭叮了一口气,不由得大声叫道:“妙啊!妙啊!”

  哪知金世遗闪避得妙,他们两兄弟的点穴手法更妙,四笔一碰,登时脱手飞出,金世遗立足末稳,那四枝判官笔已然追了到来,竟似有人指挥一般,四笔交叉穿插,仍然是四笔点八脉的功夫,金世遗叫声:“好厉害!”但听得嗤嗤雨声笔尖划过之声,厉胜男眼利,已看见金世遗背脊上现有两道血痕,她本来是毫不在意的,这时也不禁吃了一惊,心想:“要是他穿上我的宝甲就好了。”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