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真皇帝与假首相

时间:2021-10-30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海因莱因 点击:
双星(全文在线阅读)  >   第八章 真皇帝与假首相

帝国“月球”是一颗没有空气的行星。火炬飞船可以在它上面降落。我们这艘“汤姆?潘恩号”就是一艘这样的火炬飞船。它可以在宇宙空间停留,作为行星轨道上的宇宙航行站,它可以在台架上降落。要是我在登陆时没睡着,就可以看到着陆时壮观的情景。听说,塔克驾驶这艘飞船着陆时就像在盘中取蛋那样容易。
  塔克就是具有这种高超技艺的六个杰出驾驶员之一。
  我没有到台架上去看。我只见到跟气闸相连的风箱式乘客舱的内部,以及通向新巴塔维亚的地下铁路。这里的地铁速度极快。月球吸力较小,人们可以在旅途中自由降落。
  我们先参观了反对派首领的住宅和彭福特官邪。预计大选之后,彭福特将会上台。他的住宅富丽堂皇。我不禁想到,那些帝国高级大臣的官邸想必非常豪华。看来,新巴塔维亚很可能是有史以来世界上最宏伟的都城。可惜,从外表看来,却显不出它的豪华壮丽。然而,它毕竟是太阳系中唯一的城市,而且是能够防御聚变炸弹的城市。
  彭福特住宅有个高空起居室,在那里,通过气泡式阳台,可以远眺到星球和地球。卧室和办公室位于一千英尺的坚实岩石之下,那里有一架私人电梯可供乘坐。
  我没时间去浏览这座富丽堂皇的住宅。他们把我装扮得漂漂亮亮,让我去晋谒皇帝。给我穿的是古代宫廷服装:一条不成样子的直筒裤子,一件乡下味十足的燕尾式外套。上衣和裤子一色深黑,衬衣上配了硬梆梆的白色胸铠;翅翼形衣领上还打了个白色蝴蝶结。
  这套行头实在难看极了,然而它倒是能很好地烘托出斜挂在胸前的五彩维尔汉米娜勋章。也许,一身黑色和白色可以引起人们的注意和兴趣,这传统的服装尽管不好看,却威严得很,有气派。经这么一打扮,倒是真像去晋谒国王的人物了。我在镜子里照了一下,颇感满意。
  罗杰?克里夫敦交给我一份名册,上面开列着我提名担任各部大臣的名单。他还把一份打印名单悄悄塞进了我衣服的内袋。名单正本已在登陆后事先呈递给了皇帝的国务大臣。按照安排,这次晋谒,目的是皇帝通知我由我组阁,然后我再谦恭地提出我的建议。在皇帝点头嘉许之前,我的提名是绝对保密的,绝对不得走漏消息。
  事实上,各种可供选择的方案早已安排就绪。在旅途中,罗杰和比尔就把精力花在内阁名单的斟酌上了,而且保证被提名者的名单已向总部报告。新闻机构却得在我谒见皇帝之后才能知道名单内容。
  我拿起名册,并拣起护身杖。罗杰一下子惊呆了。“我的老天爷,你怎么能带着这玩意儿去晋见皇帝呢?”
  “为什么不能?”
  “嘿!你不知道这是武器么?”
  “这是一种礼仪式的武器。罗杰,哪个公爵,哪个无聊的男爵不带佩剑?我也要带这个。”
  他摇了摇头。“他们是贵族,他们的礼服、佩剑象征着他们有义务亲自以武器去支持和保卫君主。而你是个平民。根据传统……”
  “不,罗杰。要抓住这大好时机!”
  “可我不明白你的意思。”
  “嘿,你看,要是我今天带上这根护身杖,信息会传到火星上去吗?”
  “什么?嗯……我想会的。”
  “那好!如果我带护身杖,他们会知道;我不带他们也会知道。因为这是礼节问题,是火星人的传统,”
  “是的,可是你……”
  “你忘了我也是个火星人哩!”
  罗杰脸上突然变得苍白起来。
  我继续说道:“想一想,即将被命名为皇帝陛下的首相,这样做将给‘卡族’带来多大的影响?”
  这时候,塔克进来了。他也赞成我的意见。
  他们把我送到皇宫更衣室,把我交给了威廉皇帝的侍从武官帕蒂尔上校。
  上校是个和蔼可亲的印度人,很有礼貌。
  他恭恭敬敬地向我行了礼。他鞠躬之低,意味着我将要担任皇家首相的职务。
  他朝我的护身杖瞟了一眼,然后轻声说道:“先生,那是不是火星人的护身杖?最好能放在这里,那就安全多了。”
  “不,我要带着它。”我答道。
  “先生,你说什么?”他眼眉拧了起来,等候着我自己未纠正明显的错误。
  我从彭福特常用的陈词滥调里挑出一个斥责别人傲慢无理的口头禅:“我的孩子,织你的毛衣去吧,别管我的事,”
  侍从武官脸上竟一下子变得毫无表情。
  “很好,先生。请这边走。”
  我们停在了皇室进口处。远远望去,远处高台上的皇位是空的。宽敞的大厅两侧站着长长的两排人,想来都是皇亲国戚。这时正等候着迎接圣驾。大概这时帕蒂尔已经打过一个什么暗号:皇宫里奏起了“帝王之歌”,个个立即肃然静立,帕蒂尔笔挺地像个机器人似地站在那里。我以工作过度劳累和普通中年人双肩松垂、稍稍驼背的姿势站着,装出一副无可奈何的样子。看上去,皇宫里的人就像商店橱窗里的陈列品。不过气氛庄严。我真希望皇宫里永远不会取消这种庄重壮丽的仪式,贵族们那些稀奇古怪的服装和矛枪、佩剑,就像是一幅美丽的图画。
  帝王之歌演奏到最后几节时,皇帝终于从后面出来了。他漫步登上皇位。这就是威廉?奥伦治大公,那沙君主、卢森堡公爵、罗马帝国高级爵士,帝国军队海军总司令、火星顾问……。他还是各行星和宇宙空间苏格兰低地帝国之主。
  我看不清他的脸,但心里不知怎么会涌起一般热流。我对皇室不再怀有敌视之感了。
  威廉皇帝就座时,帝王之歌乐曲恰好结束。皇帝对群臣点头答礼。这时,副官帕蒂尔退下,我便把护身杖夹在腋下,举步一瘸一拐地缓缓向前走去。路似乎很长,这景象如同一次伟大的进军。一路上又奏起了帝国组曲,其中有马赛曲、星条旗之歌以及许多其他歌曲。
  走到石阶前,我停住脚步,先是一鞠躬,接着再鞠躬,最后深深地一躬到地。按礼仪,贵族是要下跪的,可我并没下跪,我是平民,享有与国王同等待遇。这我长于表演,完全能应付裕如。
  “您好,皇帝陛下!”要是我是荷兰人,我一定会说“君主”,可我是美国人。
  我们用小时候学的拉丁文交谈。他提醒我,是他召见我的,问我想要什么。这之后,他便用英籍美国人的口音跟我交谈起来。那发音还带着美国东北部新英格兰地区的上腔。
  “你过去曾在我父亲手下供职,,表现很好。你现在也可以在我这里工作。你意下如何?”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