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真假首相的奇特聚会

时间:2021-11-04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海因莱因 点击:
双星(全文在线阅读)  >   第十章 真假首相的奇特聚会

在不知不觉中,我们盼到了最后一天。我们没有再听到比尔的消息。从乘客名单上得知,他在彻底垮台的第一天便到地球上去了,连夸罗格的演说辞中也没透露过这一点。
  彭福特的健康日渐好转,看来在大选之后他可能承担起他的职务。不过他身体仍有部分瘫痪。对此,我们严加保密,并要他大选结束时外出度假。假期将在:“汤姆?潘恩号”上度过,那里最为安全。
  罗杰必须去把某些指纹搞乱。为此要等一年或者更长时间才能平安无事。
  大选那天,我简直像在壁橱里玩耍的小狗一样兴奋。尽管我还得去演一幕短剧,但扮演总算接近尾声了。我们为全帝国广播网录制了两个五分钟演讲。第一个演说十分成功,可说旗开得胜,第二个我豪爽地失了一局。我的工作就此结束。
  最后一幕却是在内部奉命演出的。彭福特先生要在他同意我离职前召见我一次,还要我在他接见时扮演他。这我倒不在乎。既然充满风险的冒名顶替全闯过来了,去拜访他,并不使我犯悚。我当面扮演他是为了使他高兴,也可说是我演戏生涯中二幕逼真的滑稽短剧。可我该说些什么好呢?不管怎样,逼真的假扮才是喜剧的真髓。
  彭福特一家将会聚在上面的起居室里。我们将在那里为胜利而干杯或痛饮一番。然后起誓今后要更好地大干一场。但愿能免去我扮演最后一场,可我还是得准备。
  他们用病人用的轮椅,把彭福特先生送上电梯。我进房之前先躲在一旁,好让他们先把他安置在睡椅上。我打算像真正舞台上那样入场。
  见到他时,我几乎吓得目瞪口呆。他长得简直跟我生父一模一样!我们之间的年龄也大体相合,只是他看上去比我更显老,头发也白了。
  我走进房间时,他抬起头来,向我温和、宽容而友好地笑了笑。这笑容我已学会如何表现。彭福特接着抬手示意。我大到他身前,向他报以相同的笑容。
  “我很高兴,终于看到了你。”他口齿不太清楚,可精神和气概却表现得十分刚强。
  “能够见到您,我感到万分荣幸,先生。”
  他从上到下打量了我一番,然后笑嘻嘻地说:“看来你以前看见过我哩!”
  我双眼看着地上,“我曾经尝试过,先生。”
  “尝试过!后来你成功了!嘿!能够看到自己的形象这真是件怪事!”
  突然间,我领悟到,他并没意识到他自己会出现。而我的出场正是“他的出现”。
  只听他继续说道:“先生,请你走几步给我看看好吗?我想看看我自己――你――我们俩。就这么一次。我想知道观众意见如何。”
  于是我挺起腰板,在房间里踱起步来,跟彭尼交谈(这可怜的女孩,一会儿看看我,一会儿看看他,露出十分困惑不解的神色),还拿起一张报纸来阅读,抓抓我的锁骨,摸摸我的下巴,从腋下拿出护身杖在手中不停地摆弄着。
  他用一种快乐的眼光注视着我。所以我在表演结束和鼓掌之后又重演了一次。我站在地毯正中央,模仿着他最精彩的演说结尾部分,,我并未逐词背诵他的原文,只根据我的理解说个大意,我高谈阔论,声音洪亮,就像他过去演说时的姿态一样――最后,我以他的原话结束:“奴隶是不能被解放的,只有依靠自己才能得到解放,同样,你也无法把一个自由的人变为奴隶,你最多只能把他杀掉!”
  大厅里鸦雀无声,静得出奇。接著有人轻快地鼓起掌来。彭福特突然也用他那只好手捶打着睡椅,高声喊道:“妙极了!”
  这是我扮演这个角色所赢得的唯一真正的掌声,这就足够了。
  他叫我拉一张长椅坐到他身边。
  接着他问我,以后我打算干什么。我对他说,我还没有打算呢。他点了点头,说:“我们这儿有个工作给你,有工作等着你干呢。”他并没说什么工作,工资多少,可我为此而感到骄傲。
  这时,选举结果开始播送。大家的注意力转向立体电视机。关键的选举结果报告开始到来。所有的人都保持安静,好止罗杰的铅笔和塔克的计算尺能够顺利工作。过了好长时间,罗杰把座位向后一推。“好了,首领,”他没有抬头就说:“我们当选了。我们至少多十个席位,可能是十九个席位,也可能超过三十个议席。”
  彭尼又把电视机音量放大。播音员讲了一会儿就停了下来。有人递给他一张纸叫他宣读。他转过身,笑容满脸地说:“朋友们,同胞们,现在允许我向你们宣读首席大臣的声明!”
  电视机的图像立即变成我的胜利演说。
  我坐在那里,沉浸在幸福之中。心中百感交集,各种美好的画面涌现在眼前。
  只听电视机中继续传出我的声音:“让我们一道携手前进,让自由普降大地……”
  这时身后突然传来异常的声音。
  “彭福特先生!”我喊道。“医生,医生,快来啊!”
  彭福特先生伸长了右臂向我抓来。他急着要跟我说什么,可说不出来。他惊人的意志力没能使他虚弱的身体听从指挥。
  我用双臂抱住他――他已昏迷不醒,呼吸困难。没多久,他就魂归天堂了。
  他们把他的遗体放进电梯往下开。塔克和卡佩克博士一块儿搬,我插不上手。罗杰拍了拍我的肩膀也走了。彭尼跟着他们下了楼。我孤单地走向气泡式阳台里,我需要呼吸新鲜空气少尽管那儿的空气也是用抽气机抽进来的,但总新鲜些。
  我简直吓呆了,仿佛心脏也停止了跳动。我竟看到了自己怎佯死去。我不知道自己在阳台上呆了多久。最后我听到罗杰在后面喊我:
  “首领!”
  我转过身去。“罗杰,”我急忙说,“请不要这样称呼我。”
  “首领,”他坚持说道:“你是否知道你现在必须做什么?”
  我感到有些茫茫然不知所借。
  “你是什么意思?”
  “首领,一个人死了――可是戏还得继续唱下去。你不能就这样走掉。”
  我感到一阵头晕眼花,有点稀里糊涂。他的神色变得难以叫人捉摸。我不知道他在说些什么,只觉得他在我面前近近远远地晃动。
  “你是什么意思?”
  “……他们夺去了他完成事业的机会。因此,你必须继承他的遗愿,为他把工作做完。你得设法使‘他’活在人们中间。”
  我慢慢明白过来,摇摇头,但费了好大的劲才说出话来:“这简直荒唐,可笑透顶。我只是个演员,我不是政治家,没那个能耐!”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