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突然的袭击

时间:2021-10-22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海因莱因 点击:
双星(全文在线阅读)  >   第五章 突然的袭击

伯思罗依德外交官先生当然是当局委派的人,他的下属,除去文职技术员外,大多也是当权的一派人。但是塔克对我说过,伯思罗依德大概并没有插手这次绑架阴谋。塔克认为他老实而又愚蠢。正因为如此,塔克一伙都不信帝国首相夸济格在这次事件中有份,他们认为这次事件是当局党内一伙自称“行动主义者”的秘密团伙干的,而策划行动的后台,就是随时捞一票、赚大钱的那些人。
  就我本人来说,我根本分辨不出谁是谁,或者谁好谁坏。但是我们一降落,就发生了一些使我对伯思罗依德此人心存疑团的事情。使我怀疑他是否像塔克所认为的那样老实而又愚蠢。事情虽很小,但是这种小事情弄得不好往往就会戳穿我的西洋镜,使我扮演的一切失败。外交官迎接我,当然是因为我扮演的是一位头等贵宾。不过并没有为我安排正式仪式,这是因为“我”――“彭福特”仅仅是议员而没有行政职务,况且这次又是私人旅行。除了一位助手和一个十五六岁的小姑娘之外,别无其他人陪同。
  我在照片上见过伯思罗依德,对他有一定的了解,因为罗杰?克立夫敦和彭尼在飞船上已把他的情况对我作过详细介绍。我和他握了手,询问他额窦炎好了没有,感谢他在我上次访问时的接待和让我度过愉快的时光,并用彭福特擅长的那种男子汉之间不分彼此的亲切态度和他的助手攀谈了几句。然后,我――彭福特转向那位年轻姑娘,我知道伯思罗依德有孩子,其中一位的年龄恰巧跟我们这一位相仿,性别也一样;可我不知道――或许罗杰和彭尼也吃不准――我是不是见过她。我――彭福特――正不知该怎么说,伯思罗依德自己替我解了围。“我想你还没见过我女儿狄尔德丽呢,她硬是要跟我一起来。”
  在我已经研究过的影片中,没见过彭福特跟年轻姑娘打交道的镜头,因此我只能自我导演彭福特在这种场合的角色。五十几岁的光棍,膝下没有子女,也没有侄女儿;对于跟十几岁的姑娘打交道或许没有什么经验,可是跟形形色色的陌生人打交道却有丰富的经验。因此,我把她当作两倍于她真实年龄的女士来对待,我在她手上略微吻了吻。她涨红了脸,看上去非常高兴。
  伯思罗依德带着纵容的神情说:“好吧,亲爱的,问问他吧。千载难逢的机会啊!”
  她的脸涨得越发红了,她说:“先生。能否请您亲笔给我签个名?我们学校的女同学都在收集签名。我有夸罗格先生的亲笔签名……我应该也有您的亲笔签名。”她把藏在身后的小本子拿了出来。
  我像一个把执照遗留在家里别的裤袋里的直升飞机驾驶员;碰到有人查看执照一样尴尬。我算得仔细研究、精心准备这次扮演了,可决未料到还得伪造彭福特的签名。真他妈的,怎么能在两天半时间里做到万无一失呢?!
  但是,彭福特是决不会拒绝这样一种要求的――而我就是彭福特。我高兴地笑了笑说:“你已经有了夸罗格先生的亲笔签名?”
  “是的,先生。”
  “就只有他的亲笔签名吗?”
  “是呀!哦,他还写了‘良好的祝愿’。”
  我对伯思罗依德使了个眼色说道:“就只‘良好的祝愿’,嗯,对年轻女士,我起码也得写上‘附上我的爱念’。告诉你,我打算这样做……”我从她手中拿过小本子,翻开几页看着。
  “首领,”塔克急切地说,“我们时间十分紧迫。”
  “放心好了,”我头也不抬他说。“需要的话,可以让整个火星国来侍候一位年轻女士。”我把本子递给彭尼说:“请量一下这个本子的大小。提醒我赠送一张适合粘在里面的照片,当然要配上亲笔签名。”
  “是,彭福特先生。”
  “这样好吗,狄尔德丽小姐?”
  “太好了!”
  “好!感谢你的请求。船长,我们现在可以走了。那是你的车吗?外交官先生?”
  “是的,彭福特先生。”他幽默讽刺地摇摇头说:“我看你已经使我家的一员成为你那扩张主义异端邪说的信徒了。这可不是闹着玩的。嘿,为别人干好事,对吗?”
  “这就是教会你别让她跟坏人混在一道!嗯,狄尔德丽小姐?”我再一次跟她握手。
  “感谢你对我们的接待,外交官先生。我看,我们现在真的得赶紧走了。““是啊,该赶紧走了。祝你愉快!”
  “谢谢您,彭福特先生。”
  “谢谢你,亲爱的。”
  我慢慢地转过身去走了。好在立体电视中显得并不心急慌忙。四周围满是摄影师,有搞电视录像的,有专拍剧照的,还有许多新闻记者。比尔不让新闻记者靠近我们;当我们转身离去时,他挥手说道:“再见,首领。”然后转过身去,与一位新闻记者交谈。罗杰、塔克和彭尼跟着我上了车。同往常一样,空中机场人头拥挤,虽然不像地球机场上的人那么多,但也够挤的了。只要伯思罗依德看不出破绽,对他们也就不用担心了――虽然在场的人中肯定有人知道我不是彭福特。
  但是,我也不会让这些个别人来打扰我。
  他们要找我们的麻烦,就非犯法自讨苦吃不可。
  我们的汽车是加压的罗尔斯牌越野车。我并没有摘下氧气面罩,因为别人都戴着。我坐在右手座位上,罗杰坐在我旁边,再边上是彭尼,而塔克则把长腿盘在其中的一只折椅上。
  司机通过隔板往后瞥了一眼,便发动开车了。
  罗杰平静地说:“刚才在那儿有一段时间我很担心。”
  “没有什么可担心的。请大家现在别说话,我要温习一遍我的演说。”
  其实,我是想要看一看火星的景色,而那篇演说我早已背得滚瓜烂熟。司机带着我们沿机场北部行驶。经过许多仓库,我看到有弗威思贸易公司、迪安娜字航公司、三星公司和颜料工业公司等的招牌。一眼看去,火星人跟地球人差不多同样多。我们地球人有个印象,即火星人的行动慢得像蜗牛――在我们引力比较大的行星上,比方在地球上,他们确实如此。但是在他们自己的世界,他们的身体就像石头掠过水西一样轻巧、敏捷。
  通过我们南边的平原,向右,便是大运河。它坐落的地方、非常贴近地平线,因而显不出两岸的轮廓。在我们的正前方,就是“卡”族所在的神话似的小城市。正当我目不转睛地看着那座城市,并被它那精细小巧的美丽所吸引时,塔克突然移动了他的身子。
  我们这时早已驶过仓库拐弯处了,只见迎面开来一辆汽车。那辆车我也看见了,但没大注意。可是塔克却小心翼翼地准备应付意外事件,当那辆汽车驶近时,他突然猛地砸倒了司机与乘客问的隔板,搂住了司机的头颈,抓紧了方向盘。车子向右急转,跟迎面开来的车正好擦肩而过,然后又向左转,紧贴上公路的边缘。真是千钧一发,险而又险,因为这时我们己越过了田野,而这儿的公路是紧靠运河边的。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