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飞向火星

时间:2021-10-15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海因莱因 点击:
双星(全文在线阅读)  >   第二章 飞向火星

一个人晕船有什么可笑的?只有那铁制肠胃的蠢货才会看了哄堂大笑。我敢肯定,这类没有情感的家伙看到他奶奶折断了双腿也会哈哈大笑的。
  火箭飞船点火起飞后作惯性运动时,我确实晕船了。不过,一会儿我就缓了过来。大约是我胃里空荡荡的缘故――早餐后我什么东西也没进过口。塔克也不说这是一次漫长而又可怕的旅行。我只感到四肢软弱无力,精神恍惚。过一小时四十三分钟我们才会合,这段时间虽短,可对我这样一个习惯于在地球上生活的人来说,简直等于在地狱里受难一千年。
  塔克见我晕船倒没发笑。他是个宇航老手,认为我这种反应完全正常,所以根本不把它当一回事。他的态度就像航空小姐那样冷漠,脸上一点儿感情色彩也没有,不像登月艇上那些呆头呆脑、说话祖里粗气的乘客,一见人家晕船、呕吐就嘲笑一阵,借以取乐。照我的想法,真该让这批人在飞船进入与j道时,让他们在真空中笑死才好呢!
  尽管我的脑子里十分混乱,不停地涌出成百上千的问题要问,可我对一切实在提不起多大兴趣。想着想着,我们的飞船倒几乎要跟往返飞行于地球和空间轨道站的火炬飞船会合了,火炬飞船就停泊在绕地球的驻留轨道上。
  老实说,这种航天飞行真不是个滋味。要是有人宣布说:晕船的人天一亮就拉出去枪毙,我猜想晕船的人都会说:“好啊,请赶快执行枪决吧!”
  不过,我总算逐渐开始适应了,因此也就放弃了寻死的念头。情况渐渐好转,当然不用再想死。塔克大部分时间都在通讯装置上忙个不停。他显然是在按照密集的无线电射束进行通讯联系,指挥航行。只见他双手时刻不停地握着定向控制装置,那神情就像一个炮手在十分艰难的条件下进行瞄准似的。我听不见他在说些什么,也无法从他的嘴唇动作上猜测他所讲的内容,因为他的脸始终紧贴在送话器上。
  我猜想他是在跟那艘准备接受我们会合的火炬飞船空间站通话。
  当塔克把通话器放到一边,点起一支香烟时,我又感到一阵恶心,这是由于看到卷烟冒出的烟而引起的。我强制自己忍住,不让胃里的东西呕出来。“塔克,现在该是把秘密讲出来的时候了吧?”我说。
  “在去火星的路上,我们有足够的时间可以谈。”他冷冷地说。
  “嘿,你别那么神气活现,”我忍不住气往上冲,很不以为然。“我不想到火星上去。早知如此,我才不会接受你那异想天开的计划哩!”
  “听便!你不想去就不必去。”
  “什么?”
  “气塞就在你身后,请便吧!注意,出去了可得把门关上。”
  他简直开玩笑。这种建议我根本不予理睬。接着他又说了下去:“不过,要是你不会在太空呼吸,最好还是跟我到火星上去……我会负责把你接回地球。我们这艘飞船的绰号叫‘能干’号,它马上就要跟一艘绰号叫‘拼命’号的火炬飞船会合。我们对接后17秒,或者说一眨眼工夫,‘拼命’号就直飞火星。因为我们必须在星期三赶到那儿。”
  我带着病人常有的那种烦躁不安的任性固执情绪答道:“我不打算到火星上去。我宁愿赖在这艘船里不走。我想总会有人把送回地球去,在地球上着陆。你骗不了我!”。
  “你没说错,”塔克表示同意,“但是,你无法老是呆在这艘船上。那三个家伙原是这艘船上的――但据火箭发射场提供的纪录――现在他们在拼命号上。而这是一艘三人船,想必你早已注意到了这一点。恐怕他们根本不会让出一个座位给你!再说,你这样回去怎么混过移民入境处的关口呢?”
  “这我不在乎,只要能回地球,别的我什么也不管。”
  “那就准备好蹲牢房,被指控为非法偷越国境,而且还得查为什么在宇宙飞行中偷偷摸摸,到底干了些什么见不得人的勾当。至少可以肯定:你走私。他们会把你关进一间密室,用针戳你的眼球,逼你供出阴谋。他们向你提的问题,你永远也休想回答得出来。可你别得意,你根本无法把我牵连进去,因为诚实的博罗德本特好久没有回地球了,而且可以找出许许多多清白的证人出来作证。”
  听了这番话,我真感到恶心,想吐。这种反胃的感觉,一半是由于恐惧引起的,一半是因为晕船反应后遗症所致。“你是打算向警方告发我咯?你这卑鄙下流……”我实在一时找不出确切的词来反击他,只好咽住不再说下去。
  “嘿,不!老兄,要叫警察那是再容易不过的事。只要把你的胳膊一扭就行了。但是我决不会这样子。林克林伊尔的孪生兄弟林克拉思倒是肯定知道那个老克林进了宾馆那扇门一直没出来。他会把真相揭发出来的。他们这种孪生兄弟关系相当密切,地球人是无法理解的。因为我们人类不是通过裂变进行繁殖的。”
  火星人到底是像兔子那样繁殖,还是怎么变出来的,对我来说毫不相干。只是照塔克这样说,我永远别想返回地球啦!这一点我又追问了他一下。他摇了摇头,回答道:“根本不是那么一回事。这事交给我办好了。我们神不知鬼不觉地把你从地球上弄出来,我们当然能干净利索地把你弄回去。景后你可以出示一张通行证,顺顺当当地走出那个发射场。我们会证明你是个机械师,维修时间长了一些,是最后一个下班的。我们已为你准备了一套满是油污的工作服和一只工具箱。像你这样天才的演员扮演几分钟机械师大约不在话下吧?”
  “嗯,当然不成问题!不过……”
  “你又来了!你只要跟着我塔克走,我会照顾你。在这次秘密行动中,我们已经调动了八个行会弟兄帮我们返回地球,包括协助我们俩撤离地球。我们可以重演一次。然而,没有宇航员那就一事无成。”他咧嘴笑了笑。
  “你知道,一个宇航员,从本质上说,是个自由贸易主义者。不必谈什么走私艺术如何,我们总是把自己当作港口警卫人员,互相帮助。而局外人通常是得不到这种帮助的。”
  我抚摸了一下胃部,让它舒服一点儿,同时脑子里在推敲着他所说的话。
  “塔克,这箕不算偷渡?因为……”
  “哦,不算!如果说是偷渡,那你就是私货了。”
  “我刚才是想说,我不认为走私偷渡是犯罪行为。”
  “谁会这样想呢?只有那些想通过限制贸易、交流来从我们身上搜刮饯财的人才会这样想!但是我们要你扮演那个角色,完全是光明正大的。罗伦佐,你是个合适的人选。我在酒吧间遇到你,并不是偶然巧遇。我们盯了你两天。一踏上地球,我就直奔你所在的地方。”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1)
10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