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比尔的背叛

时间:2021-11-01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海因莱因 点击:
双星(全文在线阅读)  >   第九章 比尔的背叛

我回去时,发现罗杰和比尔在彭福特的高空起坐室里咬指甲。我一进屋,比尔就冲着我问:“你溜到哪儿去了?”
  “到皇帝那儿去了。”我冷冷地回答。
  “怎么会这么多时间?”
  我不想回答他的问题,只对罗杰说:“彭尼在哪儿?”
  “在科普斯曼那里。塔克和博士也在那儿。”
  “他现在情况怎样?”我问道。
  罗杰皱起眉头。“大体上看,现在似乎比以前好多了,大部分时间还是清醒的。”他迟疑了一下。“要是你想见见他,现在可以进去。”
  我犹豫的时间比他更长。“卡佩克博士认为还要多久他才可以公开露面呢?”
  “这还难说,时间该不会太长吧!”
  “多久呢?罗杰,我真不知道这件事该如何了结!”
  “你是最了解情况的了。尽可能地我们不会让你再公开露面,不过我想,还是暂时退居一旁做好准备,一直等到他完全复原为止。”
  我差点儿脱口说出,皇帝也是要这么干。
  可是我忍着没有说出口――当我回想起皇帝识破我根本不是彭福特时,仍旧不禁毛骨悚然。
  这又让我想起了尚未完成的任务。
  我掏出删过的内阁名单。“这就是已经批准,可以交新闻界的名单。比尔,请注意,里边有个名字动过了。布鲁恩改为迪拉朵尔。”
  “你说什么?”
  “这是皇帝的意思。”
  罗杰显得异常惊讶。比尔则露出惊奇和恼怒兼有的神情。“干吗换人?他根本无权过问!”
  罗杰慢条斯理地说:“比尔说得对。皇帝批准只是个形式。你不应该让他修改名单。”
  我真想向他们大喝一声。只是饰演彭福特已使我具有了一些冷静性格。我差点儿告诉罗杰,要不是威廉还算个好皇帝,我们全都要遭殃了。不过我还是忍住没有发作。
  我愁眉不展地回答:“大局已定,无法更改。”
  比尔却说:“你说没用。要知道,两小时前我已把名单交给新闻记者。现在你得回去,把这个问题解决好。”
  我说:“请安静!要是你们想去皇宫,你们去,我反正要脱下这件不合时代潮流的外套,喝上几杯睡大觉了。我哪儿也不去!”
  “请等一等,首领。”罗杰不同意,“你可以用五分钟时间亲自广播新内阁名单。”
  “应该由你宣布,你已是新内阁第一副首相。”
  他眨了眨眼睛。“好吧!”
  “我再重复一遍:两小时之前已经公布过了。”比尔恼怒地提醒说。“恩,,比尔!我想的是,恐怕你不得不重新召集那些记者,并声明是你搞错了。总之,在全国广播网宣布之前我们必须纠正这个错误。”
  这时,比尔露出的一副表情使我想起了猫儿临死前的那副窘相。他露出一副苦相,耸了耸肩,愤愤地转身告辞了。
  我大声喊道:“比尔,既然你要对记者发表谈话,我另有一个声明要告诉他们。”
  “什么?你是什么意思?”
  “没什么。我对这角色感到厌倦。请告诉记者,彭福特先生感冒了,他的大夫要他休息。我算受够了。不干啦!”
  比尔哼了一声。“我看你还是生肺炎为好!”
  “随你的便。“比尔走后,罗杰转身对我说:“首领,你别为这种事心烦。过几天就会好的。”
  “罗杰,不行了,我确实要生病了。今天晚上你在立体电视上宣布吧!”
  “别急。首领。我会叫比尔从今以后不再对你发脾气。”
  “不,罗杰。我已打定主意。当然,我将留在你们这里,直等到彭福特先生学会观察人为止。”
  此后一段时间,我几乎恢复了罗伦佐的本来面貌,在彭福特这幢豪华宅邸里大吃大喝。
  如果有人进来,一定会认为我是个怪物。然而我只看到彭尼和卡佩克博士。除了塔克来过一次之外,其他人一概见不到。
  到了第四天,塔克来看我时,我高兴极了。“塔克,有什么新闻吗?”
  “没什么新闻,不过……”接着他摊开了来看我的目的:看来我还得露一次面,出席议会,并做好发表即兴演说的准备。因为只有创造出奇迹才有可能使彭福特恢复健康。
  “这么说,你是在用一种古怪的方式来鼓动我了。塔克,说老实话,你是要我去干这个活儿,还是不要我去?”
  “我当然要你去罗!你干吗不想想,我这么忙还来看你,是闲得无聊才找你谈天吗?”
  众议院议长用力敲了一下褪子。神父作了祈祷,每个人都安静下来,全场肃静。
  皇帝三次要求给予特殊礼遇,才被获准进入。威廉皇帝身穿海军元帅服,没带侍从,由众议院议长和军曹陪同步入大厅。
  我把护身杖夹在腋下,从前排我的位置上站了起来,我朝议长打招呼时,就像不知道皇帝在场一样。随后我发了言。我所说的并不是比尔拟写的发言稿。他那份草稿,我看了一眼便扔进了字纸篓。他写的演说辞,以我对彭福特的理解,根本不适用议会这种场合,这种时刻。
  我的演说辞很短,其实都是直接从彭福特所收集的材料里抄来的。它阐明了彭福特的政策观点和极有说服力的看法。总之,我明确表达了坚定不移地支持有益于人民的任何政策。
  我希望大家都要相互爱护,友好团结。而且整篇演说辞就像一首无韵的抒情长诗。这演说恰到好处,既不左,也不右。
  发言结束,我便宣誓永远忠于我的君主,服从和遵守宪法,保卫和执行议院的权利和特权,等等,当宣誓完毕时,咸廉轻轻地对我说:“你演得好极了,约瑟夫。”我不知道他到底是在跟我谈,还是跟他的老朋友彭福特在说――反正我已不在乎这个。当时,不知怎么,我竟激动得热泪涟涟,泪水不断从脸上淌下,我也不去擦它。等威廉走后,我便宣布休会。我的“伤风感冒”好了,并已在议院公开露面。现在再装病躲起来已无必要,也躲不了。一个已被任命为首相的人,躲起来不和人见面,肯定会招来非议。因此,我已避免不了。
  不过,对我的保护工作十分严格,到官邸来见我,必须通过五道检查关卡――而且是早已知道的来访者。只有得宠的人才能在罗杰带领下通过一条小通道,穿过彭尼办公室,来到我的办公厅。这样,不管谁来,我事先都可从容地先看看他的档案材料。其实,一切都有罗杰为我安排,什么都由他对付。
  然而,并非一切顺利。过渡政府还得应付日后的大选。夸罗格垮台后并没闲着。他正在地球各大洲旅游,并通过立体电视不断出现在广大观众面前。所以罗杰他们还得忙着为我不断安排演说。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