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不卸装的彭福特

时间:2021-10-25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海因莱因 点击:
双星(全文在线阅读)  >   第六章 不卸装的彭福特

这时,我才发觉,她从我出来起,就一直没有叫过我“彭福特”先生。她当然不会那样叫我,因为我已经不再是彭福特了。我又变成了罗伦佐?斯迈思――他们花钱雇来做临时替身的那个穷戏子。
  我往后靠了靠,叹了一口气,让自己大大地松弛了一下。“总算顺利结束了,而且没有露出一点儿破绽。”我感到卸下了一副重担。
  而直到这时,我才真正意识到这副担子有多么沉重,就连我的“瘸腿”也不再觉得痛了。我伸手拍了拍彭尼握在方向盘上的手,改用自己原来的嗓音对她说:“一切终于结束了,我感到很高兴。可是,我的朋友,今后你不在我身边,我会挂念你的。你也是个非常出色的演员。然而,再好的戏也总会有收场的时候,戏班子也总有散伙的一天。但愿以后还有机会再见到你。”
  “我也希望能再见到你。”
  “我揣摩,塔克这时大约已经想出了好点子,大概安排妥当了吧?我似乎马上就可以悄悄溜进‘汤姆?潘恩号’了。”
  “我不知道,”她说话的声音有点儿反常。我偷偷瞟了她一眼,这才发现她在哭泣。
  我不觉心内一颤。彭尼为什么哭呢?是因为我们快要分手了吗?令人难以相信,可又希望真是这个原因。
  “彭尼,”我赶紧安慰道,“亲爱的,为什么哭得这么伤心?当心别撞了车。”
  “我忍不住。”
  “嗯……告诉我,出了什么事?你只是对我说,他们把他弄了回来,别的什么也没说呢。”我突然产生了一种可怕而又十分合乎逻辑的怀疑。“他还活着,对吗?”
  “是的,还活着。但是,他们把他弄伤了!”她哭得更厉害了。我不得不抓住方向盘。
  她很快恢复了平静。“请原谅。”
  “要我来开车吗?”
  “过一会儿我就会好的。再说,你并不会开车。我的意思是你应该装作不会开车。”
  “不会开车?!别说笑话了。我当然会开车,现在已经没有关系了……”我没有再往下说,因为我突然意识到,情况可能……可能还是大有关系。要是他们真的把彭福特打得不成人样,他总不能以带伤的模样在公众面前亮相吧,至少决不能在“卡”族接纳仪式刚刚结束十几分钟之后就亮相。说不定我还是非出席那个该死的记者招待会不可。要当众离去,这样我们才能安全地把彭福特悄悄送上飞船。也罢,拿人钱财,与人消灾,我就把它当作一次谢幕吧!“彭尼,塔克和罗杰是不是仍旧要我再扮演一会儿彭福特?我是不是还得给那批记者演上一场戏?或者已经没有这个必要了?”
  “我也不知道。因为当时我没来得及问他们。”
  这时,我们己渐渐驶近田野旁边的一长排仓库。哥达德市高大的圆顶气泡式建筑已经映入眼帘。“彭尼,把车开慢一点儿,给我说得详细点儿,行吗?你应该给我提提台词。”
  原来,司机全都招供出来了。我忘记问是不是塔克给他用小发夹上了刑。既然招供了,塔克就把他放了,让他步行回去,可并没有摘掉他的面罩。塔克和罗杰还有彭尼(由塔克开车)火速赶回哥达德市,我没参加这次行动,对此非但不觉得遗憾,反而十分庆幸。其实,宇航员的使命应该是驾驶宇宙飞船,而不该搞别的把戏。
  塔克他们按照司机招供的地址,在老城区找到了那幢气泡式建筑物。我能想象得出,那地方一定是个妓女、罪犯、军人商和流浪汉这类社会渣滓聚集的处所,简直可以说就像一个野兽出没的丛林,即使是警察巡逻,也得结伴而行。不过,星际帝国每个港口城市都少不了会有这么一处地方,毫不奇怪。
  司机的供词是正确的,可是已经迟了几分钟。那间房间肯定关过人。里面有一张床,看上去至少已经连续使用过一星期左右,桌上一壶咖啡还是热的,搁板上放的一条毛巾里还包着一副老式的活动假牙。克立夫敦认出那是彭福特的,这证实了司机的供词。可是彭福特踪影全无,绑架他的人也不在。
  他们离开那里的时候,商定仍按原计划行事,宣布绑架事件发生在接纳仪式刚刚结束之后,并扬言要向,‘卡”族发出呼吁,从而对伯恩罗依德施加压力。但是,恰恰在离开老城区的时候,他们找到了彭福特。其实确切他说,是偶然在街上碰着的――彭福特蓬头垢面,精神恍惚,像个一星期没刮过胡子的可怜流浪汉。别的几个人都没认出来,是彭尼把他认了出的。于是他们马上把车停下。提起这一段经历,她又哭了起来。我们差一点儿撞上一列蜿蜒地冲着装卸码头开去的货运拖车。看起来,第二辆,也就是打算把我们撞死的那辆车里的几个家伙,肯定是把情况作了报告。因此我们反对党的那帮幕后头头得出了结论:绑架已经失效。这样推论还是言之成理的。虽然以前也有人为我做过某种解释,但我总感到奇怪。他们究竟为什么没有干脆把他干掉呢?后来,我才明白,他们的办法比干掉他更加狡猾,也更加残酷,更加有利于达到他们的目的。“现在他在哪儿?”我问。“塔克把他送到三号圆顶楼宇航员招待所去了。”“我们现在是不是也到那儿去?”“我不知道。罗杰只叫我把你接来,就跟他们一起进了招待所。但是,我们不能到那儿去。那太冒险了。可我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彭尼,快停车!”“为什么?”“车里一定有电话吧?现在我们不能再往前开了。一步也不行。现在必须先确定,不,应该先想想下一步该怎么办。不过,有一点可以肯定:在塔克和罗杰决定让我消失之前,我还得演好我的角色。显然,一定得有人向公众告别,让人看到我登上了‘汤姆?潘恩号’。你敢肯定彭福特先生打扮一番也不可能公开露面吗?”
  “公开亮相?不,根本不可能。你是没看见他那副模样。“当然没看见。不过我相信你的话。那好,彭尼,我现在仍旧扮‘彭福特’先生,你呢,还是我的秘书。继续干下去吧。”
  “好的,彭福特先生。”
  “现在,请你马上跟博罗德本特船长通话,好吗?”
  车里没有电话簿,但七转八转,总算接通了。耳机里双方对话我都听得见。
  “宇航员俱乐部。我是凯利夫人。”
  彭尼捂住了话筒:“要报我的名字吗?”
  “说吧,我们没必要保密。”
  “我是彭福特先生的秘书,”彭尼严肃他说,“他的飞船驾驶员博罗德本特船长在吗?”
  “我认识他,请等一下。”然后只听话筒中传来她的大嗓门:“嗨!你们这些人,有谁看见塔克没有?”过了一会儿,她便在电话中说:“他回自己房间去了。我这就叫他。”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