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进入角色(2)

时间:2021-10-17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海因莱因 点击:

  她毫无表情,冷淡地看着我。“从来没有。认为首领会叫别人替代他暴露于危险之中,这种想法本身就……嘿,我真该打你的耳光,是该打你的耳光!”
  “算了,彭尼,”塔克温和他说。“你们俩人各有各的任务,你也还得跟他合作。再说,他的错误揣测并不是过于愚蠢,也不是受别人的影响,介绍一下吧,罗伦佐,这位是佩内洛普?拉瑟尔。她是头头的私人秘书,够得上给你当最好的辅导员。”
  “见到你很荣幸,小姐。”
  “但愿我也能说‘荣幸’。”
  “住口,彭尼!要不然我就要在两个引力条件下揍你的屁股啦。罗伦佐,我承认扮演约翰?约瑟夫?彭福特不像乘坐轮椅那样安全,没这种事。我们都知道,已经三番两次地有人要终止他的人寿保险。然而这并不是我们这一回所害怕的事情。其实,这一次由于种种原因,我们要面对的那些家伙不敢放肆杀害首领,也不敢在扮演首领的时候把你干掉。这一点,等一会儿你就会明白的。我们的对手残暴成性,这你知道!他们会为了占点儿小便宜,把我、甚至也把彭尼杀掉。要是搞得着你,他们这会儿早就把你干掉了。但是,当你以首领的身份在大庭广众场合露面时,你会是非常安全的。他们绝不会动你。事情肯定就是这样。”
  他说完就打量着我的脸。“怎么样?”
  我摇摇头,“我听不懂你的意思。”
  “不明白?不过你总会明白的。这是比较复杂的问题,牵涉到火星人看问题的方式。就是这么回事。在你到达那儿以前,你就会了解一切的。”
  我还是无动于衷。塔克在这以前确实从未对我撒过谎,这我知道。但是他可能煞有介事地本把全部真相和盘托出,这一点我已经吃足了苦头,领教过了。我说道:“喂,我没有理由信任你,也没有理由信任这位年轻的女士。请原谅,小姐。尽管我对彭福特并无好感,但是他煞费苦心地始终要以诚实闻名于世。那我什么时候跟他谈呢?到了火星就谈吗?”
  塔克那丑陋而愉快的脸上突然现出了一层悲哀的阴影。“恐怕不是这样吧。彭尼没告诉你吗?”
  “告诉找什么?”
  “老弟,为什么我们非要你来扮演首领的原因,是他们已经绑架了他。”
  也许是由于神经一下子受了突然的刺激,也许是由于双重引力,我觉得脑袋发痛。“现在你知道了,”塔克接着说,“你知道为什么雅克?多波伊斯要等我们离开地面以后才能把真相告诉你。这是自从第一次登上月球以来的最大新闻报道。我们现在一直在扣压这一报道,要拼命把它捂住,避免走漏风声。我们希望利用你来找到他,并把他弄回来。事实上,你已经开始扮演你的角色。这艘飞船其实也不是真正的‘拼命号’,它是首领的私人专用游艇和旅行办公室‘汤姆?潘恩号’。‘拼命号’正围绕火星的驻留轨道运行,由发射机应答器输出我们这艘飞船的识别讯号。这只有船长和指挥官知道,而另一艘飞船则打点行装赶回地球,去物色替代首领的人。现在你该看出一点儿眉目了吧,老弟?”
  我得承认,我没看出。“是的,但是……唉,船长,要是彭福特的敌手绑架了他,为什么要保守秘密呢?我觉得你们应该大张旗鼓地宣传此事才是啊?““在地球上,我们会大声疾呼。在新巴打维亚,我们会大肆宣传,在金星上我们也会如此。但在这儿,我们是在跟火星人打交道。你听说过小卡格拉尔的传说吗?”
  “我承认自己不知道。”
  “你应该认真研究一下,这样有助于你真正了解什么叫火星人的信用。简单地说吧,几十年前,有个姓‘卡’的小伙子要在某时某地出场,接受比如被授予骑士称号之类的崇高荣誉。他没能准时到场,当然这不是由于被授予者的过错,至少我们是这样看的。你知道,按照火星人的准则,唯一的办法就是把他处死。但是他年轻有为,德才兼备。在场的激进分子争辩说,应该允许他回去重新来一次,但是卡格拉尔却不同意这样做。他坚持自己有权要求按照原判执行。他终于如愿以偿,被判处了死刑。这使他一跃而成为火星上崇高化身和最高的典范。”
  “那简直是发疯!”
  “是吗?我们不是火星人。他们是个古老的种族。他们早已制订了一套赏罚制度,适用于一切可能出现的情况。可以想象,他们是最大的形式主义者。同他们相比,古代日本人尽管崇尚义务和情谊,毕竟只不过是一批看来地造的羌政府主义者。火星人却没有什么‘对’或‘错’的概念。他们似乎只有‘礼’和‘非礼’。但是,这一点之所以对我们至关重要,是因为我们的首领彭福特将被接纳到小卡格拉尔的族里去,成为他们的一员。而他却固被绑架去不了。你现在该明白我的话了吧?”
  我仍旧不太明白。在我看来,他所说的“卡”这个人物可能是巴黎大吉牛尔剧院演出的叫人讨厌的恐怖节目中的一个。这时博罗德本特船长继续说道:“事情非常简单。首领多半是对火主人的风俗习惯和心理研究得最有成效的人。他多年来一直在了解和钻研这方面的问题。他已决定于星期三当地时间中午时分,去太阳湖滨举台接纳仪式。如果首领彭福特在那儿正常地通过考验,一切就万事大吉,要是他出席不了那个仪式――至于他为什么不能出席。谁也不会关心――那么,他在火星上就会一变而为声名狼藉的人,天南地北,整个宇宙帝国的人都会瞧不起他。他努力要实行的星际不同种族间的各种改革,也就会彻底失败。甚至更为糟糕,很可能发生意外。推测一下,起码会发生这样的事:火星人甚至连眼下帝国之间暂时还存在的松散联系也会退出,,更有可能进行报复。他们会杀死地球人,说不定火星上所有的地球移民及其后代,都会招来杀身之祸。那时,人这党的过激分子就会为所欲为,利用暴力把火星并入帝国,然而这只有在每一个人星人被杀死之后才可能出现。这一切的发生,就是因为彭福特没能出席接纳仪式……火星人把这个看得非常重要。”
  塔克说罢就像他出现时那样突然离开了。
  佩内洛普?拉瑟尔打开电影放映机。我这才焦急不安地忽然想起,应该问问清楚,万一彭福特本人(或者他的替身)不能出席火星人那种野蛮的接纳仪式,从而破坏了影响整个帝国的计划,怎样才能防止我们的敌人把我干掉。但是我恰恰把这最要紧的事忘记问清楚,也许是我潜意识中害怕可能听到的回答。
  过了一会儿,我又研究起彭福特来了。我认真观察他的动作和姿态,领会他的表情,默默地模仿他的声调,逐渐进入了角色,陶醉于艺术构思之中。不夸张地说,我已经把他的脑袋套在我的脖子上了。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