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不速之客(9)

时间:2021-10-12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海因莱因 点击:
  “塔克,请停半分钟,我要解手!”
  他既不减速,也不放我走。
  “喂,我有肾病,知道吗?”
  “罗伦佐老兄,我看得出,你这是害怕的缘故。我来告诉你我们的计划吧!你看到前边那个警察吗?”只见拱道尽头处的私人舱位站上,有个和平卫士身靠柜台站着,“我发现自己的良心突然受到谴责,感到内疚。我觉得有必要去坦白交代:就说你是怎样杀死到我们宾馆房间去的火星人和两个当地居民的……你又是怎样用枪逼着我帮你处理掉尸体,你看怎样……”
  “你疯了吗?”
  “不错,我心里内疚,悔恨,真的快要发疯啦,老兄!”
  “但是,这威胁不了我。你是找不到我什么罪证的。”
  “是吗?我想,我交代的内容要比你可能为自己辩护的话听上去更容易叫人相信。这事的来龙去脉我是一清二楚,而你却不一定说得清楚。我对你了解得很透彻,因为早在我们找你谈这次交易之前就把你反复研究过了:而你对我却一点儿也不了解。你什么也讲不清楚。譬如说……”
  于是,他提到了几件事,触到了我的隐私。我可以发誓,这些事连我自己都早已忘得一干二净。可他竟然知道得那么详细。我确实曾经专门为无子女参加的演出会表演过几个节目,这些节目有点儿低级趣味,跟我艺术家传统是绝不相称的。但是一个人总得吃饭呀!至于旅馆帐单,也是实在没办法。要是我有钱,早就付清了,不是有心欺骗。不过,话说回来,在迈阿密海滩住了旅馆赖帐逃债,跟在其他地方犯案抢劫差不多,同样要受法律制裁。
  还有在西雅图发生的那桩事。唉,总之我不得不承认说,塔克确实掌握了我的不少材料。不过。他对问题的看法跟我不同……我不能同意。
  “好吧,”他接着又说,“那我们就去找你们的警察。我敢以七与二之比跟你打赌,看谁能先交保释放。”
  说完,我们就迈步朝警察那里走去。结果从他身边经过,并未停下来。只见那警察正在跟一位站在栏杆后面的女职员谈话。那两个人连头都没有抬一抬。接着,塔克拿出两张票予,一张是通行证――维修通行证;另一张印着舱位K――127的船票。他把那两张票子塞进自动检票器。机器作了扫描,接着显示了一张透明画,指示我们搭乘上层密封舱,舱号K一127。门自动打开,放我们进去,随即锁上,耳边传来预先录制的声音:“请留神脚下,当心辐射警板。宇航站公司对进了门的乘客不管出了什么事都是概不负责的,”
  塔克在密封舱内按了一个完全不同的号码,它立刻旋转过来,择道滑行起来。于是我们便在发射场中心的地下开始起飞了。这对我来说已经无所谓了,反正我现在什么也不在乎了,只好听天由命。
  当我们走出小密封舱时,才发现又回到原来的地方。只见我的前边有一架梯子,直通上面的钢制天花板。塔克用手肘推了我一下,说:“往上走!”到了顶部,我们看到舷窗上有个洞孔,上边有块指示牌,写着“辐射危险――最适度――13秒”,显然是不久前用粉笔写上去的。我立刻停住脚步。尽管我对子孙后代的繁衍并不感到有什么兴趣,可我不是傻瓜。塔克这时咧嘴笑了起来,说道:“你穿上铅制的裤子没有?打开洞门,立刻钻进去吧!就顺着梯子一直爬进飞船。如果你不磨磨蹭蹭,就能提前三秒仲进船。”
  我估计自己提前五秒钟就进了飞船。我只爬了10英尺左右就看到了阳光,接着就爬进了飞船中的一根长管子。说实在活,我爬梯子时一步跨了三级。
  这艘火箭飞船明摆着是微型飞船,控制室显得十分狭窄。我没向窗外望上一眼。我乘过飞船,而且不止一次。我乘过两艘飞船:登月艇“福音号”和它的姐妹艇“百列号”。想当年,我不加思索就接受了月球要我去参加联合演出的聘约――那时我们剧团的经理有一种看法,就是类似变戏法、走钢丝、玩杂耍等等固定剧目,要是搬到只有地球引力六分之一的月球上去演出,一定非常精彩;这种看法本身当然不错,只是这位经理不给我们排练时间来适应低引力。于是我不得不从遇难旅行者法案上动脑筋,找讥会钻了个空于又溜了回来,只可丢惜弃了一套演出服装。
  在飞船控制室里有两个人,一个躺在一张加速卧椅上(室内共有三张这种卧椅);手中拨弄着调节控制盘:另一个手里拿着一把旋凿,做着莫名其妙的动作。躺在卧椅上的那个人看了我一眼,一声没吭;另一个却转过身来,越过我向另外一叫人问道:“雅克出了什么事?”说话时满面愁容。
  塔克差不多可以说是从我身后的舱口中飘进来的。只听他厉声说:“没有时间了!雅克留下的空缺位置,有没有补足重量?”
  “补足了!”
  “雷特,飞船准备好起飞没有?跟指挥塔接通了吗?”
  躺在椅子上的那个人慢吞吞地回答说:“我每隔两分钟计算一次。现在我们跟指挥塔的线路畅通。还有40……嗯47秒。”
  “你给我从椅子上滚下来!给我滚!那种滴塔声我可抓住了!”
  雷特慢悠悠地从椅子上站了起来,让塔克躺了下去。另一个人把我推到了副驾驶员位置上,并在我胸部绑上了一根安全带。然后转过身,下了太平舱口。雷特跟着那人钻了出去,他的头和肩一出舱口,身子就停住了。“票子,请拿出来!”他得意洋洋他说。
  “嘿,老天爷!”塔克松了安全带,伸手摸口袋,接着便拿出了原来我们用来偷乘飞船的那两张通行证,塞给他看。
  “谢谢,”雷特答道。“祝你们一路平安!再见。”他神速而又稳健地一转身就不见了。只听见气塞“膨”地一声关上了,震得我耳鸣起来,连耳膜都震得砰砰颤动。塔克根本没回答雷特的话,也没说声再见。他眼睛只顾盯着计算机控制盘,微微地进行着调节。
  “还有20秒,”他对我说。“现在不会再有麻烦了。注意把手放在里面,思想要放松。第一步一定得做好。”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