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雨夜幽灵(6)

时间:2021-07-21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古龙 点击:

俞佩玉瞧得忍不住长长叹息了一声。

突听身后有人道:“你叹息什么?”

那庄主夫人不知何时竟已在他身后,也已往外瞧。

俞佩玉叹道:“在下瞧得这人被大家像小丑般戏弄,心中颇是不忍。”

庄主夫人面上木然没有表情,过了半晌,缓缓道:“这人就是我丈夫。”

俞佩玉吃了一惊,失声道:“他……他就是庄主?庄主。”

庄主夫人冷冷道:“不错,他就是杀人庄的庄主。”

俞佩玉怔在那里,久久作声不得。

他忽然了解这母子三人为什么是“可怜的女人”,他也已了解为什么任何人都可以在这里随意杀人。

这“杀人庄”的庄主竟是个可怜的小丑,可怜的侏儒。每个人都可以到这里来将他随意欺负戏弄。

庄主夫人又回到座上,瞧着他,不说话。

俞佩玉此刻已可以忍受。

只因他已对这女子,对这一家人都生出了无限的同情,他们纵然有许多奇怪的举动,那也是可以被原谅的。

门口不知何时已摆了一盘菜饭,庄主夫人几乎连动也没动,俞佩玉却吃了个干干净净。

世上原没有什么事能损害少年人的肠胃。

时间就这样过去。

屋子里越来越黑,庄主夫人的脸已朦胧,这屋子就像是个坟墓,埋葬了她的青春与欢乐。

“但她为什么这样瞧着我?”

俞佩玉既觉怜悯,又觉奇怪,

庄主夫人忽然站起来,幽幽道:“天已黑了,你陪我出去走走好么?”

这园林竟出奇的大,也出奇的阴森,花丛树梢,都似有鬼魅在暗中窥人,石子路沙沙地响。

俞佩玉觉得很冷。

庄主夫人已落在后面,初升的月色将她的身影长长投了过来,不知从哪臣传来一声鸟啼。

俞佩玉不禁打了个寒噤,抬头望处,忽然瞧见阴森森的树影中,有一座死灰色的、奇形怪状的房屋。

这房屋没有灯,根本没有窗子,尖尖的屋顶,黑铁的大门似已生锈,孤零零的一座死灰色的怪屋,矗立在这阴森森的庭园里,这给人的神秘与恐怖的感觉,简直不是世上任何言语所能形容。

俞佩玉既害怕,又好奇,不由自主地走过去。

突听庄主夫人叱道:“不能过去。”

她温柔痴迷的语声竟似变得十分惊惶。

俞佩玉一惊停步,回首道:“为什么?”

庄主夫人道:“谁走近了这屋子,谁就得死。”

俞佩玉更吃惊,道:“为……为什么?”

庄主夫人嘴角又泛起神秘的笑容,缓缓道:“只因这屋子里都是死人,他们都想拉人去陪他们。”

俞佩玉失声道:“死人?都是死人?”

庄主夫人眼睛空洞地凝注着远方,道:“这屋子就是我们姬家的坟墓,屋子里埋葬的都是姬家的祖先,而姬家的祖先都是疯子,活着是疯子,死了也是疯子。”

俞佩玉听得毛骨悚然,掌心又满是冷汗。

庄主夫人的手却更冷,她拉住他的手走向旁边的一条小路,只觉她的手冷得像铁,像冰。

俞佩玉晕晕迷迷地被拉着往前走,也不知要走到哪里。

前面有个小小的八角亭,走上四级石阶,亭的中央,四面栏杆围着黑黑的深洞,仔细一瞧,才知道是口井。

姬夫人喃喃道:“这是奇怪的井!”

她这话像是在自言自语,并不是说给别人听的。

俞佩玉却忍不住问道:“为什么是奇怪的井?”

姬夫人道:“这口井叫做‘魔镜’。”

俞佩玉更奇怪,追问道:“为什么叫做魔镜?”

姬夫人悠悠道:“据说这口井可以告诉人的未来,在有月光的晚上,你站在井边照下去,那井中的影子便是你未来的命运。”

俞佩玉道:“这……我有些不太懂。”

姬夫人道:“有的人照下去,他的影子在笑,而他并没有笑,那么就表示他一生幸运;有的人照下去,他虽没有哭,他的影子却在哭,那么他未来的一生,便必定充满了悲伤,充满了不幸。”

俞佩玉骇然道:“哪有这样的事。”

姬夫人悠悠接着道:“有的人照下去,却是什么都瞧不见,只能见到一片血光,那么,就表示他立刻便将有杀身之祸。”

俞佩玉不禁又打了个寒噤,道:“我不信。”

姬夫人道:“你不信?为何不试试?”

俞佩玉道:“我……我不想……”

他口中虽说不想,但这口井实在是口魔镜,竟似有种神奇的吸引力,他身不由主地走了过去,探首下望。

井很深,非常深,黑黝黝的深不见底,俞佩玉根本什么都瞧不见,他的头不禁越探越低。

姬夫人突然失声道:“血……血……”

俞佩玉惊极骇极,再往下望,突然栏杆崩裂,他整个人就像是块石头似的直落下井去。

姬夫人掩面狂呼道:“血……血……魔镜……魔井……”发狂般奔走了。

这时,才听得井底传上来“扑通”一声。

× × ×

这“扑通”一声自然就是俞佩玉落下井时的声音,这魔井出奇的深,幸好还有水,而且水很深。

他身子无助地重击在水面上,全身骨头都像是要散了,笔直沉入水底,久久升不上来。

他若不是一身铜筋铁骨,只怕升起时已是个死人。

那恐怖的惊呼声犹在耳畔,俞佩玉惊魂未定,在冰冷的水里不停地发抖,似乎永远不能停止。

“她为何要害我?”

“我自己不小心失足落下,怎能怪别人?”

“她为何不救我?”

“她心灵本来脆弱,此刻也已骇极,怎能救我?”

“何况,她必定认为我已死了,又何苦来救我。”

俞佩玉想来想去惟有自责自怨。

“我本就是个不幸的人,一生中本就充满了不幸的遭遇。”

别人梦想不到的不幸遭遇,在他说来,已是家常便饭了。

井很宽,若是站在井中央,伸手难及井壁,何况井壁上满是又厚又滑的青苔,任何人都休想能爬上去。

若是别人,此刻早已呼救,但俞佩玉却连呼救都不敢,呼声若是惊动了他的仇敌,他岂非死得更快。

幸好他水性精深,还不至于沉下去,但身子沉在冷得刺骨的井水里,已渐渐开始发麻。

他迟早还是要沉下去。

这一切,简直像是个噩梦,他实在不愿相信,却又不能不信,从那日在他自己的庭院中,黑鸽子传书信的那一刹那开始,他的生命就像是活在梦魇中,他的生命是否就此终结。

他不愿想,不敢想,但却偏偏忍不住要想,想得简直要发狂。黑夜,便在这令人发狂的痛苦中慢慢过去。

井口射入了灰蒙蒙的光,但这光却又是那么遥远,远不可及。

不可及的远处,突然传来了啁啾鸟语。

这在俞佩玉听来,简直像是听见了世上最悦耳的声音。

这鸟语正是他的救星。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