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远方音讯

时间:2021-07-21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黄易 点击:
寻秦记(全文在线阅读)  >   第六卷 第三章 远方音讯

接着的十天,项少龙度过了来到这古强国后最悠闲的美好时光。
  他领着妻婢,与滕翼、荆俊、乌卓和那些随他由邯郸前来的一千家将,到了城外乌家新开发的牧场休养生息。
  牧场占地甚广,快马一个时辰才可勉强由这一端去到另一端,共有十八组简朴但设备完善的房舍。他们选取了一个位于美丽小谷的四合院落,名之为“隐龙别院“。
  每天清早起来,便和妻婢在大草原上驰马为乐,顺道练习骑射。又找来滕翼、乌卓和荆俊这三个高手对打,练习各种武器的掌握运用,作为与杨泉君等选出来那仍未知是何人的对手决战前的热身练习。
  “精兵团“则由原先的七十七人扩展至三百人,日夜操练,以应付将来返回邯郸活擒赵穆的班底。
  有项少龙这真正的特种战士主持,这批人都进步神速,掌握到各种深入敌后的侦察与作战技术。
  乌家人丁旺盛,其中不乏懂得冶铁的巧匠,乌卓遵项少龙之言,在牧场内成立冶炼铁器的作坊,依照他的设计,打造出攀爬腰索和飞针这类工具暗器。
  项少龙更不忘依墨氏补遗卷上的方法打坐练气,滕翼发现后大感兴趣,从他处学得诀窍,效果比项少龙还要好。
  项少龙索性把补遗卷给了他,由他自行钻研上面写的兵法和剑术,两人间的关系,比亲兄弟更胜一筹。
  乐也融融时,陶方来了。
  众人齐集在厅内举行会议。
  陶方神采飞扬道:“有邯郸的消息了,真是精彩。“却没有立即说下去。
  众人见他卖关子,都急得牙痒起来,只有滕翼不为所动,沉着如常。
  陶方笑道:“逐件事来说吧!今次我们害得最惨的是赵穆,当赵人发现我们那条直通城外的秘道,才发觉上了大当,然后就收到了真正的嬴政返抵咸阳的消息,孝成王气得病了一场,更把赵穆痛骂一场,整整一个月都不肯见他,到现在关系才改善了一点,但赵穆权势已大不如前了,反而那郭开不知说了什么谎话,竟骗得孝成王那昏君对他信任大增。“
  项少龙忍不住问道:“赵雅的情况怎样了?“
  陶方知他仍没有忘记这善变的美女,叹了一口气道:“她也大病了一场,那齐雨还想去缠她,给她轰了出府门,很多人都看到呢!“
  乌卓奇道:“赵王没怪她吗?“
  陶方沉吟道:“据说她曾苦劝赵王不要对付少龙,那昏君事后亦有悔意,又见她病得死去活来,或者基于这些原因,赵雅的地位并没有受多大影响。现在邯郸人心惶惶,都怕我们会引领秦军攻打赵国。最近孝成王派出使节,希望能联结各国,以应付秦人的入侵,真是大快人心了。“
  滕翼道:“那假嬴政的命运又如何了?“
  陶方摇头叹道:“给赵穆处死了,他满肚子气,惟有拿这无辜的可怜蛇发□。“
  项少龙心中颇感不忍,不过这是没有法子的事。
  陶方忽地伸手按着项少龙肩头,低声道:“告诉你一件事,但千万莫要动气。“
  项少龙一震道:“什么事?“
  陶方眼中掠过异样之色,沉声道:“有美蚕娘的消息了。“
  项少龙色变道:“死了?“
  陶方摇头道:“不!是嫁了到附近一条村庄去,还生了儿子,丈夫是个颇有名气的猎户,据说相当爱护她。“
  项少龙呆了半晌,反轻松起来,想起分别时的情景,美蚕娘可能早立下决心不离开那和平的地方了。这也好!最紧要她有个好归宿便成了。
  荆俊凑到陶方旁,轻声问道:“有没有给我送信与赵致?“
  滕翼一震道:“你那封信有没有□露我们会回邯郸的事?“
  荆俊吓了一跳道:“当然没有,小俊怎会这么不知轻重。“
  陶方由怀里掏出一封信来,塞到荆俊手里,笑道:“看来赵致对你都有点意思哩!“
  荆俊一声欢呼,凌空翻了三个筋斗,一溜烟走了,看得众人失笑不已。
  陶方见项少龙乍闻美蚕娘的事后,仍然情绪稳定,放心道:“我们到大梁的人有消息回来了,听说纪才女到楚国去了。“
  项少龙一震道:“不好!她定是往邯郸找我。“
  众人同时捕捉到他的意思,纪才女当然不能直接赴赵国找他,惟有先往楚国,再取道齐国往邯郸去。
  古代讯息不便,邯郸发生的事,恐怕到这时纪嫣然仍未知晓。
  项少龙却是关心则乱,决然道:“我们立即到邯郸去!“
  陶方道:“至少要过了大后天才成,秦人已推了一个人来和你争太子太傅之职,定了大后天午前在御前比武,有点身份地位的都会来观战。“
  乌卓道:“那人是谁?“
  陶方应道:“好像是叫王翦吧!“
  项少龙大感错愕,心想又会这么巧的。
  项少龙在离农庄别院不远的小瀑布旁独坐沉思。
  在这古战国的时代里,真是无处不是桃源仙境,就像眼前便是罕见奇景,谷内秀峰罗列,万象纷陈,奇巧怪石,碧水流经其间,飞瀑彩池,随缘天成,水动石变间,在阳光下百彩交织,使人怎么看都不感厌倦。
  他坐在一个这样的水池旁,倾听着飞瀑注入清潭的悦耳声响,看着岸旁绿竹翠树,浮波荡漾,水娇色艳,充盈着初春的生机和欣欣向荣的意象,不由心旷神怡。
  可是当心神转到大后天的御前比武上,又愁怀暗结。
  不论那一个赢了,恐怕都会有点问题。
  问题仍是他能否改变历史。
  若答案是否的话,那他大可什么都不理,笑遨山林,终日享受与妻婢们鱼水之欢,而小盘自然会成了中国首位皇帝。
  只恨他不能肯定。
  若他赢了王翦,对方还能否成为日后统一六国的主要功臣呢?
  这真教他煞费思量。
  但他亦是败不得,否则乌家将会受到很大的损害,对小盘亦是严重的打击,甚至他的邯郸之行也会受到影响。
  苦恼间,少女娇甜的笑声传来。
  草树掩映中,翠桐和翠绿这两位俏丽的艳婢,每人挑着两个小木桶,到来取水,低言轻笑,并没有留意到项少龙的存在。
  两女来到池旁,放下挑担小桶。
  翠桐坐到一块石上,翠绿则脱掉鞋子,露出秀美的赤足,濯在水里,意态放浪自如,不时发出银铃般的娇笑。
  项少龙想起与美蚕娘在那小谷的溪流,同作水中嬉戏的动人情景,心内不无感触。
  翠桐忽道:“少爷搂过了你吗?“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