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飞来横祸

时间:2021-10-03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古龙 点击:
名剑风流(全文在线阅读)   >   第32章 飞来横祸

平日精明练达,能言能辩的唐大姑娘,此刻身蒙杀父之嫌,已是脸色惨白,全身颤抖,木然站在那里,连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人丛中忽有一人大声道:“他的亲生女儿难道也会杀他吗?”

这句话听来虽似在为唐琪辩护,其实却无异己将罪名加到唐琪身上,大家扭头去望,竟看不出这句话是谁说的。

杨子江冷笑道:“煮豆燃萁,烛影摇红,一个人为了权势,本就什么事都做得出的。”

人丛中又有一人大声道:“你难道说唐大姑娘为了要做掌门人,所以不惜杀死她亲生的父亲,你这话又有谁会相信?”

这句话说出来,更将唐琪一口咬得死死的,他虽说“无人相信”,其实不信的人只怕很少。

杨子江冷笑道:“唐大姑娘若是心中无鬼,为何不让别人查看唐老前辈的死因?唐老前辈遗体收殓时,她难道没有看到那中毒的征象?”

满堂吊客俱都为之哗然,似乎已认定了唐琪必是凶手无疑,就连俞佩玉和朱泪儿,也不能不信了。

俞佩玉心里暗暗叹息,只因他心中别有感触:“唐琪若真是为了争权夺门而杀父,那倒真是因果循环,报应不爽,只因这‘唐无双’就正是杀死她真正父亲的仇人。”

杨子江锐利的目光已瞪在唐琪脸上,厉声道:“唐大姑娘,到了此时,你还有什么话说?”

唐琪瞪着他,一字字道:“你真要我将真相说出来?”

杨子江冷笑道:“你敢说出来么?”

唐琪厉声道:“好,这是你逼我说的。”

她长长吸了口气,还未将话说出来,唐琳忽然大声道:“这件事应该让我说才是。”

这忧郁的少女平时就很少说话,今天更是从未开口,谁也想不到她竟在如此重要的关头忽然开口,而且说出来的话更是耸人听闻,连俞佩玉都不免吃了一惊,猜不到她究竟要说什么?

唐琪望着她,也是满面惊疑之色,道:“你……”

唐琳铁青着脸,道:“先父临终时,只有我守候在他老人家身旁,所以他老人家的死因,也只有我一个人知道。”

杨子江讶然道:“你?”

唐琳道:“我。”

杨子江皱眉道:“难道是你害死唐老前辈的么?”他不禁也觉得很奇怪,因为唐琳实在没有谋杀父亲的理由。

李佩玲这时拉住了唐琳的手,柔声道:“你只怕是因为悲痛过度,所以理智有些不清了。”

唐琳道:“我神智清楚得很,这件事我本也不想说的,可是现在,我若再不说,大姐的冤枉就再也洗不清了。”

唐琪愕然望着她,也不知是惊讶,还是感激。

唐琳道:“那天晚上,夜已很深,大姐和大嫂都已睡了,我忽然想起一件事要和爹爹去说,就起来去找他老人家。”

杨子江道:“你想起了什么事?”

唐琳冷冷道:“那是我们的家务私事,你也要管吗?”

杨子江笑了笑,不再说话。

唐琳道:“谁知道我还未走到他老人家门口,就听见他老人家屋子里有说话的声音,我正在奇怪,这么晚了,爹爹屋子里怎么会有客人?他老人家休息得一向很早的,而且,只要有客人来,我们都会知道,除非他不走正路,而是由外面偷偷溜进来的。”

杨子江冷笑道:“唐家庄警戒森严,就算有人想偷偷溜进来,只怕也很困难吧。”

唐琳道:“非但很困难,而且根本无此可能。”

杨子江道:“既然如此,那位客人又是怎么进去的呢?”

唐琳道:“爹爹的屋子里,有条秘道直通到外面,那人想必早已和爹爹约好,是爹爹自己将他从地道中接过来的。”

她竟将如此秘密的事都说了出来,大家虽然还不知道她的下文,但已不觉先对她相信了三分。

唐琳道:“我本不愿偷听爹爹的秘密,但既已来了,又不想就这么回去,正站在外面犹疑时,突听爹爹道:‘你我虽是忘年之交;但这件事关系实在太大,我不能不分外谨慎,你要知道,唐家庄的暗器从未借出给别人。’”

杨子江道:“这人居然是来向唐老前辈借暗器的么?”

唐琳道:“当时我也觉得这人实在太不知进退,竟来强人所难,只听他跟爹爹说了许多话,还是非要爹爹将暗器借给他不可。”

杨子江道:“他说的是些什么话?”

唐琳道:“他说,他要做的这件事,关系很重大,若是事成,大家都有好处,他又说,爹爹既然不肯出面,至少也该将暗器借给他。”

杨子江道:“唐老前辈被他说动了么?”

唐琳道:“没有,爹爹虽是一庄之主,但祖宗的家法,他也不敢违背的。”

杨子江道:“暗器既然没有借给他,那么,杀死唐老前辈的人也不会是他了。”

唐琳道:“我听他还在不停地游说,生怕爹爹被他打动,就闯了进去,因为我知道有了第三个人在旁边,他就无法再说了。”

杨子江道:“他见到你进去了么?”

唐琳道:“他又不是个瞎子,怎么看不到我,看到我进去时,他虽然有些吃惊,但居然还是不肯死心。”

杨子江道:“他认得你?”

唐琳点了点头,黯然道:“就因为我认得他,所以才没有对他起防范之心,谁知他竟乘我没有注意时,将我身上的铁蒺藜偷去了一枚。”

杨子江目光闪动,冷笑道:“原来此人还是位妙手空空儿。”

唐琳叹道:“他的手脚的确很快,非但我全未觉察,连爹爹都没有注意到。”

杨子江瞪着她,厉声道:“你到你自己爹爹的屋子去,还带着暗器干什么?”

唐琳道:“本门子弟,暗器从不离身,连睡觉时也带着的。”

杨子江道:“这难道也是你们祖宗的家法。”

唐琳道:“正是。”

杨子江道:“他就用从你身上偷去的那枚毒蒺藜,将你爹爹杀死的?”

唐琳黯然说道:“他临走时,爹爹送他出去,走到门口时,他忽然回身作揖,却乘势在爹爹胸前一拍,谁也没有想到他手里竟还藏着暗器,更未想到他只不过为了爹爹不肯将暗器借给他,就下了如此毒手。”

她说到这里,大家已不觉信了七分。

因为这件事虽然未必完全合情合理,但大错铸成,她也要负很大的责任,自然不会说假的。

杨子江长长叹了口气,道:“如此说来,那人杀了唐老前辈,你是在旁边亲眼瞧见的了。”

唐琳道:“不错。”

杨子江忽然怒喝道:“你既然亲眼瞧见,为何直等到现在才说?”

唐琳垂下头,凄然道:“因为……因为他就是我未来的夫婿,爹爹本已将我许配给他了。”

这句话说出来,人群中立刻起了一阵骚动,有的惊讶,有的惋惜,有的同情,但对这件事却更深信不疑,因为若非被逼,谁也不会将这种秘密混出来的,俞佩玉更不禁暗暗叹息。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