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奇峰迭起

时间:2021-10-17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古龙 点击:
名剑风流(全文在线阅读)   >   第38章 奇峰迭起

喜欢喝酒的人眼睛看着别人喝酒,自己喝的却是红糖水,那心里是什么滋味,不喝酒的人做梦都不会想得到。

富八爷几杯酒下肚,居然也满面春风起来,笑道:“糖水总比酒好喝得多了吧……呵呵,哈哈,来,来,请用些菜。”

几个“聪明人”早就在等着这句话,不等他话说完,早已拿起筷子。

谁知富八爷突又沉下了脸,厉声道:“这菜是谁端上来的?莫非是想害人吗?”

几个“聪明”人一听话风不对,一颗心又沉了下去。

有个人终于忍不住了,赔笑道:“这菜又有何不妥?”

富八爷正色道:“各位有所不知,油腻之物最是伤身,常言说得好,青菜豆腐保平安,尤其我辈武林中人,吃多油腻,纵不泻肚子,也难免变得臃肿,人一臃肿,行动就难免有所不便……”他顿了顿接道:“行动不便,若与人交手时,武功就难免要打折扣,各位远道而来,若因吃了我的菜而有什么三长两短,却叫我如何对得起各位。”

他不但说得头头是道,而且光明正大,完全是一副悲天悯人的心肠,大家虽听得哭笑不得,气破肚子,却也无言可驳。

富八爷将一盆排翅全部搬到面前,叹了口气,道:“但我这老头子吃些却没关系,反正我已是行将就木的人,还怕什么。”

只见他一口酒,一口菜地吃着,还不住叹着气,喃喃道:“我不入地狱谁人地狱,为了许多朋友的好处,我就算受些罪也是应该……各位请,请用糖水。”

大家你看着我,我看着你,大眼瞪小眼,嘴里虽不敢说话,心里只希望将这小气鬼活活胀死。

俞佩玉这才知道“为富不仁”这四个字是怎么来的了。

他也曾见过不少贪财的人,也知道贪财的人必定很小气,但像这位富八爷……他实在想不通这人怎么生出来的。

就在这时,突听一人笑道:“好朋友有福同享,有难同当,你受的罪太多了,让我也受些吧。”

这正是每个人心里想说,又不敢说的话,此刻听到有人居然真说了出来,只觉痛快已极。

但是大家又不禁暗暗替这人担心,他竟敢在富八大爷面前说这种话,岂非正如在老虎头上拍苍蝇。

富八爷面上果然已变了颜色,“啪”地,放下筷子,冷笑道:“我这辈子从来没有好朋友,我的好朋友都死光了,你是谁?”

只听那人笑道:“小弟专程来为八哥拜寿,八哥怎地还未见就要咒小弟死呢?”

他第一次说话的时候,大家就觉得这人就在附近,却偏偏见不到,现在第二次说话,大家反而觉得他在很远了。

但等到最后一个“呢”字说出来,门口忽然就出现了一个人影子。

× × ×

这人很高、很瘦,穿着件不青不灰,又像青,又像灰的长袍子,腰畔系着根杏黄色的丝绦,悬着柄形式奇古的剑。

他头上戴着顶竹笠,这顶竹笠就像是个盆子,将他连头带脸一齐盖住,别人瞧不见他的脸,他却可以瞧见别人。

富八爷像是已认出了他,连富八奶奶的神情都已有些异样,幸好脸上涂着的那层粉帮了她的忙,她脸色就算变了,别人也看不出。

青袍佩剑的人已摇摇晃晃走了进来,笑着道:“故人远来,八哥难道连个座位都不赏么?”

富八爷的脸色就像是鞋底,道:“坐,坐,坐。”

他一连也不知说了多少个“坐”字,却没有动一动。

青袍客道:“噢,我明白了,八哥的规矩是要上坐,先得送礼,不送礼的人非但没位子坐,只怕连屁股都要被打得开花。”

他在身上摸了摸,又道:“小弟却偏偏忘了备礼来,怎么办呢?……噢,对了,常言道:秀才人情纸半张,礼轻人意重,是吗?”

摸了半天,他居然摸出张又皱又脏的纸条,也不知道是干什么用的,他居然将这张纸送到富八爷面前,还笑着道:“却不知这份礼够不够。”

这时连鱼璇的脸色都变了,有人送来南海珊瑚,还不免呕血而死,这人只送来半张破纸,富八爷不打破他脑袋才怪。

谁知怪事真的出现了。

富八爷竟点着头道:“够了,够了,够了……”

青袍客道:“八哥既然说够,那么就该让小弟坐下来受罪了吧。”

说着说着,突然一伸手,拎起了一个人的脖子。

这人外号“半截山”,顾名思义,就可知道他是怎么样的一个人了,此刻被青袍客随手一拎,竟像是小鸡般被拎了起来,全身的气力一下子就不知跑到哪里去了,也不知怎地就被拎到门口。

再看那青袍客已坐在他位子上,眨眼间就将那盆剩下的鱼翅吃得干干净净,又拿起酒壶,如长鲸吸水般一吸而尽。

富八爷竟只是眼睁睁地瞧着,动也不动。

青袍客咂了咂嘴,长长吐出口气,笑道:“这么好的罪,小弟倒真有好久没有受过了,八哥还有什么罪,不如索性一并拿上来,让小弟一并受了吧。”

富八爷脸上阵青阵白,突然一拍桌子,大声道:“亏你们还算是有头有脸的江湖道,见了田大爷进来,竟还敢大咧咧地坐着,也不问安行礼。”

群豪本当他发怒的对象是这青袍怪客,谁知他却拿别人当做出气筒,只有俞佩玉暗暗好笑,知道这小气鬼又用了条“调虎离山”之计,他这么样一发脾气,酒菜就可以省下来了。

鱼璇的眼睛早就盯在青袍客腰畔那柄剑上,此刻突然长身而起,恭恭敬敬地抱拳一揖,道:“尊驾既姓田,不知和那位一剑镇天山,威名动八荒的‘神龙剑客’田大爷有何关系?”

青袍客先不答话,却缓缓将头上竹笠摘下,露出一张苍白瘦削的脸,这张脸远看本极英俊,但脸上的刀疤剑疤少说也有十来条,衬着他毫无血色的皮肤,灼灼有光的眼睛,使得这张脸充满了一种说不出的神秘可怖之意。

鱼璇一见到这张脸,立刻退后三步。

群豪竟也全都为之悚然动容,离座而起。

鱼璇躬身道:“果然是老前辈。”

青袍客笑了笑,道:“不敢,在下正是田龙子。”

他一笑起来,满脸的刀疤似乎都在蠕蠕而动,更平添几分诡秘,令人再也不敢多瞧一眼。

俞佩玉不但也已久闻此人乃是十大高手中行踪最飘忽、出手最辛辣的,而且也已领教过他门下子弟田际云的武功,此刻不由得多瞧了他们两眼。

田龙子火一般的目光也盯在他脸上,似笑非笑,缓缓道:“这位少年朋友尊姓?”

鱼璇抢着赔笑道:“他叫鱼二,乃是在下的长随。”

田龙子长长地“哦”了一声,冷冷道:“尊驾倒真是一表非凡,想不到你的飞鱼门下竟有这样的人物。”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