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雨夜幽灵(2)

时间:2021-07-21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古龙 点击:

只听这老人笑道:“俞佩玉,你醒了么?”

俞佩玉大惊失色,悚然道:“你,你怎会知道我名字?”

老人回过头来,眯着眼睛笑道:“方才我听得四面有人呼喝,说什么‘俞佩玉,你跑不了的。’我想那必定就是你了,你也终于跑了。”

他苍老的面容上,刻满了风霜劳苦的痕迹,那每一条皱纹,都似乎象征着他一段艰苦的岁月。

他那双眯着的笑眼里,虽然充满了世故的智慧,却也满含着慈祥的善意。

俞佩玉垂下了头,嗫嚅着道:“多谢老丈。”

老人笑道:“你莫要谢我,我救你,只因我瞧你不像是个坏人模样的,否则我不将你交给那些人才怪。”

俞佩玉黯然半晌,凄然笑道:“许久以来,老丈你只怕是第一个说我不是坏人的了。”

老人哈哈大笑道:“少年人吃了些苦就要满肚牢骚,跟我老头子回到破屋里去喝碗又浓又热的酸辣汤,包管你什么牢骚都没有了。”

提起鞭子,“的卢”一声,赶车直去。

黄昏,风雨中的黄昏。

车马走的仍是无人的小道,这贫贱的老人,想必是孤独地住在这间破烂的茅屋里,但这在俞佩玉说来已觉得太好了。

他躺下来,想着那茅屋里已微微发霉的土墙,那已洗得发白的蓝布床单,那热气腾腾的酸辣汤。

他觉得自己已可安适地睡了。

只听老人道:“马儿马儿,快跑快跑,前面就到家了,你认不认得?”

俞佩玉忍不住又爬起来,又掀起车篷的一角,只见前面一条石子路,被雨水冲得闪闪的发亮。

路的尽头,竟赫然是座恢宏华丽的大院,千椽万瓦,灯火辉煌,在这黄昏的风雨中看来,就像是王侯的宫阙。

俞佩玉吃了一惊,讷讷道:“这,这就是老丈的家么?”

老人头也不回道:“不错。”

俞佩玉张了张嘴,却将要说出来的话又咽下去,心里实在是充满了惊奇,这老人莫非是乔装改扮的富翁?莫非是退隐林下的高官,还是个掩饰行藏的大盗?他将俞佩玉带回来,究竟是何用意?

宽大的,紫色的庄门外,蹲踞着两只狰狞的石狮子,竹棚下,健马欢腾,几条劲装佩刀的大汉,正在卸着马鞍。

马是谁骑来的?这在此刻虽还是无法解答的问题,但这老人乃是武林强者,却已全无疑问。

而此刻天下武林中人,又有谁不是俞佩玉的仇敌。

俞佩玉手脚冰凉,怎奈全身脱力,想走已走不了,何况他纵能走得了,此刻也已太迟。

车马已进了庄院。

俞佩玉将车篷的缝留得更小,突见两条人影自灯光辉煌的厅堂檐前箭一般蹿了过来。

左面的一个,正是那目如利剪的昆仑白面道人。

俞佩玉心却寒了,手不停地抖。

这白面道人竟拦住了马车,道:“老人家你一路回来,不知可瞧见个少年?”

老人笑道:“少年我瞧得多了,不知是哪一个?”

白面道人道:“他穿的是件青布长衫,模样倒也英俊,只是神情狼狈。”

老人道:“嗯,这样的少年倒有一个。”

白面道人动容道:“他在哪里?”

老人摸着胡子笑道:“我非但瞧见了他,还将他抓回来了。”

话未说完,俞佩玉急得要晕了过去。

白面道人目光更冷,瞧着老人一字字道:“那少年纵然狼狈,纵已无法逃远,却也不是你捉得回来的,老丈日后最好记住,我昆仑白鹤,素来不喜玩笑。”

霍然转身,大步走了回去。

老人叹了口气道:“你既然知道我抓不回来,又何必问我。”

缰绳一提,将马车赶入条小路,口中喃喃道:“少年人呀,你如今总该知道,越是精明的人,越是容易被骗到,只不过要你懂得用什么法子骗他而已。”

他这话自然是说给俞佩玉听的,只可惜俞佩玉没有听到,等他再度能听见时,他已在老人的屋里。

这果然是间破烂的屋子,四面的墙壁已发黑,破旧的桌子上有只缺了嘴的瓷壶,两只破碗,还有堆吃剩下的花生。

一盏瓦灯,昏黄的灯光,在风中直晃,就好像代表了那老人的生命。

一件破棉被挂在门后面,门缝里不断地往里面漏着雨水,水一直流到角落里的竹床床脚。

俞佩玉此刻就睡在这张床上,湿透了的衣服已被脱去了,身上虽已盖着床又厚又重的棉被,但他还是冷得直发抖。

老人不在屋里,俞佩玉用尽平生力气,才挣扎着下了床,紧紧裹着棉被,这棉被好像比他故宅门口的石狮子还重。

他一步一捱,捱到窗口,窗子是用木板钉成的,他从木板缝里望出去,窗外竟是个很大很大的园子。

庭园深深,远处虽然灯光辉煌,却照不到这里,黑黝黝的林木在雨中看来,仿佛幢幢鬼影。

俞佩玉打了个寒噤,暗问自己:“这究竟是什么地方?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一点孤灯,自幢幢鬼影中飘了过去,似鬼火?

俞佩玉的腿有些发软,身子倚在窗沿上,无边的黑暗中,竟传来一缕凄迷缥缈的歌声。

“人间那有光明的月夜,

除非在梦里找寻。

你说你见过仙灵的一笑,

谁分得出是梦是真?”

鬼火与歌声却近了,一条模糊的白影,手里提着盏玲珑的小晶灯,自风雨中飘了过来。

这身影是窈窕的,湿透了的衣衫紧贴在身上,披散的长发也紧贴在身上,灯光四射,照着她的脸。

她的脸苍白得没有一丝血色,灯光也照着她的眼睛,她的眼睛空洞而迷惘,却又是绝顶的美丽,空洞加上美丽便混合成一种说不出的妖异之气。

俞佩玉简直不能动了。

这鬼气森森的庭园,这幽灵般的人影……

突然,“吱”的一声,门开了,俞佩玉骇极转身,那老人柴衣笠帽,足踏着钉鞋,不知何时已走了过来。

俞佩玉扑过去,一把抓住他,道:“外……外面是什么人?”

老人眯着眼一笑,道:“外面哪里有。人?”

俞佩玉推开门瞧出去,庭园深深,夜色如墨,哪有什么人影。

那老人眯着的笑眼里,似乎带着些嘲弄,又似乎带着些怜悯,俞佩玉一把揪住他的衣襟,颤声道:“这……究竟是什么地方?你究竟是谁?”

那老人悠悠道:“谁?只不过是一个救了你的老头子。”

俞佩玉怔了怔,五指一根根松开,倒退几步,倒在一张破旧的竹椅上,满头冷汗,这时才流下来。

那老人道:“你累了,实在太累了,不该胡思乱想。”

俞佩玉两只手紧紧抓住竹椅的扶手,道:“但我明明……我明明瞧见……”

那老人凝注着他,道:“你什么也没有瞧见,是么?什么也没有瞧见。”

俞佩玉忽然觉得他眼睛里似乎有种奇异的力量,情不自禁,垂下了头,惨然一笑,道:“是,我什么都没有瞧见。”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