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大秘密(21)

时间:2012-12-29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倪匡 点击:

    (我听铁蛋说到这里时,心中不禁长叹了一声。)
    (好几十万人的生命,就在“猪肉汤”理论中被决定了。本来,我一直对铁蛋在那次行动中的毫无节制的杀戮,有点耿耿于怀。但现在明白了他和最高领袖之间,有过这样的一番对话,那自然也不能尽怪他了。)
    (我猜想铁蛋对我说出这一番话,也多少有一点向我间接剖白的意思在内。)
    领袖当时,看到铁蛋对他说的话,心领神会,也很是高兴,他一手叉着腰,一手在铁蛋的肩头上拍了拍,开玩笑似地道:“要你这位大将军去担任这样的任务,可有点大才小用了。”
    铁蛋受宠若惊,身子站得笔挺:“服从调配,坚决完成任务。”
    一般来说,将军出征之前,蒙最高领袖接见,到这时候,自然也结束了。
    可是那时,领袖却没有看铁蛋离去,而是自顾自踱起步来,铁蛋站着,只见领袖广阔的额角下,眉心打结,像是有极沉重的心事。
    铁蛋的心中,疑惑之至,可是他又不敢问,不知如何是好。
    过了好一会,领袖才把手按在书桌上,背对着铁蛋,说了几句话。
    领袖说的话是:“那些敌人,现在虽然都集中在西南山区,可是大部分都是从全国各地溃逃过去的,本地人所占的比例不多。”
    铁蛋摸不着头脑,只好答应了一声:“是。”
    领袖又道:“好像从上海去的人也不少。”
    铁蛋这时,心情紧张之极——他素知领袖的行事作风,知道他这时必然有重大之极的事要交代。可是他又不明明白白地说,由此可知这事情的重要性和隐秘性,非同小可,要是听错了一个字,或是在甚么地方把领袖的意思理解错了,那不但影响自己的前途,也有可能,会形成十分重大的事故。
    他实在想请领袖明白把事情说出来,可是他又不敢,因为领袖自有他行事的方式。怎容人干涉?
    所以,他又只好再回答了一个“是”字。
    领袖的手,像是不经意地在桌上,翻动着一本线装书,但是铁蛋却注意到了,手的动作僵硬,可见领袖的心中,很是紧张。
    他合上了线装书,道:“遇到有值得注意的人,就多加注意,嗯……有这样的情形,直接向我报告。”
    铁蛋急出了一身的冷汗——这指示太模糊了。甚么叫“遇到有值得注意的人,就多加注意”?
    这种模糊之极的指令,本来完全可以置之不理。
    可是,那却是最高领袖的亲口指示。
    最高领袖的“神”的地位,后来被越推越高,他的指示,达到了“理解的要执行,不理解的也要执行的”地步,很是骇人听闻。
    这时,铁蛋不是听不懂指示,指示再明白也没有:有值得注意的人,注意一下,而且在“注意”了之后,还要向领袖作直接报告。
    可是那“值得注意的人”是何等样人呢?
    听起来,像是杂在那几十万个反叛人群之中,这就更叫人摸不着头脑了——才下了指示,是斩尽杀绝,又如何在杀戮之前,每一个都去注意一下是不是值得注意。
    要是等发现了该人“值得注意”,却早已被杀了,那又怎么办?
    他望着领袖阔大的背部,感到自己面临了一生之中最难决定的一件事,他必须明白领袖的这番指示,究竟是甚么意思。
    他已经鼓足了勇气,想问个明白。
    可是就在这时候,领袖就已经转过身,目光炯炯,注定了他。
    任何人都可以做皇帝,只要他是老皇帝的儿子就行。但是决不是任何人都可以做开国皇帝,历史上所有的开国皇帝,不理会他当了皇帝之后的行为如何,他能成为开国皇帝,必然有其独特的条件。
    而在许多特别的条件之中,具有大威严,是十分重要的一个。
    铁蛋身在千军万马,枪林弹雨之中,不会害怕。炮弹在他的身边开花,敌军的刺刀,扎进了他的身子,他双腿不会发软。
    可是此刻,领袖一转过身,他就感到有一股无形的,但是强大无比的力量,陡然压了过来,他想后退,可是双腿却发软,难以挪动脚步。
    领袖的两道目光,更令得他心快得耳际“嗡嗡”作响。不过他总算听到领袖接下来的话:“刚才所说的一切,你不要对任何人提起。”
    铁蛋的心中,不禁一叠声叫苦,因为他根本未曾明白指示的内容,领袖这样说,表示他不能再问——这已成了一个连提也不能再提的大秘密了。
    可是,接下来,铁蛋更感到肩上犹如添了一副万斤重担——他实在没有承担的能力,但是却又不得不硬挺下去,以他这样的硬汉,那时也真想跪下来,向领袖求告,放过他,别将这一副重担放在他的肩上。
    因为那时,领袖扬起手来,迟缓地道:“你是我的爱将,所以把这个任务交给了你,知道你一定会完成,别人,我不能有那样的信心。”
    铁蛋身上已被冷汗湿透,额上也渗出了豆大的汗珠,他声音发干,答应了一声:“多谢领袖的信任。”
    这时,他心中知道,领袖所说的“任务”,决不是自己表面上接受的剿灭任务,而是在于那句“遇有值得注意的人,就要注意一下”。
    要命的也就在这里。
    所以,他又挣扎着说了一句:“保证把一切反对势力,全部消灭。”
    领袖盯着他看,铁蛋那样说,言外之意,当然是“除此以外,别的任务,实在不知指甚么而言”。
顶一下
(8)
61.5%
踩一下
(5)
38.5%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