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寄语送遗书 情怀惆怅 舍身图救难 心力空抛(4)

时间:2022-08-05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梁羽生 点击:


  但这一掌轻飘飘的,打在冯瑛脸上,丝毫也不见痛,只是把冯玻吓了一大跳,宝剑还未拔出

  ,那老者已先说道:“冯姑娘,你别见怪,不给你涂一面污泥,你怎么走得出去?荷塘里的烂泥是有点臭,你忍着点儿。”冯瑛一想,这老者武功甚强,若然真个暗算,那一掌便可把自己的头颅打碎。信他没有恶意,那老者将手揩抹干净,又把一个小布包掷到冯瑛眼前,道:“快换上这套衣裳。”说罢背转身子。

  冯瑛展开一看,却是一套太监的服饰,笑道:“你真想得周到。”边换衣边谈话,这才知道,原来甘凤池和吕四娘在她进宫之后,焦急异常,想来想去,才想到侯三变和冷禅隐居西山,他们和宫中的一些卫士甚熟,或有办法。同时,以前落脚之点,已被识破,亦不可再居,因此甘凤池等一班人便连夜搬往西山,找着了冷禅和侯三变想法。

  侯三变虽然年老,仍极热心。本来他已叛变出宫,若被捉着,便是死罪,他恃着熟悉宫中情况,有几个老卫士又是他的心腹之交,受了甘凤池的请托,不辞冒险,居然在第二天便混入宫中。可是宫中上一辈的老卫士所剩无几,而且势力已微,根本不受重用,无法接近皇帝。要不是这晚闹出允祀破牢之事,侯三变休想探出冯瑛下落。

  冯瑛换了衣裳,正拟随候三变出去,忽听得牢门外又有人声,冯瑛挥动宝剑,便想冲出

  ,却被侯三变一把拉住。

  门外的人嚷道:“老侯,你好大胆。”冯瑛捏了一把冷汗,只听得侯三变笑道:“雷老二,进来吧,外面怎样了?”片刻之后,牢门外又走进了一个老卫士,燃着松枝,照见冯瑛,惊愕不已。侯三变道:“我要护这小哥出去,你有法子吗?”那雷姓的老卫士正是收藏侯三变的人,道:“原来你是为了他冒险进宫的吗?”心中奇怪为何侯三变会为一个小太监甘冒性命之险。上前来拉冯瑛,冯瑛身子一缩,那老卫士何等精细,已看出她脸上泥水淋漓,笑道:“原来是个妞妞。外面虽然天黑,你的脸可还该涂得均匀一点,这样在霎眼之间,还可骗过。喂,老候,她到底是谁?”候三变道:“她是当今皇上新册封的贵妃!”那老卫士“啊呀”一声,矫舌难下,讷讷说道:“你,你,你这不是要闹出大事吗?”侯三变道:“他不止是皇上新册封的贵妃,又是天山剑派的唯一传人,易老先辈的关门弟子!”那老卫士怔了一怔,恍然说道:“啊,啊!怪不得你这老头儿如此卖力。原来是为了救天山女剑仙的弟子,天山剑派,我心向往之,已数十年矣,难得有此机会,我也当为易老剑仙尽一点力。”要知易兰珠辈份之尊,并世无二,剑法之妙,天下知名。武林中人仰之如泰山北斗,所以尊称她为“女剑仙”,以有机会效劳为荣。

  侯三变笑道:“雷老二,你也要走了吗?”那老卫士道:“在宫中吃饭等死,也没有什么意思,不如随你走了。”侯三变道:“那允祀如何了?”老卫士道:“正在外面与哈布陀等恶战。西华门外,卫士最疏,要逃走正是机会,喂,你怎么如此精灵,会知道她藏在牢里?”侯三变道:“允祀练的是红教武功,那荷塘中的浮尸,颈有指痕,骨却未碎,显然不是他弄死的。除了她还有谁?”冯瑛也正有此疑问,听了疑团顿释。当下放心随侯三变走出牢门。

  皇宫殿宇连云,地方广阔,众人都被允祀之变吸引去了,对搜索冯瑛之事,反而放松

  ,侯三变带了冯瑛专拣僻路走出西门,月明星稀,他们穿的又是卫士和太监的服饰,加上有那雷姓的老卫士在前探路,竟然容容易易的走到了西华门。

  西华门守门的卫士名叫雷海音,是管血滴子一个大头目,遥见侯三变走来,以为他是宫中卫士,问道:“喂,听说允祀已被哈布陀生擒,里面正闹得天翻地覆,你们为什么不去瞧热闹?”侯三变道:“我们正是奉命去搜捕他的党羽,你快开门。”雷海音道:“有文书吗?”侯三变道:“给他!”冯瑛一跃而前,倏然一剑刺去,那雷海音就是当年捕拿周青之人,武功颇是了得,冯瑛一剑刺去,居然给他避开,大声叫道:“快捉反贼!”冯瑛连环疾刺,唰,唰,唰,一连三剑,雷海音施展全身本领,仅仅避得两招。

  第三招冯瑛使出天山剑法的绝招“明驼千里”,剑锋一旋,向下反刺,雷海音向上一跃,脚跟正好被剑尖刺着,登时一个倒栽葱跌翻地上,候三变立刻扭开铁锁,冷不防城墙上又有两人跃下,人未到,剑先到,双剑齐刺侯三变颈项,这两人却是海云和尚和他的徒弟黎族酋长火云炯主龙木公。

  海云和尚本来是威震海南的剑师,可惜他时运不济,自应允祯之聘,出山之后,连吃了几次败仗

  ,降到只做一个普通的卫士统领。心中愤愤不平,久图立功自显,这一剑乃他平生功力所聚,凌厉非凡,满以为一剑便能将敌人了结。那知侯三变功力亦极精纯。见他剑势既凶且劲,竟不救敌招,先攻敌手,身躯一矮,右拳捣敌小腹,左脚又向上一挑,踢他肾门命穴。这两招都是攻敌之所必救,海云和尚逼得身形一闪,剑锋斜偏,贴着侯三变颈项刺出,虽然是只差毫厘,却已给侯三变平安度过。

  龙木公的剑势来得较慢,一剑刺下,扑了个空,正待换招再刺,说时迟,那时快,冯瑛的剑矫若游龙,已从旁杀到,剑光飘瞥,弹指之间,已连下几次杀手,龙木公虽非庸手,却哪能挡得了这妙绝天下的天山剑法,不到五招,手腕便被刺伤,长剑叮当堕地!这时侯三变和海云和尚正打得难分难解。冯瑛运剑如风,鹰翔隼刺,海云和尚见不是路,越墙便跑。侯三变与冯瑛急急开了城门,从皇宫后面的景山逃跑。到卫士们追出来时,他们已越过景山,不知去向了。

  甘凤池、唐浇澜等在西山等得正急,直至第二日早晨,才见侯三变和冯瑛回来。问起经过,唐晓澜不禁吓出一身冷汗。吕四娘微微笑道:“以后你可别再胡闯!要做什么事情,大家先商量了再做不好吗?”冯瑛好不惭愧,低头说道:“累你们担心了。”吕四娘一笑将她拉近身旁,替她整理蓬松的云鬓。至于脸上的污泥,她早已在途中揩抹干净了。

  冯瑛在宫中一天一夜,时间如此之短,便能脱险,说来实属万幸。可是经此一来,唐晓澜七日之期

  ,只剩下五天了。冯瑛一想起来,不由心中大急,问唐晓澜道:“你觉得怎么样?”唐晓澜道:“也没什么,只是气力好像一天不如一天。”冯瑛目蕴泪光,泫然欲滴。唐晓澜哈哈笑道:“其实这样死法,也是佳事。天下能有几人预知死期。又得良友在旁,从容话别!”唐晓澜故作旷达之言,冯瑛听了,越发伤心。吕四娘道:“瑛妹,事情还未绝望,你随我走一趟吧。”冯玻一跳而起,道:“水里火里,我都随去。”

  正是:

  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

  欲知后事如何?请听下回分解。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