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三女屠龙 终须消大恨 一番逐鹿 各自缔良缘

时间:2022-08-26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梁羽生 点击:
江湖三女侠(全文在线阅读)   >   第48回 三女屠龙 终须消大恨 一番逐鹿 各自缔良缘

  众人杀退卫士,越过景山,风驰电擎的奔出北京郊外,在残星明灭、晓色朦胧之际,已到了西山高处,歇了下来,众人才看清楚吕四娘手上提的头颅乃是韩重山。玄风以拐击石,老泪潸流,哭不成声,吕四娘也黯然无语。柳先开哭道:“可惜了我那四弟,虽然杀了这厮,也不足解恨。”吕四娘道:“恨只恨我迟了一步。”唐晓澜更是怨恨自己,道:“若非我受了伤,陈侠士也不会以血肉之躯,去托那千斤铁闸。”朗月禅师道:“元霸四弟舍生取义,也不枉侠客之名。咱们力抗清廷,有人遇难在所不免,咱们还是想法替他报仇吧。”

  原来陈元霸虽然是天生神力,但被韩重山力按铁闸,终于支持不住!就在唐晓澜奔出神武门之际,给铁闸闸为两段。

  唐晓澜道:“雍正这厮真是阴险恶毒,陈侠土遭他毒手,甘大侠又是生死莫测,这个大仇不知何日才能报。”吕四娘收了眼泪,摹地向天长啸,山中深处,随即发出呜呜响箭之声,一长二短,唐晓澜认得这是吕四娘同门的信号,问道:“白泰官在这里么?”吕四娘道:“他们都在这里。七哥昨日黄昏,已是脱险归来,虽然受伤不轻,却无大碍。”唐晓澜悲痛之中,闻此喜讯,不觉跳起来道:“真的?”他曾眼见甘凤池摔下御河,又眼见额音和布从畅音阁中飞身而出,不信甘凤池能在中了机关埋伏,遇到额音和布这样的强敌暗袭之下,居然还能够逃出性命。

  吕四娘纤手一指,道:“你自己看。”只见山腰茅草,无风自开,原来有几个人藏在里面,如今现出身来

  ,可不正是甘凤池、白泰官他们?

  众人聚会,唐晓澜听他们谈话,方知经过,原来甘凤池身经百战,机警非常,那日一踏入畅音阁便知有异,立即用掌力震塌一角,饶是如此,身上还是受了几处箭伤,后心也中了额音和布一掌。

  甘凤池道:“额音和布的掌力非同小可,我吃了一掌,只觉眼前一片漆黑,几乎给他打晕,摔下御河之后,冷水一浸,反清醒过来。幸而没有人下水来追。”鱼壳道:“那时我们已经在园中混战了。”

  甘凤池接着道:“我生长江南水乡,本来通晓水性,可是骨痛欲裂,无力游出,也是命不该绝

  ,我身上带有冷禅以前送给我的长白山老参,本是带在身边,准备救人的,恰好用得着,我嚼了一枝人参,索性蔽在芦苇丛中水浅之处,运气行血,自己疗伤。过了一个时辰,气力虽然未能完全恢复,但却可以在水中游动了。”唐晓澜道:“御河水道通到外面吗?水底下难道没有阻拦,你怎么游得出去?”甘凤池道:“幸亏一个宫女指点。”唐晓澜诧道:“宫女有这样大的本事,能够下水救你?”

  甘凤池笑道:“不是她救我,是我救她。她一点本领都没有,而且,当我发现她时,她已经是快要半死的人了。”唐晓澜奇道:“那是怎么回事?”甘凤池道:“你别心急,听我道来。我本想潜水出去,但游到外面,却见水底布了十几重铁网,我知道内中必然藏有机关,触动不得,正在心急,忽见一条死尸,漂流过来,我游过去一看,只见是一个年纪已老的宫女,我以为她是失足落水的,把她托起,察觉她心头尚暖,便用推血过宫之术,助她呼吸,她苏醒过来,初时还以为我是宫中卫士,惊慌之极,求我赐她‘全尸’,我将身份告诉她,叫她不要害怕。问她因何落水。原来她入宫已经二十多年,还未曾见过皇帝。”玄风道:“有这样的事?”吕四娘道。”杜牧的阿房宫赋,写秦宫美女之多,说道:‘有不得见者:三十六年。”她二十年见不到皇帝,还算是好的了。皇宫殿宇连云,宫娥又是如此之多,怎能都见到皇帝。”

  甘凤池道:“这个宫娥已四十多岁,照清宫旧例,本就早该遣散出去,让她自行择配,可是她没钱给管事的太监,便没人理她,让她自生自灭。她年纪已大,被派在宫中执役,时常遭受打骂,受苦不过,故此投水自杀。我救了她后,问她可有什么办法出去,她忽然想起二十年前,当她还是年轻貌美之时,曾和一个小太监很好。宫中管理御河的设有专人,那小太监便是在清理御河道处执役的。她还记得那小太监曾经告诉她的一件事,说是御河中有一处引活水进来的,底下留有个缺口,没有铁网拦阻,只有铁闸开关,铁闸每日清晨开一次,他们曾愉偷从那里溜出宫外游玩,只不知现在还是不是这样。我们姑且一试,我托着她游到那里,潜伏等候,到了时刻,便潜下水底,果然铁闸依时开关,我们便轻易逃了出来。我趁着天色还未大亮,到一家富户,偷了一套衣服,又偷了一些银子给她,让她自己逃生。以后的事,八妹都知道了。”

  吕四娘道:“后来七哥找到我们,他伤势虽无大碍,但元气大伤,武功未复,因此我叫五哥他们先伴他到西山

  ,然后赶到宫中救你。”

  冯琳听得津津有味,忽然拍手笑道:“那么,我们从那儿潜入,岂不是好?”吕四娘摇摇头道:“雍正何等厉害!他发现甘七哥在御河中失踪,不把御河翻个底才怪,这个漏恫一定给他发觉补好了。而且就算人到里面,也不知雍正藏在何处。我们又不能长住宫中,等候机会,只这样偷愉进去一两次,有什么用?”

  冯琳喃喃说道:“不能在宫中久住。”又吟道:“有不得见者三十六年。有了,有了!”吕四娘道:“你这鬼灵精,又有什么鬼主意了?”冯琳说道:“天机不可泄露,我从那个宫娥的事,想到了一个妙法,你附耳过来。”吕四娘听她在耳边悄悄的说,先是‘呸’了一声,继而又点点头道:“你这个小鬼头打的鬼主意也还不错。”面露笑容,把众人弄得莫名其妙。

  雍正经了这一声大闹之后,心胆俱寒,后来听得九门提督报道,说是吕四娘这一班人,已经冲出城外

  ,这才稍稍放心,但宫中仍是戒备不懈。

  匆匆过了半年,宁静无事,雍正心道:想是这班人知道厉害,不敢来了。朕贵为天子,富有四海,却因害怕刺客,不敢寻欢作乐,连在宫中也不敢随便走动,做这皇帝,也没有什么意思。见日久无事,便渐渐活动起来,到各妃嫔内院走走。

  清宫旧例,每三年更换一批宫娥,将新的补进来,将旧的遣出去,这便是三年挑选一次“秀女”的由来。“秀女”挑选进宫之后,拔给各嫔妃使用,称为“官娥”,若然皇帝见着,觉得合意这才赐赏封号,称为“贵人”,“贵人”得宠,再“升”为“贵妃”,但宫中宫娥无数,哪里能一一见到皇帝。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