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魂断洪波 生难偿宿愿 心伤大变 死却惹思量

时间:2022-08-19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梁羽生 点击:
江湖三女侠(全文在线阅读)   >   第44回 魂断洪波 生难偿宿愿 心伤大变 死却惹思量

  冯琳那日,离开众人之后,独自到山东去见杨仲英。她虽已长大,却还是一片孩子心情。她因为曾用刀削了杨柳青的头发,频受姐姐埋怨,便起了一个孩子的念头,心中想道:姐姐枉是女中侠客,对自己的婚姻大事,却不敢爽爽快快,自作主张,不如我再冒充她一次,找上门去,直截了当,对那杨老头儿说了,省得许多麻烦。我用快刀斩乱麻的手段替她撮成好事,看她还埋怨我不?

  冯琳就是抱定这个主意,来到山东东平,杨家远近皆知,并不难找。夏秋之交,颇多霖雨,这日雨后天晴,冯琳来到了杨仲英的山庄,但见杨家背山面湖,风景颇为佳丽,只是那湖水因受山洪倾注,黄泥泛起,一片混浊,有点儿煞风景。杨家是几座平房,依山建筑,冯琳也无心赏玩风景,走上山坡,迳自来扣杨家的大门,心中在想:等下我见了那杨老头儿,第一句话说什么好呢?

  不料敲门许久,里面却无人答应。冯琳一急,顾不得什么礼貌,一飞身便从围墙飞入,只见里面庭院深深,一个小丫头大约是才听见敲门之声,正在里面慢慢的走出来。那丫头见了冯琳,怔了一怔,嚷道:“咦,原来是你,你还来做什么!”冯琳道:“杨老爷子呢?他老人家的腿可好点了?”那丫头面色一沉,爱理不理。冯琳心道:“这个一定是杨柳青的贴身丫头,把我当成姐姐,所以对我恼恨。”笑道:“你家小姐的头发长全没有?你带我去见她吧,我给她赔罪来了。”那丫头手儿一摔,摇头说道:“你自己去见她,哼,哼,你还好意思到这里。”说完,一溜烟的跑了。冯琳一气,想用泥丸弹她。转念一想:“关这小丫头什么事?”缩住了手,自己穿房入室,去找杨柳青。

  冯琳不熟门户,走入内进房屋,但见一片黯淡气氛,家私杂物,凌乱无人整理。冯琳心道:“杨仲英是北五省的武林领袖

  ,怎么一点也不懂持家,叫人看到,岂不笑话?”站在内堂,叫道:“杨公公,杨公公!”她完全模仿她姐姐的称呼,心道:“仅有这几间房屋,杨仲英一定会听到我叫他了。”

  内房隐隐传来抽泣之声,冯琳竖耳一听,奇道:“咦,杨柳青这泼婆娘听得我来便哭了,难道是向她的父亲撒娇,要对付我么?哼,好不害羞,撒娇也不该哭呵!”又叫了两声“杨公公”,仍然是只闻杨柳青的抽泣之声,却不见杨仲英回答。

  冯琳心道:“好,我就先去见见杨柳青。”听得哭声发自西首第一间房,便揭了帘子自闯进去,但见杨柳青坐在房中,眼睛肿得像胡桃一般,没精打采。冯琳闯进来,她只冷冷的瞧了一下。抽泣声是停止了,面上的表情却更叫人难受。冯琳虽早料到她对自己不满,但却料不到她竟是这样一副好似死了人的神情,不禁愕在当场,仔细向杨柳青打量。

  杨柳青一身白衣,被飞刀削过的头发早已长了出来,但因与两边的头发参差不齐,仍然难看。冯琳“喂,喂!”两声

  ,杨柳青倏然抬起头来,面上全无血色,双眼一睁,忽又垂下了头,低声问道:“晓澜呢?”

  冯琳故意气她道:“唐叔叔不愿见你了,你有什么话要对他说,对我说也是一样。”心中准备她大叫大嚷,马上发作,却不想杨柳青忽然长叹一声,道:“晓澜真是这样全没心肝吗?枉我爸爸痛他一场了。”语调凄凉之极,冯琳也不觉打了个寒噤,问道:“杨公公呢,我要替唐叔叔向他问安。”

  杨柳青陡然站起,恨恨说道:“好,你来吧,你来向他请安吧!”带冯琳穿房过屋,来到后园,在园子东面有一所八角享。亭中停着一副红木棺材,棺材头一张白张,写的是:前明义士山东侠客杨仲英之灵位。

  冯琳这一惊非同小可!她万万料不到杨仲英已死,这个突然的变化完全摧毁了她的计划,看着那副棺木,好久好久才说得出声:“杨公公怎么死的?”

  杨柳青头发一披,道:“晓澜真个不来了么?”冯琳一时间答不出话来,杨柳青怒道:“好,我爹死了,你们该心满意足了吧?”冯琳道:“这是什么话?”弯腰下拜。杨柳青道:“不要你拜,你气死了爹还不够,又要气死我吧?”伸手欲打冯琳,冯琳不躲不闪,杨柳青手掌伸出,忽又缩住,叹口气道:“好,好!你快走吧!你们以后别再上我杨家的门了!”声音虽然愤懑,却似缓和许多。冯琳奇道:“咦,杨仲英一死,他女儿的脾气也变了!”

  冯琳有所不知。原来杨仲英年纪老迈,中了唐金峰的暗器后,虽说仗着数十年的功力与唐家送来的解药,得以不死,可是生机已是渐渐衰退。五月时分,接到唐晓澜的信,说是死期将至,无可挽救,又受了一吓,他本来己风烛残年,经了这些变故,身体更是衰弱。

  杨柳青粗心大意,对父亲的日趋衰弱,还觉察不出来。她被冯琳飞刀削发之后,跑回家中向父亲哭嚷,想激动父亲出头作主,谁知杨仲英深知女儿脾性,料她必是自取其咎,经此一闹,反而伤感交集,杨柳青回家的第二日,他立刻寒热交作,竟然一病不起,至冯琳到时,他死了已将近一月了。

  杨仲英是个饱经世故之人,临死之前,神智清明,回想自己一生行事,无甚过错,只是对女儿太过宠圈,以致养成她那副骄纵的脾气,却是最大的遗憾。他细细思量,觉得女儿和唐晓澜的脾气,的确格格不入。又想道:“冯瑛知书识礼,年纪虽小,做事甚有分寸,她必不会无缘无故侮辱我这丫头。”又想起昔日冯瑛在他家中之时,杨柳青种种令她受气之事,不觉叹口气道:“如此一来,逼得他们弄假成真,也实在怪责他们不得!”

  于是杨仲英在临死之前,对女儿痛加劝责,说道:“女孩儿家,应以性情温柔为主。你这副刁蛮的性儿,难怪晓澜不愿要你。你再不改过,我死不瞑目。”声泪俱下,杨柳青不敢说话。杨仲英历数她平日骄纵的不是,杨柳青又羞惭又悲痛,伏在病塌之旁,听她父亲数说。杨仲英数说完后,长叹一声,说道:“我后悔以前没有好好的教训你,这次恐怕是最后一次了。爸总是望你好,你得记着我今日的教训。你与晓澜是否能够和好,这是未可知之数。不过,你应知道,你越任情使性,你就越无法令他亲近。你放大胸襟,温柔对他,也许事情还有转机。若然你们终不能和好,那也就算了吧。不过,无论如何,你的性情总得改了,青儿,以后没人再教训你了,你改不改?”杨柳青哭得死去活来,决心改过,杨仲英就在她的哭声之中死了。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