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佳节闹元宵 宫中碟血 御河逃大侠 水底潜踪

时间:2022-08-24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梁羽生 点击:
江湖三女侠(全文在线阅读)   >   第47回 佳节闹元宵 宫中碟血 御河逃大侠 水底潜踪

  唐晓澜与冯瑛双剑出鞘,一掠而上,二人身法快极,后发先至,反抢在唐赛花之前,左右分袭。额音和布逼得回转身躯,连环双掌,解开冯唐二人的攻势,这刹那间,唐金峰已脱出身来,但因震荡过甚,一跤跌倒在地上。

  唐赛花这才赶至,失惊问道:“爹,你受伤了?”唐金峰翻身坐起,左手仍然紧抱着年羹尧的孩子,急声说道:“没事。你快替我抱这孩子,紧靠我的身边,千万不可乱动。”待女儿接过孩子,立刻盘膝坐在地上,双眼炯炯,似斗场的公鸡一样,注视敌人。

  额音和布被冯唐逼退,吃了一惊,心道:“这两人剑法又高多了!”不敢空手对敌,取出拂尘,一扬一绕,两柄宝剑,竟然都给缠着,逼不近身。额音和布哈哈大笑,那料笑声未毕,忽听得“卜勒”几声,拂尘竟然断了几根。霎时间寒光疾射,两口明晃晃的利剑,同时逼到面门!

  额音和布的拂尘,乃是用西藏牦牛的尾缠绕白金而成,坚韧异常,本来也是一件宝物,更加上额音和布内功深湛

  ,力透拂尘,可软可硬,平时他用这柄佛尘夺取敌人兵刃,确是得心应手,无往不利。但唐晓兰的游龙剑与冯瑛的断玉剑都是削铁如泥,吹毛立断的宝剑,两人虽然一时之间被额音和布的内力逼着,不能移动,但立即便运用天山剑法的“柔劲”,剑尖微颤,削断拂尘,突围而出。若非这拂尘也是宝物,削断的还不止这几根。

  额音和布虽然知道敌人双剑不是凡品,但却料不到如此锋利,一惊之下,双剑已到面门。幸他武功已达登峰造极之境,肩头微动,左掌一挥,冯唐二人被他掌力一震,身形稍歪,剑尖落点斜偏,双剑交插,从他肩头两边穿过,却没有将他刺着!

  额音和布带来的卫土发一声喊,纷纷围上,额音和布瞧了一眼,见拂尘被削断的不过几根,冷笑一声,随即喝道:“这两个小辈插翅难飞,你们将这庙里的人都给我捉了,仔细搜索,一个也不许漏!”卫士们知他不用帮手,便围上去捉唐金峰父女。

  唐金峰仍然盘膝坐在地上,若无其事,唐赛花则抱着孩子,坐在父亲身后,她比父亲低半个头

  ,身躯恰恰被父亲遮着,也是动也不动,还低声的哄那孩子,叫他不要害伯。

  卫士们见此情形,倒不敢骤然冒进,领头的人骂道:“你这老儿,捣什么鬼。”唐金峰双眉一扬,目光如炬冷冷一笑,却不答话。这时额音和布又已和冯唐二人斗了六七招,斜眼一瞥,大怒骂道:“你们这班脓包,还要等我来动手么?”领头的卫士扬刀疾进,至距离唐金峰一丈之处,忽然大叫一声,翻身便倒,在地上惨叫狂嗥。其中有识货的叫道:“不好,这是唐家的歹毒暗器丧门钉!”话声未完,又有几人倒在地上。

  唐金峰冷笑道:“这番狗不知我的来历,难道你们也不知么?”额音和布带来的卫士满汉参半,汉人卫士中大半知道唐家的来历,有人叫出声道“你是唐二先生么?”唐金峰傲然说道:“你们既知道我的来历,还不乖乖给我滚出去!”卫士中有两个是额音和布的徒弟,大声叫道:“我不怕你的暗器!”各把手中兵刃,挥成一道圆圈,这两人功力甚高,竟把唐金峰打出来的三口丧门钉震落在地,正在洋洋得意,忽然眉心剧痛,惨叫一声,两人四眼,全给打瞎,还有两名跟着逼进的满洲卫士,手腕关节之处突然似给蜈蚣咬了一口,又痛又酸又麻,手上的兵器竟自掌握不稳,当的掉在地上,汉人卫士中有识货的又惊叫道:“快退,这是白眉针!”四川唐家的暗器天下无双,其中尤以丧门钉和白眉针最为厉害,丧门钉专打人身要害穴道,中暗器的痛楚非常,但却无毒,拔出铁钉,解开穴道之后,仍然可救;那白骨针则细如牛毛,被射中的人并不觉痛,但却含有剧毒,少则三日,多则七天,白眉针便顺着血管进入心窝,无法可救。汉人卫士见他使出这两种暗器,个个心惊,不约而同都退出数丈开外!

  满人卫士死伤了几人之后,也都纷纷退后。额音和布叫道:“他用暗器,你们不知道用暗器么?哎呀,哟!”原来他正在剧斗之中,这一分心

  ,被冯瑛一剑从他肩头削过,削去了一片皮肉。

  白眉针不能及远,卫士们退到数丈之地,纷纷发出暗器,唐金峰大笑道:“鲁班门前弄大斧,好,看我的!”改发丧门钉毒蒺藜等份量较重的暗器,又把卫士们再逼退一丈之地,卫土们发来的暗器,射到他的面前已是无力,被他或闪或接,随接随发,片刻之间,地下便撒满暗器,飞刀、飞镖、袖箭、铁莲子、丧门钉、毒蒺藜,什么都有。卫士中又有几人受伤,但仍然与他相持,满空暗器,发个不停!这样一来,虽然卫士们受伤较多,但唐金峰也形势甚危,他暗器上的功夫虽是天下第二,但敌人众多,暗器如蝗,若然稍有疏神,那便不堪想像!

  酣斗中,冯瑛听风辨器,见唐金峰形势不佳,疾攻两剑,抽身便退,叫道:“晓澜,你用须弥剑法,紧守些时,我去帮忙唐老公公。”唐晓澜道:“好,你快去!”剑法一变,游龙盘头盖顶,左右飞舞,霎时间,但见银光匝地,紫电飞空,唐晓澜整个身子就如藏在一幢青色光幢之内,额音和布抢攻数招,有如碰到铜墙铁壁,无法攻迸。额音和布大怒,运尽内力,连发数掌,唐晓澜人在光幢之内,给震荡得晃个不停,剑法却仍丝毫不松懈,急切之间,额音和布兀是奈何他不得。

  冯瑛抽身一退,脚尖点地,使个“紫燕腾空”的身法,呼的一声,从卫士们头顶飞越

  ,她身上穿有钟万堂所送的防身宝甲,满空暗器碰到她的身上,纷纷落下,一瞬间,她己落到了唐金峰父女的身边。

  卫士们见暗器伤她不得,大是惊奇,唐金峰看了她一眼,点了点头,意似甚为感激。冯瑛不俱暗器,把宝剑舞成一道银虹,拦在唐余峰的面前,将敌人发来的暗器纷纷磕落。唐金峰则腾出手来,用丧门钉打敌人的穴道,这一来,又将卫士们逼退数步,双方仍是僵持。

  唐晓澜单独对付额音和布,只有防守之功,却无反攻之力,额音和布松了口气,连发数掌,将唐晓澜逼得步步后退,猛然纵身一跃,双掌斜飞,从暗器丛中穿过,满空暗器给他的掌力震得左右纷飞,冯瑛大吃一惊,短剑反手一刺,唐金峰也变了面色,将份量重的毒蒺藜打去,但见额音和布身形一歪,从他们的侧边穿出,头也不回,逢自扑到佛像下面那个“病人”的身边。原来额音和布并不是来捉唐金峰父女,而是从他们身前闯过,要去捉那个“病人”。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