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以爱消仇 魔头复人性 为朋冒险 侠女入京华

时间:2022-08-03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梁羽生 点击:
江湖三女侠(全文在线阅读)   >   第36回 以爱消仇 魔头复人性 为朋冒险 侠女入京华

  甘凤池一班人被困在蛇岛上,不觉数月。这数月来,每日早潮退后,毒龙尊者就来和他们厮杀”游戏”,几乎成了“功课”。鱼壳看着秋尽冬来,又看着雪融花开,想起自己的水寨被清军围攻,不知如何?更想起了女儿女婿,命运难测;度日如年,十分焦躁。

  可喜的是,经过了这数月厮杀,大家的武功都提高了不少,每日战后,甘凤池都检讨得失,帮助大家练技,并教以攻守配合之道,天天练习。这十多人中,本来只有甘凤池能硬接毒龙尊者掌力,鱼壳、卫扬威、孟武功能用兵器硬挡三两招,数月后大家都可稍为招架了。更加上攻守配合得宜,渐渐每战都占上风,可是仍不能制毒龙尊者死命,每到他将露败象之际,就给他强力冲出。众人也曾试过分出一部分人力造船,另一部份担任警卫,可是力量一分之后,又不能抵御,结果所造的船仍是给他打成粉碎,毫无办法。

  这一日早潮过后,毒龙尊者又来挑战,激战三百回合,未露疲态,天空中传来了“嘎嘎嘎”的噪音,片刻之后,十余只猫鹰横海飞来,甘凤池颇为诧异,心想:难道这些猫鹰又来和群蛇作战?猫鹰一出必是一大群,为什么这次来的却是这样少了。

  猫鹰飞到蛇岛上空,盘旋两匝,有两只特别大的猫鹰,像是它们的头领,低飞哀鸣

  ,在众人头上盘旋不已。毒龙尊者忽然大叫一声,铁拐抡回,呼呼数拐,荡开众人兵器,疾冲出去。一招手,那两只猫鹰停在他的肩上,鹰爪上似乎抓有东西。

  这十几只猫鹰正是双魔带出海的猫鹰,最大的那两只更是萨天刺的老伴。萨天刺以前常常带它来蛇岛找寻毒龙尊者,所以毒龙尊者一见便能认得。看那猫鹰爪上,抓着一握指甲,还抓着一片血污麻衣。毒龙尊者见了,面色倏变,问道:“你的主人被害死了吗?”猫鹰不懂回答,只是“嘎嘎嘎,吱吱吱”的乱叫。

  毒龙尊者在海滨角隅弄鹰,众人远望,看不清猫鹰抓的是什么东西。但见毒龙尊者咕噜的说了几声,双手一放,大猫鹰便带着小猫鹰离岛飞去。毒龙尊者忽然暴怒跳起,呼的一拐,把一块岩石打塌半边,大叫道:“好,让你们再活多一日,明日不把你们杀绝,难消我心头之恨!”一路挥舞铁拐,乱打树木,退入林中。众人看了他那凶神恶煞的样儿,无不心惊胆战。

  卫扬威道:“真是邪门,这些猫鹰与我们何干?何以他见了猫鹰,对我们发这么大的脾气?”孟武功道:“毒龙尊者本来就不是人,他就像毒蛇一样,逢人便啮

  ,咱们不必白费心思猜度他了”。想想明日怎样应付他吧!”甘凤池低首沉思,想以武功制胜,实不可能,若然毒龙尊者真下杀手毒招,这十多人中难保无人伤亡。若他更驱使蛇群助战,就连逃生也不能够了。搔头无计,忽见鱼壳在海滩上走来走去,望着潮水出神。”

  甘凤池道:“鱼老前辈可有法子可想么?”鱼壳道:“我想那毒龙尊者自恃武功,不是斗到筋疲力竭之时,未必肯驱群蛇助战。”甘凤池道:“咱们在这海岛上插翼难飞,他什么时候驱出群蛇,咱们都是死路一条。何况只他一人,已难对付。”鱼壳道:“不然,若在他驱出群蛇之前,将他打倒,再对付蛇,那就容易了。”甘凤池道:“毒龙尊者武功超卓,除非是天山的易兰珠和武琼瑶两位前辈,随便一位到来,才可将他收拾。除了这两人,当今之世,谁能是他敌手?”鱼壳道:“你听那海涛拍岸之声,海水之力总比他大吧。”甘凤池道:“海水之力如何可用,愿闻良策。”鱼壳道:“他在中午时分,从未出现过,咱们就利用这点空隙,做一些机关。”甘凤池道:“什么机关?”鱼壳道:“容易得很!这小岛上有许多巨竹,咱们斩下十条八条,挖通孔节,装了开关,灌满海水……”甘凤池笑道:“那不像小孩子玩的水枪一样吗?”鱼壳道:“是呀。我想这样的水枪,若是出其不意,骤然发射,一条壮汉,都会给水力撞倒。十条八条一齐喷射,毒龙尊者也会栽个筋斗。咱们将那中空的巨竹灌满海水之后,用浮沙淹盖,这里的沙滩形如斜坡,咱们引他到中央凹陷之地,突然发动,利用水龙之力冲扫,只要他一戮筋斗,马上用重手法伤他。”甘凤池道:“他内外功夫都登峰造极,能不能成,实未可料,不过,事到如今,别无他法,姑且试他一试。”

  第二日潮水一退,毒龙尊者又从树林中走出,背后跟着一大群毒蛇,黑压压的一大片,怕不有千条万条。甘凤池叫道:“糟了,咱们这次是死无葬身之地了。”毒龙尊者撮唇一啸,群蛇游到海滩,突然停止前进,首尾相连,排成圆阵。就像初来之日所见的那般。毒龙尊者哈哈笑道:“咱们今日打最后一场,我要教你们死得心服。蛇儿呀蛇儿,待我打完之后,再请你们吃早点。”铁拐一抡,呼的跃起,向甘凤池当头便扫。

  甘凤池虚挡一招,向海边疾跑。毒龙尊者道:“喂,你怕了么?陪我好好的再打一架,等下我可叫你死得好受一点。”甘凤池把手一扬,三柄匕首在他身边飞过

  ,毒龙尊者大笑道:“这种破铜烂铁岂能伤我?”拐杖一振,三柄匕首断为六截,左掌呼的向鱼壳拍去,鱼壳也不接招,扭头便走,跑到甘凤池的西边,距离颇远,毒龙尊者叫道:“你们分开更不能抵敌我了。哼,哼,你们居然不愿陪我玩最后一场,真真可恶!我要把你们一个个撕裂了喂蛇!”铁拐披风,飞奔追逐,鱼壳等十多人在沙滩上乱窜乱走,待引得毒龙尊者到了中央凹陷之地,突然一声号令,众人早认清了做好记号之处,用脚一拨浮沙,开了“水枪”,十几条水柱齐向毒龙尊者冲去。毒龙尊者猝不及防,被水力一撞,一阵晕眩,眼睛睁不开,摇摇欲倒。甘凤池乘此时机,飞身急进,施展全力,啪的一掌击下,毒龙尊者肩头一缩,这一掌结结实实的打中了他的后心要害。毒龙尊者大叫一声,翻身便倒!

  甘凤池掌力有洞穿牛腹、碎裂山石之能,右掌击中,左掌又起,说时迟,那时快,鱼壳卫扬威等人也到,鱼壳一刀斩下,毒龙尊者突然大吼一声,挺肩一撞,甘凤池左掌未落,已给他凌空抛起,众人纷纷走避,鱼壳那刀斫中他的脚踝,咋嚓一声,刀锋倒卷,也给他的反力震倒。毒龙尊者跳了起来,大喝道:“鼠辈敢施暗算!”撮唇一啸,后面蛇群突如万箭齐发,冲了上来!毒龙尊者摇摇晃晃退了出去,盘膝坐在一块大岩石上,不时发出低低嘘叫之声。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