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妖法无边(5)

时间:2021-10-22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古龙 点击:

姬悲情道:“年纪轻轻的,‘阎王债’的事你不嫌做得太绝了吗?”

俞佩玉道:“比起你们对付家父的手段,我还差得太远。”

姬悲情冷笑道:“你也没想到因此得罪了整个武林?”

俞佩玉道:“当然想到了,在正义之前,我根本不考虑这些。”

姬悲情道:“这么说,我应该先佩服你的魄力,但是你已闯了滔天巨祸,今天是难逃公道的。”

俞佩玉微笑道:“但愿如此,不过凡事既有最好的设想,也就应该有最坏的打算,夫人应该明白我这句话的意思。”

姬悲情道:“那是说今天制不住你该怎么办?”

俞佩玉道:“不错。”

姬悲情一声冷哼说:“那是我的事情,用不着俞公子来操心。”

讲到这里又面朝东郭先生道:“今天事情是个不了之局,东郭先生看出来了吗?”

东郭先生道:“那还用说,我老人家还不至于老眼昏花到这种地步。”

姬悲情道:“所以在这最后关头,我还是提醒你一声,勿插入这是非漩涡,望你三思。”

东郭先生道:“我一思都不思,这件闲事我管定了。”

姬悲情道:“那好吧,今天你们一个也走不了。”

东郭先生咧嘴一笑,道:“我老人家这么大把年纪不是被大话唬大的,姬夫人未免将话说得太满了一点。”

姬悲情冷笑了笑,不再理会他了,回头用手势朝站在山顶上的俞放鹤摆了摆,俞放鹤也就随手举起一面令旗,左右挥舞,迎风摇动。

那是武林大纛,在非常时期号会武林群雄时才用得上的。

那面大纛也代表着武林盟主的权威,在大旗挥动下武林中俱应俯首听命,万死不辞。

顷刻间,随着大旗的挥动又伴和着一阵号声,而原来死寂沉沉的山顶山腰一带,在号声旗影下竟像幽灵般的冒出很多武林人物,一眼看来不下三百名左右。

这一次人到得很齐,包括当年黄池大会中的十三大派掌门人,乃黄池大会以来最热闹的场面。

姬悲情面现得意笑容:“东郭先生,你看到了,在这种情形下,你们会遭遇什么样后果呢?”

东郭先生抚着他的大胡子,自言自语道:“看情形你们的号召力还真不小呢,着实令人吃惊。”

姬悲情道:“也许你感到后悔,但是我很替你可惜,因为已经晚了。”

话声刚歇,武林大旗,又作另一次挥动。

那是催令武林群豪行动的讯号,也就是攻击命令,大家只准前进,不得后退。

俞佩玉这方面暗地吃惊,倘如武林群豪在号令下齐拥而至,将不知会造成多么巨大的流血事件呢。

但是,意外的事情出现了。

武林群雄漫山遍野,但都对大旗的挥舞视若无睹,好像他们是看热闹来的群众。

× × ×

大旗迎风招展下发出剧烈声响,纵令俞放鹤暗用内家真力,险些将大旗震破,群雄阵中仍旧无动于衷。

俞放鹤突将大旗一收,怒吼道:“你们竟敢违抗武林盟主的命令。”

这一声大吼回音环山绕谷,每一个人都可听得十分清楚。

紧接着,便有一个沉劲的嗓门出自群雄阵中。

“可惜你不是真正的放鹤老人,而是漠北大盗‘一股烟’俞独鹤,更是姬氏夫妇的傀儡,我们既然认清真面目后,就能任你驱使么?”

俞独鹤站在山顶上愣了。

姬氏夫妇的脸色更难看,不知是惊是怒,两人的身子都在微微发抖。

这显示了一点,江湖上的事情一向是波诡云谲的,但正义终在人间,在必要关头时仍会流露出来。

俞佩玉激动得热泪盈眶,长时间的委屈,也只有今天方算真正得到伸雪。

东郭先生更是捋着胡子呵呵大笑,道:“姬夫人,这样的转变不仅我老人家,恐怕你也感到十分的意外吧?”

姬悲情冷哼一声,道:“那也不必这样值得高兴,除非‘墨玉夫人’血溅三尺,这笔账仍要追算到底。”

突听姬苦情一声怒吼,欺身上前,一掌便朝东郭先生推来。

东郭先生没有还手,飘身斜退七尺,瞪着那双山羊眼睛哼道:“绿朋友,冤有头,债有主,现在小伙子既已出面了,你还找我拼命是何道理?”

这一吼,竟将姬苦情吼愣了。

俞佩玉踏前一步:“东郭前辈说得对,请你向我发掌吧。”

姬苦情嘿嘿狞笑道:“好,我不会当场打死你的,一定要将你带回石窟浇成蜡人,上次我错过了一个机会,这次绝不再错过。”

说完双掌推出强烈劲风,呼的一下朝他身上撞来。

俞佩玉意动功行,双掌一翻就迎了上去。

嘭!

两股气流激出嘭然巨响,狂风怒卷。

那是电光火石一刹那间事情,但听姬苦情一声惨嚎,竞像断线风筝般从飙风中飞出,一跤跌在两丈开外,口喷鲜血,倒地而亡。

他临咽气时还瞪着两只死鱼眼,似乎被俞佩玉一掌震毙而太不甘心。

姬悲情如遭雷殛般地僵立不动。

她和姬苦情既有兄妹之情,又有夫妻之分,眼见姬苦情死得如此之惨,不由心中一阵剧痛。

但她的矜持实在令人惊奇,除了隔着轻纱面罩仅看出她微现一片泪影外,竟没有其他的激动显露。

她将满含怨恨的眼神投在俞佩玉脸上:“士别三日,刮目相看,你竟学会了‘无相神功’?”

俞佩玉道:“不错,这是东郭前辈所赐。”

东郭先生急嚷道:“好小子,你竟想嫁祸到我头上来,当心她突然发出‘先天罡气’,一掌将我老人家劈飞了。”

俞佩玉能够听得懂,那等于点醒他提防姬悲情猝然出手。

果然不出东郭先生所料,就在此时姬悲情已突然发动“先天罡气”,迅猛无比地朝俞佩玉撞来。

俞佩玉受了东郭先生那句话的影响,所以心理有了准备,见情翻掌就迎。

轰的一声震天价大响。

这一掌和姬苦情的情形大不相同了。

“先天罡气”和“无相神功”都是刚猛十足的内功,相撞之势简直撼山震岳,而迸发出来的气流也劲疾得像狂烈旋风,尘烟将丈余方圆之内都弥漫了,并使站在旁边的人有砭肤刺肌之感。

尘烟终于缓缓散尽。

稀薄的雾幕中,渐渐看出两个摇晃的影子,俞佩玉只是身形有些不稳,而姬悲情却感到有点血气翻腾。

东郭先生坐在一旁,乐得咧嘴直笑。

姬悲情难以掩尽矜持,而流露出震惊的眼神。

那太难以令人置信了。

短时间学成“无相神功”尚在其次,而且竟具这等骇人的火候。

姬悲情的“先天罡气”在武林中敢说仅有东郭先生可以与之颉颃,如今竟又多了一个克星。

正值此时,远处突然传来厉喝,一条灰影正从山顶—卜疾泻而下,瞬息停在姬悲情面前。

来人正是俞独鹤。

他在武林盟主威信尽失之下,狂怒的双目尽赤,而将一双愤怒的眼补投在俞佩玉脸上。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