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妖法无边(3)

时间:2021-10-22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古龙 点击:

突听一声清啸,穿插于瀑布声中,舌乍春雷,而一条白色的影子也就随着啸声一鹤冲天。

噢!那姿势美丽极了,且又迅疾无比。

在相当高度时他又一个拧身疾转直下,好像从苍穹坠下来的一颗陨星,眨眼间飘落在二老跟前。

不是俞佩玉还有谁?

他飘落地面时依旧气定神闲,好像刚才施展神功时竟还未耗费他十分之一的功力。

东郭先生笑歪了嘴,好像他颔下的那把大胡子,每一根也都在笑。

俞佩玉噗咚一声跪下。

“多谢前辈成全。”

东郭先生一把将他拉起,并将笑容掩起:“你小子什么时候拜磕头虫为师的?”

俞佩玉道:“前辈传授‘无相神功’,当此一拜又有何妨?”

东郭先生寒着脸说:“你小子少想跟我老人家拉关系,‘报恩牌’换‘无相神功’,我们从今后两不相欠,所以根本不需要你道什么谢。”

俞佩玉道:“话虽如此,但……”

东郭先生道:“少来婆婆妈妈的,你小子练功头尾整整四天,你可晓得这四天当中发生了什么惊人变化嘛?”

俞佩玉摇头说:“晚辈不晓得。”

东郭先生道:“我说出来你会以为我丑表功,问我二弟去。”

东郭高不等俞佩玉开口,便将这数天来的一切经过告诉了他。

俞佩玉除了连声道谢外,对朱泪儿被姬悲情押为人质十分担心,何况又是被灵鬼看管,急声道:“我想现在就去找姬悲情算账。”

东郭先生叹道:“忙什么,明天动身刚好赶上约会,你现在‘无相神功’刚成,最少也得要休息一天。”

俞佩玉眉头轻轻皱:“可是……”

东郭高插口道:“朱泪儿在约会以前是不会受到伤害的,我兄长说得对,你是应该休息一天。”

俞佩玉虽然心急如焚,但现在也只有忍耐。

突听“咪”的一声,一条黑影像箭也似的蹿进东郭高怀中,正是将朱泪儿引来此地的那只黑猫。

东郭高含笑抚了抚它身上油亮亮的黑毛,说:“猫咪,昨夜你躲到哪里去了呢?”

黑猫眯着眼睛朝他叫了两声,好像受了委屈的孩子,偎在慈母怀里诉苦。

× × ×

阴霾四布,月黑风高。

那本来就是一座荒凉的山,现在灰黑色浓云笼罩下,而在荒凉中又透着阴森,并散发着一派恐怖格调。

一阵阵的狂风呼啸而过,更为这里制造了肃杀气氛,令人不寒而栗。

山腰处有一块平整的大青石,下面是一口地洞,洞口被大青石密密地盖着。

洞内亮着一盏青糁糁的油灯,太怪了,恐怕世上只有这一盏油灯,是发出如此青糁灯光的。

洞壁一角有张石榻,在青森森的灯光下可以看到上面躺着一位少女,正是朱泪儿。

从昨天晚上起,朱泪儿就被关在这石洞里。

短短一天时光,朱泪儿憔悴多了,对她精神打击最重的,就是她感到自己正陷落在灵鬼手中。

噢!那杀不死的怪物。

当朱泪儿一想到那张永远带着笑容的脸庞时,更会感到浑身直起鸡皮疙瘩。

还算好,灵鬼自将她关进这里便隐去了,这对朱泪儿的恐怖心情减轻很多。

朱泪儿曾作逃离这口地洞的打算,但是迄今没有发现可能性,她忽然想到了死,人类在感到绝望,同时又受不住严重的精神打击时,常常会想到从这条路上以求解脱。

尤其朱泪儿的良心,现正感到异常的不安,因为她自己太不小心,早就在中途被姬悲情盯梢而不自觉,等于引导她去杀害俞佩玉。

俞公子的情况究竟怎么样了呢?

这在她心中是一项很大的疑问,但她认为是凶多吉少的,姬悲情、姬苦情、俞放鹤,这些都是功高莫测的古怪人物,何况再加上那样多的武林高手。

朱泪儿一想到这里就感柔肠寸断,因为她不但没有帮上俞公子的忙,反而害了他。

朱泪儿很后悔,懊悔为什么不在沿途多加小心,否则便不会形成如此恶劣的局面。

可是懊悔又有什么用呢?

世上很多事情是必须要事先防范的,后悔,解决不了任何问题,也挽回不了任何过失:“死,你应该马上就死,纵然俞公子安然无恙,你也不会再有面目见他。”

朱泪儿心里这样想着,甚至连多活一刻的勇气也没有。

她愈想愈痛心,独自躺在石榻上开始哭泣,哭成了一个泪人儿。

过了一会,她突然将哭泣止住,翻身坐了起来。

她的两只眸子在发直,神光涣散,好像刚刚得了一场大病。

终于,她立定了必死的决心,低头就朝洞壁上飞身猛撞。

石壁未经人工磨饰,凹凸不平,尖突密集的像犬牙交错,像朱泪儿这样飞身猛撞一定是绝无幸免的。

说时迟那时快──

噗!

朱泪儿一头撞得正着,虽然被撞的是──个冰冷物体,但并不硬,好像是撞在薄冰上面。

朱泪儿有点惊异,缓缓扬起脸来……

我的天。

她又看到那白森森,而又始终露着笑容的脸,这一头竟又是撞在灵鬼的肚子上。

灵鬼还是那身装束,紧身黑长衣,血红腰带,斜挂弯刀,浑身上下都散发着与众不同的阴森鬼气,在青惨惨的灯光下看到他尤觉可怖。

在看到他的一刹那,朱泪儿的整个灵魂都要飞出躯壳,惊恐地尖叫着,翻身扑回石榻。

朱泪儿捂住脸不敢再看,但洞内一点声息也没有。

她有点觉得奇怪,硬着头皮从指缝中眯眼一瞧……

一点碍眼的东西也没有,更何况那可怕的怪物。

朱泪儿以为刚才发生的是幻觉,她一死谢罪的主意是拿定了,狠着心肠二次腾身,又朝石壁上一头冲去。

照旧──她碰上的仍旧是那类似薄冰的物体,当扬脸时又看到灵鬼朝她微笑。

这一次所不同的是灵鬼开了口:“灵鬼是最怕死的,所以也不希望别人死,尤其是像你这样漂亮的女孩。”

朱泪儿壮着胆量将脸一扬:“刚才你分明不在洞内,你是从什么地方钻出来的?”

灵鬼道:“你忘了我是灵鬼?灵鬼说来就来,说去就去,不相信你再看看。”

说完突然消失无踪,就像化作了一片雾气。

但只一眨眼工夫,灵鬼又在青光糁糁的灯光下出现,仍是笑嘻嘻的那副神情。

朱泪儿大声惊叫着:“不要笑,我最怕看你的笑容。”

灵鬼道:“但是灵鬼只会笑,哭起来会更难看。”

朱泪儿流着眼泪说:“那你就赶紧离开,我不喜欢看你那副尊容。”

灵鬼道:“你仍旧想死?”

朱泪儿道:“那是我的事情,你管不着。”

灵鬼道:“但是灵鬼一定要管,否则一头撞成烂肺子,那就不美了。”

正值此时,洞顶上突然传来大青石移动的声音。

灵鬼头一扭:“外面是准?”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