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妖法无边(4)

时间:2021-10-22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古龙 点击:

“……”

静悄悄的,没有一点回声。

灵鬼回头看了朱泪儿一眼,发觉朱泪儿也满面惊诧地侧耳聆听。

灵鬼想纵出洞外查看,但却猛的一个激灵,昂面朝上冷笑道:“朋友,你想调虎离山,好让你从容救人,但是你找错对象了,灵鬼是永远不会上当的。”

突听上面传来一个冷喝声音:“那我就下去跟你斗斗。”

朱泪儿蓦地一阵惊喜,她辨识出那正是凤三叔的声音。

就在此时,一阵劲风贯入,那盏青糁糁的油灯,在一灭一明之间,洞内竟多了一个人。

朱泪儿喜极欲泣地狂呼着:“三叔……”

一头就想扑进凤三怀中,但被灵鬼无情地拦阻了。

锵的一声脆响,凤三已拔剑在手,怒指着灵鬼说:“赶快放她让我带走,不然我就杀掉你。”

灵鬼笑道:“你在自己骗自己,你不会不知,灵鬼是永远杀不死的。”

朱泪儿情急如焚,也忘记害怕了,猛的一把从灵鬼身后将他抱个正着,大叫道:“三叔,快动手,砍他的头!”

凤三手起剑落。

咔嚓!

凤三挥剑如闪电,而灵鬼的一颗头颅也就随着剑光骨碌碌滚在一旁。

怪哉!灵鬼已经人头落地,但他脸上的笑容依旧不改,并冲着朱泪儿眨眼。

朱泪儿吓得的大声尖叫,一头扑进凤三怀中。

凤三拍了拍她的肩膀:“快,我们马上离开这里。”

朱泪儿余悸犹在地点了点头。

凤三拉着朱泪儿跃出地洞,不料竟有一条黑影正在洞口挡路。

当两人看清那人的形象时,都不由大惊失色。

那黑色紧身长衣,那血红腰带,那弯刀,尤其那脸上冷森森的笑容,不是灵鬼还会有谁?

凤三惊得朝后连退两个大步,用手指着灵鬼道:“你的头……”

灵鬼咧着森森白齿笑道:“灵鬼的头永远长在灵鬼的颈项上,你刚才所看到的只是幻象而已。”

凤三愣了,面对这杀不死的怪物,他真不晓得怎样对付才好。

凤三也曾尝试以绝世轻功带着朱泪儿远走高飞,但结果失败了,灵鬼如影随形,竟始终逃不出他的阻挡范围以外。

在此种情况下,明明晓得以剑对付灵鬼乃是白费气力,但也只好以此跟他周旋,希望能出奇迹,能逼退它。

凤三的剑法已至炉火纯青境界,但见银芒一片,霎时工夫便将灵鬼罩在剑幕之下。

可是灵鬼却不当一回事,他也将腰刀挥舞成一片刀海,应个景儿,纵然失手,挨上个三剑五剑也无所谓。

朱泪儿倒也乖巧,趁着凤三将灵鬼缠得死紧时,拧动纤腰便朝山下飞逃。

灵鬼笑着说:“在灵鬼面前想逃?那简直将灵鬼太看轻了。”

话声歇,灵鬼的影子也就随着消失于凤三的剑幕之下,而又挡阻了朱泪儿的去路。

在这种情况下,凤三愈打愈胆寒,愈打愈心惊。

他现在心里升起一个颓丧的想法,灵鬼不除,朱泪儿就永远无法被救走,东郭先生来了也不例外。

但如何才能除掉灵鬼呢?

凤三先生也晓得必先制伏操纵灵鬼的姬悲情,可是他扪心自问,掌中这一把剑又绝不是姬悲情的对手。

突听朱泪儿一声惊呼:“三叔……救我……”

原来朱泪儿正奔逃间,突被灵鬼以老鹰抓小鸡手法提到掌中,竟像闪电般朝山顶上掠去。

凤三大惊失色,提足上乘轻功,就朝灵鬼飞扑。

可惜的是他快,灵鬼比他更快,就好像眨眼之间化成一阵狂风,连一点影子也没有留下。

凤三愣了。

他仿佛隐隐听到朱泪儿的哭泣声,但细微极了,刚到耳边又被狂风吹散,而使他摸不清真正方向。

凤三情急如焚地环首四顾……

狂风阵阵,黑夜茫茫,眼界下竟没有出现任何可疑的目标。

凤三心头沉甸甸的,好像一跤跌进了万丈深渊。

就在此时,夜风飘送过来姬悲情的声音:“凤三先生,在我这里横冲直撞,你不嫌太无礼了吗?”只闻其声,不见其人。

凤三朗声道:“姬夫人,我希望你能现身答话。”

姬悲情道:“你认为有这个必要吗?”

凤三道:“当然,我希望你说明白扣留朱泪儿的理由?”

姬悲情道:“简单得很,恐怕俞公子不按时赴约。”

凤三冷笑道:“以姬夫人在武林中的声望,扣留一个女孩作人质,不怕贻笑江湖吗?”

姬悲情道:“那也要看情形而论,我现在将朱泪儿当客人看待,又没有让她受任何委屈,是不会遭受什么严重议论的,何况……”

凤三一声冷哼:“何况你的所有丑行,都已被‘阎王债’公布了,再多添上一两件也无所谓,不是吗?”

姬悲情笑道:“就算你猜对了,也许这就叫做虱多不痒,债多不愁,你既然明白,就请赶快离去,只要俞公子一到,我是不会难为朱泪儿的。”

凤三愤声道:“好罢,但愿你言而有信,我敢保证俞公子一定准时赴约的。”

说完身形纵起,如灰鹤掠空,瞬息之间便在夜色茫茫中消失不见。

× × ×

日正当中。

在群峰顶上出现一个飞掠的白影,翻山越岭,跨谷越涧,飞掠一遭后,便飘然落在山坳中的一块平地。

白衣少年就是俞佩玉,他渊停岳峙的轮眼四下一扫……

呀,好荒凉!

这座小山光秃秃的寸草不生,眼界下尽是荒凉衰草,怪石嵯峨。

俞佩玉眨动星眸观察了半晌,但是竟没有发现任何埋伏。

这使俞佩玉有点感到意外,姬悲情既然约定今日在此作一了断,似乎不应该如此松懈。

就在俞佩玉发愣的时候,山麓下又出现三条灰影,俱都施展上乘轻功,电掣风驰,眨眼下一齐纵到俞佩玉身旁站定。

这三人就是东郭弟兄和凤先生,东郭高怀中还抱着那只黑猫呢。

东郭先生面转俞佩玉说:“小伙子,四周情况你都侦察过了吗?”

俞佩玉道:“是的,但没有任何发现。”

东郭先牛眉头一皱:“特别小心,他们夫妻三个想耍鬼花样。”

俞佩玉点了点头,遂即面向山顶朗声叫道:“俞佩玉准时赴约,请你们亮相吧。”

话刚歇,山顶上冒出一条人影,正是冒牌武林盟主俞放鹤。

紧接着,姬悲情和姬苦情也就在一块巨石后面疾冲而出,像箭头般,朝这里飞射而来。

东郭先生低声道:“山上有不少‘老鼠洞’,他们就是从洞里钻出来的。”

片刻工夫,姬悲情、姬苦情已经纵至跟前。

姬悲情轮眼在俞佩玉脸上一扫:“还记得在地道石窟里,我跟你讲的一番话吗?”

俞佩玉道:“你是指让我暗杀东郭先生?”

姬悲情道:“除此以外还有。”

俞佩玉道:“记得,如果不是令夫君死的把戏拆穿,和‘阎王债’上记得清楚,也许到现在我还弄不清敌我呢。”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