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一半是火焰一半是海水(下篇第四章)

时间:2021-09-06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王朔 点击:
一半是火焰一半是海水(全文在线阅读)>    下篇 第四章

  这儿的服务员不大讲究,一大早门也不敲就进来重手重脚地打扫房间。我被吵醒后便躺在蚊帐里看导游图。服务员走后我起来穿衣。卫生间还是没水,我把所有龙头拧开,出门去寺闲逛。旅行车又拉来一批新到的游客,寺前空地十分热闹。我在一家早早开门的旅游商场买了两盒香烟,又回到饭店。刚进房间便听到水龙头哗哗响,忙进卫生间关住溢出水来的浴盆龙头,刷了牙洗了脸,照镜子时我才发现,才游一次泳,就晒黑了。第二天胡亦穿着睡衣睡裤睡眼惺松地跟进来,爬上我的床四肢摊开躺下,控怨老太大打呼噜,早上外面又吵,没睡好。“还睡呀?”“嗯。”她睁眼冲我笑一下,哼一声,又闭上了眼睛。

  我无所事事地坐在写字台前翻看今天的本地报纸,吸烟。过了会儿,听到身后床的弹簧响。回头看,她睁着眼看着我:“要喝水。”我倒了一茶杯水端过去。她在我手里呢嘟呢嘟喝了阵,惬意地叹口气,又倒下去抱着毛巾被闭上眼。

  “你笑什么?”她问。“你睡觉跟小孩似的。”

  “哼。”她用鼻子高了声,脸藏进毛巾被里。

  我继续看了会儿报纸,她在床上开始翻来覆去地折腾,毛巾被都耷拉在地毯上。“睡不着就起来吧。”她生气地坐起来,赤脚下了地,也不梳头不洗脸,问我昨天买的李子呢,要吃。“

  我告诉她在脸盆里。她去卫生间端出脸盆,蹲在地上挑挑拣拣地吃。“劳驾,把脸洗了去。”

  她不理我,啃着李子,眼珠骨碌碌转着冲我翻白眼。我把脸盆踢进床底下:“不洗脸不让吃了。”她沉着脸瞪我,嘴里还在嚼着。我好言说:“怎么能不刷牙洗脸吃东西呢?这不卫生,又没人跟你抢,这些李子都是你的。”她转身往卫生间走,拉着长音不满地说:“那么多事,跟妈似的。妈!”她回头对我做了个怪脸,进了卫生间。

  等我想起来,跑进卫生间,她已经刷得满嘴牙膏沫了。

  “你怎么用我的牙刷。”

  “用用怎么啦?”她含着牙刷说,“又用不坏。”

  “我有肝炎。”“那怕什么。”她转脸继续对着镜子刷牙。“我不怕。”

  “传染上可是你的事,我不负责。”

  “没要你负责。”胡亦洗漱完,梳好头,新鲜干净地出来,忘了李子,跳上写字台坐着,手扶着桌沿,晃荡着长腿问我今天干什么。

  “先去逛庙,下午再游泳。”

  外面阳光强烈,我不怕晒,就光着头走。胡亦有个凉帽,忘了戴,不时把手捂在额头上。她额头很宽耸,据说这种人聪明。“怕晒黑了不漂亮?”我边走边问。

  “才不是呢。”胡亦嗔我一眼,“晒得烫。”

  她掀起短短的刘海让我摸,我一摸,乐了,果然烫手。

  我们先在小街一个小姑娘的店里吃了肉汤饺子,(这岛上的饮食风味是南北大串法),然后沿着石板山路去一个最有名的尼姑庵。这庵原是东汉末年一个弃官修行的道士的炼丹洞。后来造了庵,以道士的名号做了庵名,还把这道士供在了观音旁边,这种兼容并蓄的大度精神还表现在庵里僧尼共存。当然,凡夫俗子尼姑是不理的。遇有轻浮男子试图搭讪,那些十八九岁的小尼姑便连忙摇手低放大,口中喃喃念动真经。庵中有大量年轻尼姑,个个相当虔诚,在香烟缭绕的圆通宝殿里,我们见到一个瘦嶙嶙的小尼姑在慈详的观者塑像前立起跪下,一丝不苟,连续几个小时地磕着头,青黄的脸上洋溢执迷的神态。令人眼前身后事如奔马激流尽涌上来,恍闻天外雷声隐隐传来。几个时髦青年趴在蒲团上扣头如捣蒜,诚惶诚恐。“你不磕吗?”我问胡亦。

  “不。”她放肆地说,“磕它干嘛,迷信!”

  “陪我磕磕。”“不”她一口拒绝。我转身出去买了把香,燃着在菩萨前拜了拜,青烟袅袅地插在香炉上。胡亦一声不响地看着我,我犹豫了一下,还是跪下去,深深地俯首。站起来对胡亦说:“走吧。”

  “你信佛?”走出殿门,胡亦问我。

  “不,我只是不想在神明前无礼。”

  走出山门高高的门槛,我们又置身在幽幽曲曲的山路。一旁是石砌的护山墙,荫如伞盖的大树。一边是苍郁的松林,陡峭斜下去的山坡,林隙可见远处接青天的碧海。“你害过谁呀?”我蓦地停住脚,胡亦笑问,“这么小心翼翼。”“你就那么……问心无愧?”

  “当然啦。”她一昂首,“我从未对不起过谁,都是人家对不起我。”“寡妇抱着夜壶哭——”我对警惕地望着我的胡亦说,“我不如你。”“这是个笑话吗?”她乜着眼犹疑地问。

  “不是。”我对她说,“你没发现我从不开玩笑。”

  “我早就发现你是个贬味的人了”她大声说,“我最讨厌乏味的人!中国人怎么都那么德行,假深沉,假博大,真他妈没劲!”“小姑娘说话别带脏字。”我提醒她。

  “我她妈乐意带。”胡亦气急败坏地说,“你管得着吗!谁想管我,这不行那不行的,就跟谁能千年万世地活下去似的。”

  “怎么谁都想管你了?”我笑着问。

  “可不是吗。”她数着手指头告诉我,“爸爸妈妈哥哥,老师团干部里的积极分子,谁都管我。这些人有没有自己的事?怎么就象专为谁为别人活着似。我才不管那一套呢,不让我一人出来,偏一人出来!哼,想怎么着就怎么着!”

  “那么随便?”她乐了,点点头,象一只神气活现的鸟。

  山路尽头出现了光秃秃的顶峰。顶峰崖边突兀地屹立着一块巨石,摇摇欲坠,千年不坏,人站在下面势危如泰山压卵。这是岛上一个奇迹。在善男信女们眼里,这巨石是上苍神力使然。攀上巨石,风声呼啸,脚下山峰尽小,人如立于青天之下,万物之上。极目千里,海天浑然,云在静静疾走,浪在无声奔流,似能感到地球、天体的运动;似能跳到早已消逝在地平线外面的过去年代的人、物。绰绰约约,虚渺飘忽,历历在目。“你看到了吗?”我问站在旁边拼命用手护住头的胡亦。

  “什么?”她不解地顺着我的手指方向看去,“你看到什么了?”“使劲看。”“我什么也看不见!”我定睛再看,蔚蓝的天空上,白云象被孙大圣定住的飞驰仙女,一动不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