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一半是火焰一半是海水(上篇第三章)

时间:2021-08-14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王朔 点击:
一半是火焰一半是海水(全文在线阅读)>    上篇 第三章

  我坐在人民英雄纪念碑的长长方阶上等吴迪。我也不知道她会不会来,爱来不来,反正今儿天气不错,暖风熏熏。天安门广场上很多老人和孩子在放风筝。蓝天上,凤凰伫立,老鹰翱翔,沙燕翩翩。最惹人注目的是一个老者放的数十米长的五彩大娱蚣,悠然起伏,飘飘欲仙,引得广场上的中外游客个个翘首望天,拍手喝彩。西边人民大会堂前,国务院总理正在主持一个国首的欢迎仪式。礼炮声中,军装笔挺的军乐队手执金光闪闪的管吹奏着两国国歌,两位国家首脑在侍从的陪伴下踏着红地毯检阅三军仪仗队。

  我看看手表,已经四点多了,站起身,走上纪念碑基座俯瞰广场。远远地,一穿米色真丝绣花衬衫、蓝地白花蜡染土布短裙的女孩穿过人丛,急急跑来。她一直跑到纪念碑前花坛才站住,东张西望找人,目光扫过我也没停下。我也不叫她,耐心地看着她低头拨着腕上的手表,一步步慢慢走上纪念碑基座,走到我面前——猝然停下,才笑着开口:

  “我倒要看看你到底看得见看不见我——我就那么不显眼”她光笑,瞅着我不说话。

  “你晚到了十分钟。”“没有!”她拍起自己纤细的手腕让我看她的表。

  “别赖了。”我戳穿她,“我看着你拨的表针。”

  她不好意思地嘻嘻笑。三军仪仗队执枪走分列式,两位国家首脑庄严地站在检阅台上。

  “我以为你不一定来呢”

  “为什么”“我想史义德和陈伟玲一定不会饶我。”

  她笑,看我一眼:“史义德倒没说你什么坏话。他说尽管你们当年关系并不融洽,可他一直认为你是中极聪明的人,就是有点自暴自弃。”“陈伟玲呢”她无声地笑,不说话。

  “说嘛。”“不好听。”“没关系,我还怕人骂吗”

  “她说你们是流氓、无赖、社会渣滓。你们确实把她骂得太狠了。”“叫没叫你别再理我们?”

  “叫了。”“那你还来。”“噢,谁叫我干什么我就干什么呀!”“成,不易。”

  “那是。”人民大会堂前的欢迎仪式已经结束,官员们和外宾乘着黑色豪华轿车,在摩托警察的开道下,鱼贯驶出。围观的人群慢慢散开。我和吴迪沿着前门东大街向崇文门方向走去。一开始还彼此保持一般距离,后来路上人多车多,不是被人流忽然隔开就是碰碰撞撞,她也就自然而然地挽上了我。我今天晚上没行动,可以和她消磨一晚上,说实话,我今晚唯一目的就是勾搭上她。昨天下午我和方方听完演讲出来,在车里我就对方方说:“那臭丫挺的简直不是女人,镶嵌体。”

  “你说哪个,陈伟玲”

  “就是她。我们吴迪还不错,你说呢”

  “你和她约了一道”“耶斯。”“有戏,老外一定着迷。”

  “挺可爱的啊。就是太单纯,叫人不忍下手。”

  “别恶心我了,就跟你第一次干这种事似的。”方方把车开得飞快,急促地转弯。“一看就是从高中直接念大学的傻孩子。”我抽着烟评论说,“什么都新鲜,什么都想试试,往人家枪口上撞的年龄——

  你那套迟子的钥匙给我。“

  “我可事先警告你,我是个危险的、怀有不可告人目的的朋友。”我们在一家很清静的餐厅吃饭,服务员上完菜就远远地退到一旁。我知道,同一蔑视世俗看法,喜欢自己有独立见解的女孩子谈话,最好把自己说成一个坏蛋,这会使她觉得有趣甚至更抱好感。就同拼命形容一个人如何丑,不堪入目——实际并不那么丑。她会细心地去找优点,而不是处处挑剔,去观察你的缺点。“我贪财、好色、道德沦丧,每天晚上化装成警察去敲诈港商和外国人,是个漏网的刑事犯罪分子,你要报告警察可以立一大功。”“我早看出来了。我就是便衣警察,来侦察你的。”

  “你手提包里一定有个录音机了。”

  “有。”“那个人是不是你的同事”我指一个垂手肃立,看着别处服务员。“是。”吴迪看看那服务员,回过脸笑着说:“这儿到处都是我们的人。”我们笑了一阵。聊起别的。

  吴迪问我:“昨天的读书演讲会你是不是觉得特恶劣?”

  “那倒没有。”我喝了口酒说:“道理能牛成那样,也就不错了。”“我看你昨天完全一副轻蔑嘲笑的样子。”

  “我只是觉得你们大学生喜好这套有点低级,想了解什么,自己找书看不就行了,而且这几位演讲者的教师爷口吻,我一听就腻。谁比谁傻多少?怎么读书,怎么恋爱,你他妈管着吗!自己包皮还没割,就教起别人来了。”

  “这么说,您是自己看书,自己寻找真理了。”

  “错了。”我嬉皮笑脸地说:“我是压根儿就不从书中学道理,长学问的人。活着嘛,干嘛不活得自在点。开开心,受受罪,哭一哭,笑一笑,随心所欲一点。总比埋在书中世界慨然浩叹,羡慕他人命运好。主人翁嘛。”

  “多了解别人的经验教训,不也能使自己少犯错误,少走弯路、目的性强些?”“我可不喜欢什么事都清楚地知道结局,有条不紊地按部就班地逐次达标,那也太乏味了。多一分远见,就少一分刺激。如果我知道下一步,每一步会碰到什么,产生什么结果,我立刻就没兴趣活了。”

  “所以……”“所以我一发现大学毕业后才挣五十六,我就退学了。所以我一发现要当一辈子小职员,我就不去上班了。”

  “但你肯定死……”“所以我抓得挺紧,拼命吃拼命玩拼命乐。活着总要什么都尝尝是不是?每道菜都果然一筷子。”

  “你不是已经体验了一百多个,还没够?死得过儿了。”

  “每一个和每一个不一样,连面条现在他也能做成一桌面条宴,世界是那么日新月异地发展。譬如说,一周前,我做梦也没想到会遇到你,现在我们却在一起吃晚饭,推心置腹地谈话。天知道往后会发展成什么样,没准会很精彩,全看我们俩了,这不是很有趣,很鼓舞人活下去。”

  “你说,”吴迪感兴趣地问:“我们还有什么发展?”

  “没准你会爱上我,”她上钩了,我很高兴,“我也会爱上你。”“可我已经有朋友了。”

  “那算什么,没准你这个朋友,韩劲,是你将来最僧恶的人。没准你还会死在手里。一本书,我翻开了头,就能告诉你下面是怎么回事。可生活,只能走一步、看一步甚至自己还决钻研喜剧还是悲剧。你看电影喜欢悲剧还是喜剧?”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